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此肉麻的情话,简直是攻陷她心房的良药。

    甄洛就比较受不了了,十分娇羞。

    “咯咯咯,天帝哥哥你真是……不知羞,你才不是人家的宝宝呢……哎,只可惜,这只是一个梦啊!”

    刘协翻了翻白眼。

    “你掐一掐,看看疼不疼,就知道是不是在做梦了!”

    于是,甄洛伸手,在刘协的脸颊上一掐,似乎又担心掐痛了他,更像是抚摸。

    随即她失望摇头道:“不疼!”

    刘协被甄洛蠢萌的样子给逗乐了,他嘴角挂着笑意,忍不住对她产生一丝怜爱。

    随即,他起了逗弄她的意思。

    他看准了微张的小口,一嘴叼住,在她发懵之中,舌头进入,捕捉她的********,与之嬉戏在一起。

    一只手,在她盈盈一握的小腰间游走,另一只手,一把占据了高地,轻轻的按压揉捏。

    许久之后,在他们都快喘不过气来的时候,刘协才向目眩神离的甄洛问道:“是不是很有感觉,梦中,没有这么清晰的感觉吧?”

    “呜呜,这真是一个可怕的噩梦,天帝哥哥居然如此轻薄人家,真是太可怕了!只是,感觉太强烈、太真实了。”

    刘协:“……”

    满头黑线的刘协,在她腰间游走的手,又走到了幅度如满月的****之处,一拍。

    微微的疼痛,让她发出轻微的哼叫。

    水润的眸子中,荡漾着浓浓的春意。

    这样的表情,让刘协哭笑不得,又感觉自己已经快把持不住了。

    于是他不再苦口婆心给她解释了。

    而是面带一丝邪意的笑容,挑逗她敏感的身体。

    而他,也逐渐撑起了属于男性的雄伟,仿佛能撑起一片天。

    但是,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刘协欲进入那片新天地,创造一个人,让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名副其实。

    渐渐的,两人都有些迷乱了。

    而随着刘协的不速之客贸然闯入,她顿时脸色煞白。

    疼!太疼了。

    这根本就不是一个梦!

    刘协也是倒吸一口凉气,又仅仅是一个试探而已,叩门而不得入,他感觉到了她躯体绷紧,疼痛让她抗拒自己的侵入。

    刘协也不想让她糊里糊涂就将一切献给了自己,免的她以后遗憾,而且,此时,也不是采摘这绝世美妙的时机。

    总之,他忍受这天大的煎熬与折磨,还是毅然的退出了。

    不过,这个时候,她是彻底的醒了。

    之前就有过一次疼痛的感觉,但是两次刘协都仅仅只是叩门而已,并没有不礼貌的直接闯入。

    刘协好笑的问道:“洛儿,你认为,这还是一个梦吗?”

    “这原来……不是梦?”她震撼又难以置信的问道。

    刘协点了点头。

    “啊!”

    她惊呼一声。

    “小姐,你怎么了?”

    外面的丫鬟再一次被惊动了。

    “我……我没事!”

    丫鬟们甚是奇异,只是隐约听得屋子中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没过多久,她们就见自家小姐衣衫都有些不整,面色红润到了极点。

    她们还以为甄洛病了。

    “五小姐,你怎么了?是生病了吗?”

    这个时候,甄洛的二嫂久久不见甄洛起床,正欲来叫她,发现她神情恍惚,衣衫不整,简直像是被浪荡子轻薄了一般。

    不过,确实更像是生病了。

    一边帮其整理衣裳,一边关心的问道:“洛儿,你怎么了?”

    她随着洛儿的目光,看向了远处的高檐上,隐约见到一个白色的身影漂移的留下一道残影。

    她以为自己眼花了,擦了擦眼睛,再看时果然没有任何东西。

    虽然她以为自己看错了,还是隐隐担忧,洛儿不会是遇到采花贼了吧?

    见到甄洛突然展颜一笑的情景,她更疑惑了。

    而甄洛,却是逐渐露出一丝幸福的笑容。

    耳边依然回荡着:“洛儿,等着朕,要不了多久,你的白马王子,会骑着白马,载着你脱离苦海!”

    ……

    刘协感觉此时自己浑身充满了力量,天帝贱气,更加充盈了。

    而且,一切都归于无形了。

    以前,他飞跃之时,周身火花带闪电,最后更是生出了一对羽翼,好不拉风。

    现在,却没有了。

    这让他有些微微失望。

    毕竟,还是拉风一些才好啊。

    不过,此时的状态,却是实力更进一步的体现。

    就如金老爷子笔下的那些个剑神等,他们做到手中无剑,便是达到了最高境界。

    此时,虽然刘协的天帝贱气未达到更高境界,但是,却已经步入了新天地了。

    最起码,现在的他,使用这身法,速度更快不说,没了醒目的痕迹,更加让人防不胜防。

    至于他的武力,已然连续跨越了十多个大境界。

    登峰造极、无与伦比、所向披靡、一代宗师、神功盖世、举世无双、惊世骇俗、撼天动地、震古铄今、超凡入圣、威镇寰宇、这些境界,于他不过浮云。

    此时的他,陡然就攀升至空前绝后境界,相比休眠之前,一个天上,一个地下。

    这样的实力,一时间让他飘飘然,想找人练练手。

    刘协飞跃至高空,看向了下方。

    不过,刘协想看看,自己休眠这六年,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于是很快便从高空来到了地面之上。

    看看冀州百姓生活如何,顺便,打听一些消息。

    冀州属于富饶之地,最初,大禹分天下为九州,其中即有冀州,位列九州之首,下辖信都、常山、中山、河间、清河、赵国、巨鹿、渤海、魏九个郡(国)。

    说起来,曾经也在一段时间大放异彩的一代猛人,黄巾军领袖张角,就是冀州巨鹿人。

    而刘协麾下大将,就是常山真定人。

    冀州,也是人杰地灵之地。

    不过,刘协对于这样的地方,不禁有些失望。

    不知道是不是袁绍不善于治理地区,虽然仅仅是中山无极一个县城,但是百姓们生活也不富裕。

    刘协在城中,看到的百姓们都是一脸哀愁的样子。

    不时有人唉声叹气。

    城中的许多店铺,都已经关门了,门上布满了灰尘,看样子,是关闭了许久了。

    一副萧条景象。

    刘协进入一家酒馆中想打听消息。

    刚一进入,便听到有人唉声叹气道:“哎,怕是又要打仗了,近几年,打了大大小小不少仗了,兵没有损失多少,打掉的,是百姓的钱粮啊!”

    其他几人也是愁眉不展。

    “可不是嘛,又要收税了,今天喝了这顿酒,以后你们怕是看不到我了!”

    “这是为何?”

    “囊中羞涩啊,隔三差五让交税交粮,哪里还喝得起酒啊!”

    其他人也是认同的点头。

    刘协看了一眼他们的穿着,十分简陋。

    这家酒馆也就是平民酒馆而已,里面的酒水比较粗劣。

    他们说喝不起酒了,看样子不是戏言。

    看样子,他们的日子都过得紧巴巴的,捉襟见肘了。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此话不假。

    只是刘协疑惑的是,袁绍都和谁交战了。

    ……

    (还有一章,要凌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