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时,洛阳,一个颇有幽静的山庄中。

    “你们还想将我们关到什么时候,你们又是什么人,难道不知道我们的身份?如此对待我们,简直无法无天!”

    “还有王法吗?还有天理吗?关了我们这么久,也该放我们出去了吧?”

    几个年轻披头散发,锦衣玉服已经颇为脏乱。

    正是被刘协下令“保护”起来的那七家世家子弟。

    他们都是天之骄子,之前的他们,指点江山,意气风发,潇洒无比,而此时,却是那么的狼狈。

    其实,他们当中,很多人都在暗暗后悔。

    以他们能够成为家族继承人的天分,实际上一个个都非常聪明,如此狂妄的低级错误,是绝对不会犯的。

    然而,正是因为他们太聪明,才导致今日的一切。

    这些家族,基本上都是竞争关系,哪怕是同姓的家族,也互相竞争,他们都不想太锋芒毕露,更想让对方对自己轻视。

    狂妄,就是一个致命的缺点,蔑视当今天子,更是会让对方为自己的智商堪忧。

    因此有人口出狂言,有人附和。

    他们只以为自己几人的谈话,天衣无缝,无人知晓。

    毕竟,他们中,也有人实力非常强悍的,对周围的感知也异于常人,谁知,竟隔墙有耳。

    朝庭,更是立马直接派出军队前来“保护”他们。

    一个佩戴绣春刀,身穿锦衣的年轻人,见到这些家伙居然要讲王法,冷笑道:“王法?陛下就是王法!你们这群人,竟敢如此蔑视陛下,真是罪该万死,吾恨不得立马将你们碎尸万段,不过,陛下说得对,留下你们,远比杀了你们有用!”

    他心中更是邪笑,王法?一会知道,什么是王的方法。

    听了这年轻人的话,所有人心中冷笑,心道,那小皇帝还敢杀我们?真是滑天下之大稽。

    这点傲气,他们还是有的。

    世家门阀,在家族所在之地,根深蒂固,地位不可撼动。

    就算朝庭,也不敢轻易得罪他们。

    若是杀了他们,这天下,必定暴乱。

    在边上,同样是几个锦衣卫的人,在捣鼓着稀奇古怪之物。

    所有人都在疑惑,你到底是什么。

    “千户大人,这东西,真那么神奇吗?”

    而那锦衣卫的年轻千户大人却是邪恶一笑。

    “当然,陛下的宝物,能不神奇吗?他娘的,这东西可是要归还陛下的,你们都小心一些!”

    于是,众人都小心翼翼。

    “啧啧,老子亲自试过了,长这么大,老子就从来没有见到过如此神奇之物,也不知道,陛下是如何弄出来的。”

    几个锦衣卫对这东西更加好奇了。

    “陛下的智慧,吾等岂能揣测?”

    “嗯,所言极是!“

    就连几位天之骄子,都被吸引了目光,好奇的看着这东西。

    不过,看到这年轻男子看着他们不怀好意的邪恶笑容,他们心中有些慌,一种不祥的预感环绕在他们身上。

    ……

    程长生带路,一切顺利无比。

    目标,正是城东张家。

    当刘协浩浩荡荡的大军赶到张家的时候,张家所有人都慌乱成一团,很快,里面居然出现了混乱的哭喊声。

    然而,已经被围得水泄不通。

    这么大的声势,围观的吃瓜群众也瞬间多了。

    甚至,连道路都被堵塞了。

    刘协看着那些围观的越来越多的人,心头一震苦笑,任何时候,这个民族的人都喜欢看热闹。

    前世,有人因为无聊,看向天空,而引得一大片人看着天空。

    有人,更是用生命在看热闹。

    没想到,这个世界亦是如此,甚至更甚之。

    不过刘协无所谓,爱看就看吧,杀鸡儆猴,观众多少,完全没有影响,不过这些人,一会可别被吓坏了。

    在张家的所有人,本来正慌乱的互相辞别,打算各自回家坐镇家中,毕竟,各自都是自己家中的主心骨。

    然而,还不待他们走出庄园,外面,便已经彻底的被围得水泄不通,突然之间的喧闹,让他们如惊弓之鸟,恐惧异常。

    “是……来了吗?”

    有人牙齿颤抖着说道,浑身激灵。

    “不可能,就算是针对我们,也不会这么快!”

    “不行,我先回去了!”

    “我也是!”

    “我也是!”

    然而,张达却是面色苍白道:“走?去哪里?都走不了了!”

    这时候,张府官家急匆匆的进门,惊慌失措的道:“老爷,不……不好了,官兵将府上围住了!”

    张达一副果然如此的神情。

    其他人,顿时脸色一阵晦暗,心中直呼完了。

    有人至今都还有些难以置信。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么快?他难道就没有一点顾忌吗?”

    而有人则是颓然苦笑着。

    “或许,这就是初生牛犊不畏虎吧,我们……或许只是那些大人物之间博弈的牺牲品而已,可笑可笑,枉我以为自己是个人物,然而,在真正的实力面前,我的一切只是一个笑话!”

    “哎,我就不该参与这样的事情,现在好了,把整个家族都搭进来了!”

    “在洛阳,有了这样的身份地位还不满足,还想奢求更多,人心不足蛇吞象,如今……哎!”

    关键时刻,他们有人大彻大悟,然并卵。

    张府的大门,紧紧的关闭。

    当看到外面的人杀意凌厉的士兵的时候,里面的人都在瑟瑟发抖,那些家族的家主有人不信邪,不想在此坐以待毙,想从后门逃离,然而,大门一开,看到的就是外面的恐怖情景。

    于是,他们只能快速的关上。

    “陛下,就是这张府的家主组织其他人参与到这次刺杀谋划的!”

    “哈哈,很好,这张府看样子非常富裕啊!”

    刘协看着那朱漆之门,华丽无比。

    一眼望去,这庄园,占地面积非常广阔。

    刘协对这张家又有了一层新认识。

    “张府在城东,是出了名的,家产万贯的家族。”

    “看来,朕是要发啊!”

    刘协想象国库必然又可以充盈了不少,这些家族都是经历了数代的积累,堆积的财物,绝非暴发户可比。

    顿时,脸上露出了欣喜的笑容。

    “杀进去!”

    “杀!”

    典韦身先士卒,庄们迟迟不开,他很快便带着人将庄园之门打得稀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