连续两天的血雨腥风,整个无极县陷入了极大的恐慌中,人人自危。

    袁家营造的喜庆气氛,也荡然无存。

    原本开始有了那么一丝繁华趋势的街道,也没了一丝人气。

    无极县,汇祥酒楼。

    一个貌美到了极点的西域美人正靠在床边,看着外面的情形托腮沉思。

    边上,一位老者与几个中年人站立一旁。

    片刻之后,女子幽幽叹道:“昨夜居然有那么多势力被强势抹去,我倒是小瞧那小家伙了。”

    那位老者开口道:“莫伊公主,我们查到了一些消息,那位,很有可能是汉朝的皇帝。”

    莫伊公主从容的脸蛋终于震惊。

    这家伙不见得在她预料之中,但是没有想到,他居然是汉朝皇帝。

    她此刻明白了,一切都可以解释了。

    那一日,或许别人眼拙,看不出跟在他身边的几位是女扮男装,但是却瞒不了她。

    而且,那几位绝对是天下少有的绝世美女。

    能够获得如此多美人的青睐的男子,或许也只有大汉天子了吧。

    “汉朝不是被诸侯围攻吗?现在是四面楚歌,他怎么会来这里?”

    “公主也应该发现了袁家的不同寻常,他们正是在防备那位大汉皇帝,因为袁家之子正准备迎娶的,正是大汉皇帝的一位红颜知己。”

    “原来如此,没想到,他还是一个多情种子,本公主倒想看看他那一位红颜知己,是不是飞机场。”

    身边有那么多的绝世美人相随,或许,这就是他嫌弃她是“飞机场”的原因吧。

    虽然,她并不知道飞机场是啥,但不是好话就是了,对于刘协说她飞机场一事,她显然有些耿耿于怀。

    她淡淡的看了一眼边上那老者。

    疑惑的问道:“汉朝,真的能够在诸侯围攻之下生存下来吗?”

    “或许吧,我们,可能严重低估了那位汉朝皇帝的实力。”

    莫伊公主想了想,说道:“那我们显然是来错了地方,去洛阳吧!”

    “其实,冀州袁绍是最强大的诸侯之一,与他合作,也是不错的选择。”

    老者劝道,虽然他觉得低估了汉朝皇帝,但是实际上也不看好他。

    毕竟,单个诸侯之力,不如他正常,但是诸侯联盟之力,恐怖至极,汉朝皇帝如今也只有一隅之地,恐怕难以与诸侯抗衡。

    “公主,你应该知道摩揭陀国的困境,还请慎重,一步踏错,想要恢复阿育王时期孔雀王朝的那种辉煌再无一丝可能。”

    莫伊公主幽幽的看着那老者。

    “若是华子城还有我的立足之地,我怎么会来这里?至于说帮助,这片土地与摩揭陀国的距离就注定给不了什么帮助。”

    有一句话,她没有说,那就是袁氏家族对她根本没有一丝的重视。

    对那些送来黑奴的商人,竟然比她还要热情些。

    这样的情况,又何谈帮助?

    “可是公主……”

    “你知道吗?来时父王曾让我在汉朝择选夫婿,汉朝人有一句叫做,嫁出去的女儿泼出去的水,孔雀王朝的荣光与我一个女人何干?”

    “但,但是汉朝皇帝后宫佳丽三千,就算公主天姿国色,他也不一定能够……袁氏家族的公子才是你最好的选择。”

    公主神色微微黯然,随即变成了傲然,袁家那公子,她还未瞧得上眼。

    “不用再说了,凭借那几个废物,想要打败贵霜帝国怎么可能?袁家二公子大婚之后,我就准备去洛阳,你们要是不去,自己回华子城吧。”

    ……

    一夜血雨腥风之后,无极县陷入了一种让人沉闷的恐怖寂静之中。

    也没有哪一股势力再打听刘协的下落。

    只要他们不傻,定然已经都已经知道,连续的两次血洗都与那位大汉天子有关。

    刘协在无极县,这是毋庸置疑的。

    但是,却无人敢主动去打听,主动去招惹了。

    因为他们担心,自己会变成杀鸡儆猴的对象。

    这些势力当然不知道刘协昨夜灭杀了隐世宗门的两位长老及少宗主。

    若是知道,除了幸灾乐祸,恐怕会立马溜之大吉,因为以他们的力量,意图对刘协不利简直是妄想。

    他们也不知道,昨夜苏妲己的离去让刘协心情非常烦闷,这些东西还主动跳出来,无疑让撞上了枪口,才让他无所顾忌,大开杀戒。

    他们只以为这是刘协在被长期追查,已经不胜其烦,蛰伏之后的警告。

    而昨夜那些倒霉催的家伙,只是替大家承受了雷霆之怒而已。

    因此,今日,难得风平浪静。

    无极县,一处小庄园。

    一觉起来,日上三竿,一夜*,丝毫未让刘协感觉疲惫,倒觉得神清气爽。

    昨夜甚是疯狂,秦姨到现在都还在沉睡中。

    刘协看着这成熟美人海棠春睡,食指大动。

    准备有所动作,却被秦姨一把拉住了他侵犯的手。

    “你是想姨死在你的肚皮上吗?”

    刘协哑然失笑,都说死在女人肚皮上,还从来没有听说过死在男人身上。

    不过,他也克制住了,毕竟,一夜的征伐,那片肥沃的土地差点被耕坏,秦姨不堪挞伐了。

    秦姨醒了,摸了摸有些胀鼓鼓的肚子,脸色微红。

    不过她有些期待道:“要是能够怀上……”

    说实话,刘协也不知道能不能怀上。

    毕竟,这个时代,还没有套套存在,他自然也没有什么保险措施。

    不过,一直以来,他都是如此,也没见人怀上。

    他不知道自己是不出了什么问题。

    “如果真能怀上,朕就不叫你姨了!”

    “为什么?”

    “到时候,朕的儿子叫你母后,朕还叫你姨,那岂不是和儿子称兄道弟?”

    “我……本来就是你奶娘。”

    说着,秦诗音羞得低下了头颅,神色却逐渐的变得黯然。

    是啊,我是陛下的奶娘,与他发生这样的事情,就已经是大逆不道了,如果再怀上孩子……

    “怎么了?要是不开心,朕还是叫你姨好了!”

    “没事,起床吧。”

    昨夜,几女本欲轮番安慰一下刘协,但是,最后秦姨安慰着,就到床上去了。

    随后的声音让她们双腿发软,心儿发颤,却也没有好意思来凑这热闹。

    她们已经早早起了,见到有些羞涩的秦姨,其他几女挤眉弄眼。

    刘协在院子中,锦衣卫带来了诸侯攻打长安与洛阳的消息。

    北方的金国也全面发动了侵略。

    不过刘协并未在意,一切正如他预料的一般。

    这一切,将会在那场婚礼之后,再去慢慢考虑。

    这场婚礼不足两天了。

    若是不刘协有更大的计划,他倒是想现在就接走甄洛。

    但是,那个计划,他谋划许久,也只有在袁熙的婚礼上实施最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