鞍倍老鳖虽然感觉有些不对劲,但是也说不上哪里有问题。

    毕竟,他们此刻都不知道步石已经狼狈逃走,所带来的队伍,也全军覆灭了。

    而且,因为刘协攻破这座城池采用了特殊的办法,因此,在城外,实际上,他们也感觉不到经历了一场大战的痕迹。

    除了鞍倍老鳖,其他人更是连丝毫的异样也没有感受出来。

    金胖胖趾高气昂的上前道:“我是新罗皇子金三日,前来此处是与步石皇子有事相商!”

    “我是扶余国三皇子扶余昆!”

    “我是扶桑国使者鞍倍老鳖!”

    待他们表明了身份,城上的士兵们对视一眼,道:“请等一等,我这就去禀报!”

    随即,他们装模作样的下去禀报。

    而事实上,这会说高句丽语言的,也是故意安排掩人耳目的而已,他们表现得中规中矩,让原本警惕无比的鞍倍老鳖都逐渐放松警惕了。

    这个时候,大家都知道刘协*一刻值千金,自然不会去打扰他。

    郭嘉作为军师,大家都看着他。

    他面带微笑,神色从容,颇有大将之风。

    “放狗入城!”

    城门缓缓的打开了,城墙上的士兵用棒子语喊道:“请入城!”

    城外的金胖胖策马向前,扶余昆紧随其后。

    倒是鞍倍老鳖策马走了几步,有些迟疑的道:“慢着!”

    这个时候,金胖胖和扶余昆都都有些不满的看了一眼鞍倍老鳖。

    金胖胖问道:“怎么了?”

    “有些不对劲!”

    扶余昆毫不在意的问道:“哪里不对劲?”

    鞍倍老鳖摇了摇头,他知道,告诉他们他们也不会相信,这只是他的一种直觉。

    这让两人更加不满了。

    随即,鞍倍老鳖摸了摸自己的身上,目录焦急之色。

    “你们先进城,我准备献给步石皇子的礼物不见了,或许是遗落在路上了,我带人去寻找一下!”

    莫名其妙,这是金胖胖与扶余昆此时的想法。

    而鞍倍老鳖果真带着人原路返回了。

    这时候,在城墙上的郭嘉看到这一幕,微微惊讶。

    吕布诧异道:“那倭人居然带着人跑了,是不是他发现了什么?”

    太史慈也陷入了思索,疑惑道:“应该不会吧,我们没有露什么破绽啊?”

    众人也是疑惑不已。

    城中一切都布置妥当,就等他们入城了,这个时候,倭人居然走了,想要将他们一网打尽有些困难了。

    金胖胖与扶余昆对视一眼,随即又互相冷哼一声,招呼着自己的士兵们入城。

    而策马逐渐走远的鞍倍老鳖,看着金胖胖与扶余昆带着人缓缓入城,脸上露出一丝嘲讽。

    “两个蠢货,羊入虎口,死到临头还不知道!”

    这个时候,在城外的更远处,有三人骑马立于高处,远远的看着那支新罗与百济的军队入城。

    正是项羽、龙且与皇太极。

    龙且问道:“朋友的敌人就是朋友,值得我们拉拢一下,我们为什么不提醒一下他们?”

    “他们,不配作为我们楚国的朋友!”

    项羽这句话轻描淡写,但是却霸气凌然,显然他是看不起这几个弹丸小国的。

    龙且嘴巴张了张,神情颇为无奈。

    边上的皇太极勉强可以开口了,他用沙哑的声音道:“这汉朝就会用这些阴谋诡计,我这次回了金国,一定不会放过他们!”

    那怨毒的神色,蕴藏着滔天的仇恨。

    而项羽只是翻了翻白眼,金国有些实力不假,但是想要撼动汉朝,无疑是痴人说梦。

    不过,想到这金国可作为楚国的马前卒,他也就懒得说他了。

    龙且看着远处加速逃离的鞍倍老鳖,“那位跑掉的倭人,倒是有几分眼色。”

    项羽陡然目光犀利的看向了更远的地方。

    “他们,也不见得能够跑掉!”

