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想破此棋局,还有很多棋局提供挑选。

    其实,以往的棋局比试,采用的是对弈之法。

    这样的比试,是以往任何人都不敢想的。

    因为,他们根本不可能找到这么多几乎无人破解的残局供参赛者破局。

    众人惊叹,也只有刘协天子这般尊贵的身份,才能搜刮这么齐全的棋局。

    第三轮棋局,为时一个时辰,由棋艺高深的卢植负责监督。

    随着沙漏沙子沙沙声响起,锣声紧随而后,众人开始破棋。

    对弈,每一步,进与退,取与舍,攻与守,都暗含其中。

    所有参赛者,执棋,皱眉,举棋不定。

    唯有那秦婴,居然眉头也不皱一下。

    伸出皓白如玉的玉手,将其往棋盘山轻轻一点。

    顿时,一盘原本如死局,一潭死气沉沉的水瞬间变活了。

    刚好,卢植从他身边走过,看到秦婴如此快破局,顿时一阵惊叹,再看他的棋局,差点拍手叫好。

    相信,就算他亲自动手,也无法这么快,这么完美的破局。

    若不是因为第一轮秦婴表现得如此不堪,恐怕,在场风头最盛的,不是什么秦世杰,也不会是什么张显宗。

    不过,他就像是一匹黑马,第二轮开始,他就表现出人意料,一次次让众人刮目相看。

    他也因为布置阵法的原因,专研棋艺许久,因此,他想要比对一下参赛者与自己的棋力高低。

    因此,刘协这时候也到了参赛者的周围巡视他们的破局情况。

    当他也看到这一幕的时候,不由得惊叹道:“这女人好强的棋力,当真厉害!”

    顿时,迎来了秦婴的怒目而视。

    这怒视,竟然带着一丝嗔怒一般。

    刘协顿时觉得失言了,又不由自主的扫视了一眼他的胸口前,平平如飞机场,他顿时一阵恶寒。

    这时候,下方的人在听闻秦婴居然如此之叼,居然刚一开始就破局了,无不惊叹诧异。

    他可是第一轮都是靠陛下才能通过的人啊,谁能知道,从第二轮开始之后,他便大放异彩,如此惹眼。

    久闻陛下有识人之明,莫不是,陛下早就看出了他有非凡的本事?

    下面的人们都在议论纷纷,一个时辰,渐渐的也消逝了。

    沙漏的沙子很快就漏完了,因为,这些残局,都并非是无解之局,因此,多数人都破局了。

    但是,破局速度之快,破局之精妙,当属秦婴。

    像是秦世杰,张显宗,马苍云,虽然也表现尚可,但是却也是经过了一番思考。

    其他人表现就有些不尽如意。

    这一局的十进五,秦婴四人依然在晋级的序列中,而第五人,一路突出重围,脱颖而出,也是了不得的人物,他叫雷欧。

    最后一轮,是面试,这一轮,是前五者进入金銮殿,由刘协当面进行问答。

    这时候,天赐书斋再一次送了他们《西游记》,并且还有一本名为金瓶梅的书籍作为福利。

    文会,就此算是告一段落了。

    这一场文会,终归是让许多人有些失望,他们想要看到的众多才子挥洒文墨的场景总是比他们想象中,少了那么一点味道。

    观众们逐渐离去,他们在祈祷,接下来的天下第二武林大会,千万不要让大家失望了。

    刘协的銮驾,移向了皇宫。

    刘协将秦诗音叫进了銮驾。

    透着薄薄的黄色纱帘,看向了外面骑着高头大马的几人。

    当先一人,正是这次文会大放异彩的秦婴。

    刘协看着他,淡淡的对秦姨问道:“秦姨,秦婴是你什么人啊?”

    “什么什么人啊?她和姨没关系!”

    刘协撇了撇嘴,一看你就是不是会撒谎的人。

    “秦姨,别激动,朕担心……爆了!”

    “爆了?”

    当她眼睛看向刘协直勾勾的眼神的时候,哪里还不知道他在说什么,顿时扑打上去。

    顿时,又是一阵波涛汹涌,刘协大饱眼福。

    “小坏蛋,还看,看姨不收拾你!”

    秦诗音感觉刘协太坏了,那双眼睛仿佛看穿了她的亵衣,让她心中慌乱不已。

    “姨,你还没有告诉朕,要怎么报答朕呢!”

    刘协一把捏出了她捶打过来的小拳头,邪魅的问道。

    “小坏蛋,你想要什么补偿?不对,姨为什么要给你补偿?哼?”

    刘协眼神更加犀利了,如果他没有看错,秦姨居然在撒娇。

    刘协抓住了她的小手,她自然是无法抽出。

    秦诗音做贼心虚,脸色酡红的四处乱看。

    “还不放开,成何体统,被人看到多不好?”

    “谁能看到,谁敢看?”

    刘协十分嚣张,反而一把将她搂在了怀里。

    不单单如此,他一双手迅速的占领了位置,开始撩拨起来。

    “不要……”

    这一刻,秦诗音是真的怕了,要知道,外面就是人山人海,百姓们都在围观他的銮驾。

    甚至风吹过,卷起了纱帘,都有可能让人看到銮驾中的一切。

    “秦姨,别怕,没事的!”

    刘协变本加厉,一双手不断的乱动,让秦诗音一片瘫软。

    刘协是正经人,不正经起来不是人!

    停车坐爱枫林晚,这句诗歌的终极奥义,他很久以前就已经领悟了。

    但是,却已经没有亲身体会过。

    如今,是不是可以……

    刘协眼睛一片火热。

    然而,就在刘协准备有所行动的时候,突然,銮驾停了。

    前方,一人跪在了前面,悲怆哭泣,大喊要告御状。

    这让刘协很气恼,他掀开了纱帘。

    他看到一人形如乞丐,披头散发,悲伤至极。

    “发生了何事?”

    “启禀陛下,此人告御状,状告汝南袁氏家族欺男霸女,灭人满门。”

    刘协一听,他似乎真的在哭诉这汝南袁氏的罪行。

    “哦,那就让他写好状书,朕一定会为其讨还公道!”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刘协贵为天子,金口玉言,一言九鼎,安仁自然非常信任。

    那人感激不已,哭喊着拜谢,然后,昏迷过去。

    而秦诗音,已经趁着这个时间,溜出了銮驾。

    她怕,怕自己待在里面,最终和他做出某些禁忌的事情。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