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星儿有些生气,但是又不敢发火,撇了撇嘴心道,我一定要看看那皇帝有什么本事,居然让郭女王对他如此念念不忘。

    然而,此时,同样是云阳宗,此刻的云阳宗主与各位长老正在商议着大事。

    云阳宗的掌门罗玄青修炼宗门决定功法云阳诀,自从闭关结束之后,头发就白了,如今成了鹤发童颜的模样。

    他面目和蔼,其实各位长老都明白他是面善心毒。

    各位长老却是表情各一。

    罗玄青目露一丝精光,缓缓说道:“据说世间几乎绝迹的九尾天狐出现在了汉朝的长安?”

    这时候,所有人的目光都看向了宁武。

    宁武淡淡道:“六年前,我在汉朝游历之时之时,曾在洛阳感应到九尾天狐的气息,因为九尾天狐据传已经灭绝,当时我并没有多想,直至最近从来一本古籍之中,看到了关于九尾天狐的记载,才知道,那确实是九尾天狐,因此我这些天再去了一次汉朝,在长安再一次感应到了那一股气息,是一只母的……”

    罗玄青笑呵呵的道:“呵呵,很好,九尾天狐一族在上古时期,曾经纵横一时,显赫无比,或许,这只九尾天狐有很多上古功法,得到她,我们云阳宗崛起是必然的,一定要得到她!”

    只是,他的话语或多或少透露出一丝奇怪的意味。

    众人早就猜测出了他的打算,自然没有意外。

    除了九尾天狐一族的强大传闻,据说九尾天狐一族,男女化为人形都有一副魅惑天下的皮囊,以这老色鬼无女不欢的尿性,他或许还打着某些主意。

    宁武道:“只是据我所知,那只九尾天狐与汉朝那位皇帝纠缠不清,我们前去捉她,必然与牵扯世俗纷争,隐世门派,不能插足世俗,这是上古延续至今的门规,望宗主三思!”

    罗玄青神色微微不愉,不过随即又是一副笑脸,“三思?思什么思?这门规太制约我们隐世宗门的发展了,也不知道当初那些人为什么要制定这样的门规,我认为这是不合理的,今日起,这条门规废除,诸位以为如何?”

    在场的诸位长老一片哗然,这规矩可是上古时期延续至今,很多强盛一时的宗门都曾插足世俗事务,曾经搅得天下大乱,然而,任凭这些宗门如何强大,他们都渐渐的消失了,这或许就是一种诅咒。

    “前车之鉴,后事之师,宗主……”有长老还欲再劝,却迎上了罗玄青阴鹜的眼神,顿时打了一个寒颤,不敢再多说。

    “既然大家没有异议,就这么决定了,那就由宁武与罗传带宗门精英前去汉朝长安!”

    罗传是他的儿子,派遣罗传一起去,目的是监视他们。

    毕竟九尾天狐十分重要,他担心落到了宁武手中,威胁到他的地位,他信不过宁武。

    其实宁武若是真有异心,就不会将这件事说出来了。

    不过,罗青玄依然对他有戒备。

    “我闭关这些年,宁武倒是收了一个好徒儿啊!”

    罗玄青神色中闪过一丝淫邪之色。

    众位长老心中一紧,那位女娃儿可是香饽饽,若不是年轻一辈为之争风吃醋打得头破血流,这些长老也十分心动,只是,怎么也轮不到他们,因为那是宁武的徒弟。

    不过,年轻一辈就没有那么多顾忌,因此众位长老都在鼓励自家儿子去勾搭郭女王。

    如今罗玄青这么一说,众人都有些紧张。

    特别是宁武,他可不想为他人做嫁衣,他儿子可是对他那女徒儿垂涎已久,本来近水楼台先得月,如今来这么一出,他自然不喜。

    “呵呵,我看呐,她与传儿就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众人不接话。

    心中却是对他鄙夷至极,他那点算盘,众人已经明了。

    既然是为儿子打算,他为何会露出那种淫邪的神色?自然是对那女娃有所图,想到以往罗传的那些女人,哪位没有被这老畜生染指,这位老色鬼是真畜生。

    众位长老不禁都为郭女王担忧起来。

    而实际上,心中是一种嫉妒。

    他们却是不知,这罗玄青头发为何会全白,就是在闭关之时,因为功法的原因,打了几十年的飞机。

    “这一次,也让你那女徒儿一同前去,见见世面吧!”

    “恐怕是不行!”

    “为何?”

    “她与那汉朝皇帝有瓜葛,派她去恐怕会坏事!”

    “九尾天狐与那位皇帝有染也就算了,你那女徒儿还与他有关系?”

    “我就是在皇宫将她带走的!”

    “那就不让她去了,不过那位皇帝有点意思啊。”

    他神色上过一丝精光。

    会散了之后,有长老秘密召集心腹,商议或者九尾天狐的事情。

    很快,他们便通过特殊的方法向一个方向传递了九尾天狐现世的消息,很快,数千里外的一个宗门,得到了这个消息……

    ……

    刘协集结部队,布置好了一切之后,并未在上伯官城停留多久,带着军队便赶往了长安。

    天下大势,瞬息万变。

    前一刻只是小打小闹,下一刻,天下群雄并起,纷纷讨伐汉朝。

    刘协自然不敢大意,若是长安失去,必然会影响士气,也影响下一步的布局。

    而且,刘协绝对不允许让大汉失去任何一个城池。

    他要彻底的让这些人绝望!

    兵马未动,粮草先行。

    刘协立即向洛阳传令,赶制出大量的压缩饼干。

    即将到来的,是大战,是硬仗。

    不过,远水解不了近渴。

    长安城必定会遭受到前所未有的压力,刘协亲自派遣军队前去支援的同时,多道命令同时发出。

    让周边城池抽出兵力,前往长安。

    同时大汉目前实际控制的洛阳等地,也瞬间会进入特级战备状态,以防被敌袭,不过,地方联军长驱直入的几率不大。

    但是,不怕一万就怕万一,因此,所有城池都做好了战斗的准备。

    刘协依然是先一步前往长安。

    因为几女的实力强悍,刘协自然也放心的将他们带在了身边。

    在经过长白山天池之时,再一次见识了天池的波云诡谲。

    白龙马依然躁动不已。

    见识过这一幕的秦姨自然没有多大的意外,但是想到当初与刘协来时一路的旖旎之事,她微微脸红,倒是几女惊叹不已。

    不过,刘协没闲工夫进去一探究竟,或许以后会再次来到这里,再下水去一探究竟。

    他们轻装简出,速度很快,自然不是后面的大部队的速度可比,中途为停息,日夜兼程,仅仅经历了两天就到了长安城外。

    看着伤痕累累的长安城,刘协能够想象此处经历了多少场恶战。

    长安城中,林若彤突然泪流满面。

    她知道,他……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