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后,就是蔡邕自由发挥了,他可是出口成章的大儒,每一句话,都是文采非凡。

    刘协心道:也就宣读一个文会的启动仪式而已,何必要弄得这么文绉绉。

    无数文人看着蔡邕,那次出自真心的崇拜,而刘协却是听得头都大了,这特么要是搞到稿子上,怕是洋洋洒洒有几万字。

    他微微皱眉,如今,正是选拔官员,更重要的是他们要有较快的适应能力与学习能力,文采高一点或是低一点,他根本就不在乎。

    就比如说蔡邕,虽然是天下读书人崇拜的大儒,让他处理政事,却是捉襟见肘,刘协可不要搞一批这样的文人来占据官位。

    这无疑是自掘坟墓,想到这里,他眉头皱得更紧。

    不行,不能按着你们的套路来!

    他眉头一动,顿时有了主意,眉头微扬,突然起身,所有人都诧异的看着他,蔡邕这时候,也终于宣读完了。

    刘协嘴角一扬,淡淡的道:“蔡尚书文采斐然,果然是文学之大家,朕佩服无比,但是,接下来,还听朕说两句!”

    刘协这话,虽然说得云淡风轻,但是又有谁敢说不?

    于是,全场所有人,无不伸长脖颈,洗耳恭听。

    “我汉朝文学之文体,是赋,都是在场诸位所擅长,在大家擅长的领域分出高低,看似容易,其实不易,朕有一策,不如今日就让诸位以此分出高下,诸位请听!”

    刘协没有拿扩音器,但是他的声音却是又有人都能听得清清楚楚,其中蕴含的威严,无人敢轻视。

    “朕观今日不乏有侠肝义胆之辈到场,朕偶得一首《侠客行》,诸位请细细评味!”

    随即,他目光陡然犀利,铿的一声,有剑出鞘。

    刘协持剑,仿佛化身为绝世剑客,手中剑舞,口中吟道: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闲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将炙啖朱亥,持觞劝侯嬴。

    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眼花耳热后,意气素霓生。

    救赵挥金槌,邯郸先震惊。千秋二壮士,煊赫大梁城。

    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谁能书閤下,白首太玄经。”

    “叮,宿主盗用诗仙太白诗文,宿主受到处罚,降低李白召唤几率百分之一。”

    对于系统的提示,刘协无从理会。

    他傲然而立,仿若巨岳立于天地。

    剑与诗完全相容,所有人,无论是懂不懂文学,纷纷震撼。

    不明觉厉,无不叹服。

    刘协手中剑,以一个潇洒的绝佳动作回归鞘中。

    看到场中人眼神中的震撼与叹服,刘协对此很满意。

    “诸位以为如何?”

    “这是诗歌?”

    蔡邕、卢植等大儒一脸震撼的看着刘协问道。

    汉朝有乐府,乐府收集的诗歌,可以配曲子吟唱。

    陛下这一曲,分明是诗歌,但是与诗歌,但是与乐府中收集的诗歌又有所不同。

    诗歌多采集于民间,多为民歌,简单的说,就是有些上不得台面,在诸多文人心中远不及赋重要。

    在当代,诗歌也远远不如赋脍炙人口。

    刘协这诗歌一出,惊艳了所有人,也不禁让他们陷入了沉思。

    刘协向蔡邕点了点头,随即,刘协眼眸又转,他觉得自己自己给所有人的震撼远远不够。

    于是,他傲然而望向天空,负手而立。

    随即睥睨的看向了下方。

    “蚩龙已惊眠,一啸动河山。醉卧美人膝,醒掌杀人剑。”

    刘协这一首诗,豪气万丈,霸气无比,表达了狂霸的态势。

    前一句的意思不难理解,关键是后一句。

    醉卧美人膝,何以治理河山?

    当然是依靠人才,无疑,陛下渴求人才!

    而后一句,更是锋芒毕露,杀气尽显。

    众人仿佛看到了一个杀伐果决的绝代君主诞生。

    刘协说完,重归于座。

    但是,偌大的现场,人山人海,却是针落可闻。

    而许多人文人才子,或是江湖豪侠,都眼神炙热的看着刘协。

    今日,不乏许多以往深藏于深闺中的佳人与才女到场,也用异样炙热的眼神看着刘协。

    就连蔡邕的女儿,蔡昭姬也对刘协刮目相看。

    她如水的眼眸微转,清水朦胧,不知她在想些什么。

    而刘协身后的几位女子,则是瞬间面若桃花,双眼冒星星。

    恨不得跳起来亲亲刘协……

    刘协嘴角勾起一丝不可察觉的弧度。

    许久之后,蔡邕震撼又敬畏的对刘协问道:“陛下的意思是,今日众位才子以诗歌造诣分胜负吗?”

    刘协点头,“但是又不仅仅是如此,还应该从书画,算学,棋艺等做综合考校!”

    蔡邕这才再次手持扩音器,对下方说道:“那么,今日的第一场比试便以诗歌开局,到场参赛的诸位才子可做好准备?”

    才子们面面相觑,心中颇为迟疑。

    诗歌是与赋极为相近的体裁,大家或多或少有所涉猎,但是无人精通。

    以往,喜欢作诗的大都是些失意文人,诗中所抒发的大都是他们失志伤时、离愁别怨及人生无常的忧愤情绪。

    也只有刘协今日的诗歌,才让所有人震撼了一把。

    大家此时心目中对诗歌多了许多的兴趣,但是,他们却对诗歌并不擅长。

    不过,既然大家都不擅长,那就完全没有关系了。

    许多才子见其他人都是愁眉苦脸,他们反而信心升起了。

    今日,参赛的文人足足有数十人之多。

    不管如何,刘协是天子,是大汉名正言顺的主宰,他说了以诗歌分胜负,自然无人反对,除非未战先怯。

    因此,这些文人齐声向着刘协拱手道:“谨遵陛下之命!”

    观战之人,更不在少数。

    大家心目中也在琢磨如何作诗。

    这时候,彻底打乱了蔡邕的布置,不过,他认为刘协既然做出这样的嘱咐,必然不是突发奇想。

    于是他恭敬的对刘协拱手道;“还请陛下出题!”

    “那么,就以朕为题,你们可自由发挥,给你们一炷香的时间,作出一首诗出来让诸位大家点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