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可是下了大本钱了,要知道,超级棒棒糖,他也没有多少。

    不过,像是小乔与大乔这样的绝世萝莉,值得他下大本钱。

    “这些可是我珍藏了许久舍不得吃的,以前我隔壁家的小莲想要吃,我一颗都不没给她呢!”

    大乔与小乔一听,顿时更加开心了,随即,大乔又还了几颗给刘协。

    “你……你留几颗自己吃!”

    小乔也是还了几颗给他。

    “我不要,全部送给你们了!”

    刘协又全部给了他们她们。

    整个过程,就如幼儿园小朋友分糖果一般,十分幼稚甚至可笑。然而,不得不说,这其实不过是刘协的策略而已。

    前世的他,吊儿郎当,随意就考了全国最好的大学,十分强势,脑袋瓜十分灵活。这也是他能够将以别人之不敢想,而能破三十万联军的奇谋的原因。

    针对大乔小乔这样的小萝莉,与她们谈情说爱?完全不可能,现在他能做的,仅仅是让两女深深的牢记自己。

    也唯有这样,才让她们彻底的记住自己。

    果然,两个小萝莉,对刘协的印象更好了。

    “以后,刘协哥哥还会来拜访乔公,到时候,还给你们带好吃的。”

    两女更加欢喜。

    不过,刘协递出去的糖果,她们却不接受了,硬要让刘协留着自己吃。

    刘协是越看两女越是喜欢,他这个时候,做贼一般的偷偷的环视了一眼四周,眼看四周无人,他便心中一喜。

    他小声的对两女说道:“不知道为什么,看到你们,我就非常欢喜,我不喜欢吃糖了,就喜欢一直这样看着你们吃。”

    两女微微一懵,显得非常的萌。

    “要是以后,你们都做我的娘子就好了!”

    “为什么要做你的娘子啊?”

    “因为这样,我们三个就可以永远在一起了!”

    “好啊好啊,我们都要做你的娘子!”

    天真无邪的大乔小乔,十分开心,欢呼雀跃。

    这一分钟,她们肯定是非常喜欢刘协的,对于娘子,她们其实没什么概念。

    至于无耻的刘协认为,现在不懂不要紧,以后会懂的。

    将来她们懂事之后,必然会想起今天的事情,自己岂不是深深烙印在她们心中?

    到时候,什么周公瑾,什么孙伯符,统统靠边。

    至于此时,外面正竖起耳朵听着这一切的乔公,则是已经满头黑线,这家伙,居然觊觎自己的两个女儿!

    不过想到刘协的年纪,他认为,这些此时可当为儿戏。

    然而,下一刻,他就不淡定了。

    “那你们都亲亲我,亲了过后,你们就是我的未婚妻了,以后,我会来娶你们!”

    显然,两女不懂什么是亲亲。

    刘协这禽兽正欲循循诱导,指着自己的左右两边脸,正欲让她们亲一下,这时候,乔公黑着脸进来了。

    “好啊,混小子,你到底是在哪里学的这些轻薄女子的本事,竟然x还想占吾女儿的便宜?”

    看着怒气冲冲的乔公,刘协懵逼了,也震惊了。

    “乔公,你别误会,我只是崇拜乔公,对你的女儿也非常有好感,只是想与她们也亲近亲近!”

    乔公气得胡子发抖,“你这混小子,小小年纪不学好,刚才狐狸尾巴都露出来了,你以为老夫还会信吗?”

    心中更是腹诽,你这小流氓,是想亲热亲热吧。

    “乔公,你一定不要误会啊,乔公!”

    “快点离开我家,这里不欢迎你!”

    刘协心中暗叹倒霉,怎么就被抓住了呢?

    这时候,大乔与小乔也有些懵。

    她们嘴里还含着棒棒糖。

    一时间忘了动作,直到乔公要赶走刘协的时候。

    大乔才有些怯怯的哀求道:“父亲,你为什么要赶走刘哥哥?我们还要做他的娘子呢,你不要赶走他好不好?”

    她这话的另外一层意思,就是想永远与刘协在一起。

    小乔更是泪水迷离,“父亲,不要赶走哥哥!”

    乔公一听,顿时气不打一处来,这两个女儿,可是他的宝贝疙瘩,原本,他还觉得可以撮合一下刘协与大乔,哪曾想,这小混蛋,目标居然是两姊妹。

    现在,大乔小乔居然就被这什么鬼棒棒糖给收买了。

    哪有这么好的事情?哪能不气。

    乔公生气的将大乔手中紧紧攥着的棒棒糖抢了过来,一把扔在了地上,摔得粉碎。

    大乔再也忍不住,哇的一声哭了。

    最终,刘协在大乔小乔的委屈的哭声之中,被赶出了乔府。

    而刘协看似委屈,心中也确实心疼两小萝莉,但是心中却也有一丝喜意。

    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虽然,这个时代,父母之命,媒妁之言,将来能不能拿下大乔小乔,乔公的话语权很重。

    虽然从乔公一方面来说,自己失败了,但是从来另外一方面来说,自己必定在大乔小乔心中有了不可磨灭的印象。

    一定要趁热打铁,彻底的稳住大乔小乔,将来,凭借自己的本事,拿下她们又有何难?

    于是,刘协在被赶出了乔府之后,支走了芈玉与秦婴,偷偷的写了一封书信。在乔府外,运足了内力,将其射进了东厢房中。

    随即,他便准备与芈玉与秦婴回京了。

    “轻轻的,我走了,正如我轻轻的来,我挥一挥衣袖,作别西边的云彩……”

    刘协走了,只是芈玉与秦婴都很诧异,到底发生了什么,害得他们被赶出了乔府,之前不都是好好的吗?

    赶路中,三人御空而行,再没有经过襄阳了。

    高空中,芈玉问道:“你到底做了什么,让人赶出家门了?”

    “什么干什么,当然是什么也没干啊!”

    “那你到底来干什么了?”

    “当然是拜访高人,追求学问啊,对了,美人师父,朕做的诗,怎么样?”

    “呵呵,一定是轻薄了人家的女儿了吧?”

    刘协微微一惊,这美人师父都知道了。

    芈玉是彻底的对刘协这流氓无语了,对自己这师父如此就罢了,他怎么就不知道收敛一点呢,天啊,这孽徒,才多大啊,就这么无法无天,将来不知道,还有多少女子遭他毒手。

    芈玉觉得,是该好好的给他做一下思想教育了,不然这么下去,他真的变成了荒唐的皇帝就完了,虽然,他本来就很换荒唐。

    想到此,她脸色微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