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俗世界,确实多姿多彩啊啊!”

    长安城中,回春苑,一个年轻人与一位老者从楼阁中走下,这奇怪的组个引得楼下的酒客们一阵诧异的目光。

    这年轻人脚步有些轻浮,有一个大大的黑眼圈,一看就是纵欲过度,可想而知,昨夜他在这回春苑中一定很滋润。

    不过他眼神之中不时露出邪光,倒显得颇有精神。

    而边上的老者则是嘴角带着一丝淡淡的笑意。

    他们走到了一个角落坐下,老者微笑着,就像一位慈祥的长者一般说道:“宗主既然让少宗主一起前来长安,自然就是想让你见识一下世俗的东西,增添你的阅历,少宗主放心,我对世俗世界很熟悉,一定会让你满意的!”

    “嘿嘿嘿嘿,满意,非常满意,宁长老果然是见多识广,你对我真是太好了,昨天晚上那滋味……啧啧。”

    年轻人一年的回味,荡笑。

    “少宗主喜欢就好。”

    “若不是你,云阳宗怎么可能有这么优秀的圣女,我也不可能会有那么美丽的媳妇,云阳宗,我最感谢的,当属宁长老。”

    年轻人目光炙热,咧嘴而笑,露出一口黄牙。

    显然,他正是云阳宗少宗主罗传。

    而老者自然是宁武,听到罗传的话,他依然满脸堆笑,只是神色之中闪过一抹能冷光。

    这女娃可是他费劲心力弄到云阳宗的,没想到最终为他人做嫁衣,他如何能够甘心。

    而他却没有发现,罗传嘴角也同时勾起了一丝冷笑。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云阳宗,同样尔虞吾诈,勾心斗角。

    罗传突然问道:“可有九尾天狐的下落?”

    宁武微微一愣,微微迟疑了一下,随后道:“那只小狐狸去了冀州。”

    “冀州?”

    “准确来说,是中山国无极县!”

    “她去干什么?”

    “据说,汉朝的那位小皇帝,也去了那里。”

    看似答非所问,却已经道明了一切。

    那小狐狸就是追随大汉皇帝而去的。

    罗传神色微微嫉妒,颇为玩味的道:“如今这汉朝烽烟四起,长安城也即将兵临城下,冀州是袁绍的地盘吧?这位皇帝还敢在这样的时候跑到死敌的领地,艺高人胆大吗?呵呵,本公子敬他是一条好汉!”

    随后他又追问道:“你确定没搞错吧?”他还是有些难以置信。

    宁武摇了摇头。

    “这就有意思了,若是那皇帝小儿在长安城,或许我会顾忌一下他的军队,但是去了那里,嘿嘿!”

    宁武这时候却故作惊慌的说道:“哎呀,少宗主你这是要干什么啊?使不得啊,别看那小皇帝只是一个世俗皇帝,却是诺大的的领土之主啊,我们可不能招惹他。”

    “宁长老,你们啊,真是越老,这儿越小了!”

    罗传指着胸口,也不知他的意思是心小了,还是胆不肥了。

    “哎,他乃是天子,哪里能够随便招惹啊,少宗主,可别给宗门带来麻烦啊,稍有不慎,就是灭顶之灾啊!”

    宁武却未在意,依然苦口婆心的劝。

    然而,他越是说招惹不得,罗传却越是想立马就去搞死刘协,看看这件事到底特么有多大。

    当然,罗传既然是少宗主,自然不是头脑简单的莽夫,他既然敢招惹刘协,自然是有所依仗的。

    宁武的激将法他哪里看不出来,只是,他不在乎,作为云阳宗这样的隐世宗门的少宗主,他还真的未将这世俗皇帝放在眼里。

    当然,他要对刘协出手,也并非只是心高气傲,仅仅看刘协不爽,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那就是他喜欢得死去活来的圣女郭女王居然对一个世俗皇帝念念不忘。

    如今,那位九尾天狐也与那皇帝有着一丝说不清道不明的暧昧,真是是可忍孰不可忍,这就注定了他必定会与刘协过不去了。

    “天子?嘿嘿。”他冷笑。

    当天,他们便离开了长安,赶往无极县。

    ……

    刘协牵着貂蝉的小手,本欲去找酒馆东家,但是感觉到有人窥视,陡然转身,目光与一位妩媚的公子哥对上。

    若这公子哥是女人,那么她一定比女人更加妩媚妖娆。

    刘协微微一愣,随即一喜。

    刘协肯定以及确定,她是女人,还是与自己有着暧昧关系的女人。

    苏妲己,一定是她!

    但是下一秒,苏妲己却不见了,仿佛之前眼花了一般。

    “陛下,怎么了?你认识她?”

    貂蝉如今也是有一身颇为高深的实力的,自然也看到了苏妲己。

    刘协想了一下想,之前在长安城就对苏妲己惊鸿一瞥,如今在无极县再次看到,他觉得这并非偶然。

    既然苏妲己不愿意见他,那肯定是时机未到。

    “无事,我们去找那掌故的谈谈。”

    那掌柜的依然还在酒馆,刘协人只是让店小二去给他们掌柜汇报了一句话,那掌柜便急忙将刘协请进了一个雅间。

    他在打量着刘协,因为刘协让店小二汇报那句话,让他很怀疑。

    俗话说,嘴巴没毛,办事不牢,刘协太年轻了,他对刘协说的话自然是将信将疑。

    不过,他还是客气的问道:“这位公子,不知道你说能够解决小女的的问题,到底是什么意思,可不要戏弄小老儿啊?”

    刘协却面带微笑道:“呵呵,令千金应该是身患不孕症,朕……咳咳,正是有方法医治这样的疾病。”

    “你会医术?”掌柜的依然不太相信的,不过,他依然毕恭毕敬,万一刘协真的有办法呢?

    “我不会。”

    掌柜的顿时目光有些暗淡,燃起的希望似乎破灭。

    “但是……”

    一听刘协如此说,他又燃起了希望,但是……他有暴揍刘协的冲动,能不能一次说完?

    “你听说过神医华佗吗?”

    “神医华佗?他能够医治吗?”

    掌柜的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一把攥住了刘协。

    “别激动,他肯定是能够医治的。”

    “既是神医,肯定很难请吧?”

    “当然,他是天子御医,太医学院的院长,肯定难请啊!”

    掌柜的瞬间气得差点吐血,哪有你这种人,既然给人了希望,瞬间又让人绝望。

    (第二章写了一千多感觉有点写不下去,长时间没有写,我先梳理一下,今天暂时就这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