    龙且的目光看去,那一方,有一支军队正往城池方向赶来,很快就要与那支倭人的队伍不期而遇。

    从服饰来看,那是一支大汉的军队……

    金胖胖与扶余昆的人进入城门之中时,帐篷中的刘协双目微闭,似乎已经睡着,魂游天外。

    只是,高天美眉头紧皱,红唇已经微微红肿,她惊骇于刘协的战斗力,此刻有些焦急。

    万万没想到,她使出了浑身解数,手口并用,甚至按着他的指示,用两座雪山将他包裹住,依然无法让他缴械投降,反而愈战愈勇,让她心中恐惧至极。

    她微微扬起了头,秀发飞舞散开,神情颇为泄气。

    她正欲说些什么,刘协却陡然睁开了眼睛,双手猛地捧住了她的脑袋,将她按了下去。

    丝毫没有怜香惜玉,疯狂的发起了攻击。

    高天美遭此突然袭击,呼吸困难,眼泪直流,直欲呕吐。

    突然,她感觉到了一股强大的冲击之力冲击着她的喉咙,她吞之不及,有不明物不断的溢出,让她满脸遍布狼藉……

    此时,帐篷上,一个美丽如精灵的小美人身体轻盈飘了过来,悄无声息的落在了帐篷上。

    远处的典韦显然已经发现了她,但是她给典韦做了一个禁声的动作,典韦就乖乖的撤去了。

    然后,她附耳在帐篷上,开始偷听。

    感觉到帐篷中有奇怪的声音,她伸出手指将帐篷戳了一个小洞,看向了帐篷中。

    当看到里面的一切之后,她娇俏的脸蛋上寒气乍现,显得十分生气,心中不断的诅咒着,臭流氓皇帝,负心汉,人家千里迢迢来找你,你就只顾风流快活,老天一定要惩罚你的,让你唧唧变小,哼……

    接下来的一幕,让她瞪大了眼睛。

    这该死的家伙,居然对这女人做那种事情。

    她看到了刘协如一个农夫,架起了铁犁,在女人带着痛苦的娇呼声中,铁犁深深的入巷,撬开了一块缝隙,逐渐深入。

    帐篷中的声音让她躁动不已,但是,生气更甚。她心道:“这禽兽变心了,居然舍弃了自己这千娇百媚的美人,与这胖子鬼混,哼!”

    小萝莉颇为嫉妒的看了一眼高天美这个“胖子”,喃喃道:“她有什么好的。”

    她清纯眼睛眨了眨,眼神逐渐变得邪恶,扶摇离去。

    “臭流氓,你居然让那么多美人独守空房,本神女就来帮你滋润一下她们!”

    她不做停留,赶往了上伯馆城。

    她速度是非常快的,很快便来到了貂蝉等女的房屋外。

    略作打扮,变成了一个俊俏男子的模样。

    她在她们的帐篷外逡巡,到处寻找着什么,突然看到了边上有一根光滑的棍子,她比划一番,感觉这东西的大小与小皇帝的某物差不多大,颇为满意。

    随即微微脸红的左看右看,见无人发现,她将拉棍子拾起藏于衣袖中。随后,她偷偷的来到边上一个角落处,撩起自己的下衫,露出雪白的长腿,立马掏出了一条与刘协同款的裤衩穿上。

    穿好之后,她将那棍子塞了进去,并且不断的摆弄着位置,看起来,就像是刘协穿着裤衩时候的样子……

    这个时候,貂蝉从来房屋中出来,看向了棒子王都的方向。

    显然,她是在等待刘协归来。

    只是,貂蝉发现萧洛璃鬼鬼祟祟,不禁诧异的问道:“洛璃妹妹,你在干什么?”

    “没干什么!”

    随即,貂蝉微微更加惊讶的看着她裆部,这让她微微脸红。

    萧洛璃看到貂蝉害羞的样子,非常兴奋,居然还故意挺了挺裤子。

    这一幕,可是让貂蝉眼珠子都快凸出来了。

    “貂蝉姐姐,有什么话,我们去床上说!”

    床上?貂蝉看着突然靠近的萧洛璃,不禁浑身鸡皮疙瘩,立马与她保持距离。

    这难道是一个大唧唧萝莉?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