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就是,大将军吕布在高……棒子国遭遇重挫,目前只能与之僵持!”

    “为什么会这样?”刘协知道棒子国自从榜上了那个国家,的确稍微棘手了一点,但是也不会这么凶悍才是。

    “据说,是大将军连日饮酒,军心不振,又遭遇埋伏……”

    “原来如此,看来,灭掉棒子国,还需我们亲自动手啊,诸位可有信心啊?”

    “有!”

    刘协知道,联军必然一时半会不会发动总攻,自己一方想要反攻,也不是时候,自然可以先灭一灭敌军的斗志。

    “好!大家一同努力,先破联军,再灭棒子国!联军虽然人多势众,但是乌合之众而已,朕有一法,诸位以为如何?”

    大家自然洗耳恭听。

    “上兵伐谋,攻心为上,既然他们迟迟不攻打虎牢关,我们就先与他们打打心理战与舆论战。”

    几人都是精神一震。心理战?舆论战?不明觉厉,不妨继续听听。

    刘协自信一笑,也不卖关子,将心中的想法娓娓道来。

    刘协的想法,就是借助天灯实施计策,当飞到联军上空之时,派神箭手将天灯射爆,便会洒下大量纸条。

    通过纸条,散布各种谣言,攻心之计,当然是危言耸听的,挑拨离间的,各种或真或假的消息,混杂其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