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个文人的盛事,要做就要做到最好,让人找不到诟病,但是,朕认为,既然盛会的目的是为了选拔人才,那就不应该厚此薄彼,要文武并重,可同时举办一场天下第二武林大会。”

    蔡邕十分赞同的复议。

    蔡琰却好奇的问道:“只是不知道为何是天下第二武林大会,天下第一不是更好吗?”

    “这场比武大会,许多强悍的武者是注定是没有机会参加的,就比如说朕的岳父大人吕布,还有一些诸如高宠,赵云等实力强悍者皆未参加,如何当得天下第一?”

    刘协的解释让蔡邕父女无言以对,他们并不清楚谁的武力高低,其实对于此事,他们也兴趣不大。

    刘协也未与他们多说,毕竟,他们父女热爱文学,与他们谈这些问题,贬义一点讲就是对牛弹琴。

    与他们商议文会之事即可,武林大会则是找其他人再行商议。

    蔡琰是难得的才女,他正准备给郭女王物色一位师父。

    如今,岂不是正好?

    刘协对于蔡琰这历史上都大放异彩的美人是非常有兴趣的。

    “据说蔡琰姑娘才艺双绝,琴棋书画无所不精?”

    蔡琰脸蛋微微羞红,文静不失体态。

    “哪里,我只是稍懂一二,哪里算的了精通。”

    刘协见她脸蛋微红,嘴角勾起一丝幅度。

    “你可是大才女,过分的谦虚就是骄傲哦。”

    蔡琰颇为扭捏,边上的蔡邕却是面色微变。

    他以为刘协对他女儿产生了兴趣,当今陛下后宫已经有几位后妃,可不能用常人的眼光看之,于是,他准备告辞。

    “陛下,你事务繁忙,臣与小女就先行告退,不打扰你了。”

    “蔡尚书且慢,朕有一事要请令爱帮忙……”

    蔡邕心中咯噔一声,却也不好多说。

    “朕宫中有一小妹,聪明伶俐,如今正缺一个老师,我看蔡琰姑娘最适合不过了,还请蔡琰姑娘帮帮忙。”

    蔡邕当然能够看出,刘协对蔡琰是非常欣赏的,甚至,目光中带着一种异样的心思。

    他心想,果然,陛下是欲近水楼台近水楼台先得月。

    看着刘协目光灼灼的样子,蔡琰有些心慌。

    “我……我担心教不好呢。“

    “放心,以你的才华,足以胜任了,朕那妹妹能达到你这样的高度级非常不错了,青出于蓝胜于蓝的几率不大。”

    “那我就却之不恭了!”

    “哈哈,好!”

    蔡邕父女离去之后,刘协则是再次召集荀彧等文臣与岳飞等武将,商议天下第二武林大会与招募新兵的问题。

    ……

    大雪刚过,天空格外的清爽。

    道路泥泞,马儿踏过,泥水飞溅。

    洛阳城外几十里开外,徐荣亲率五十骑,开始进行巡视。

    他这些年,跟随着董卓大小战事经历无数,经验十分丰富。

    历史上的曹操与孙坚都败于他手,曹操以智见长,孙坚以勇猛著称,能够将他们打败,不管是什么原因,也可见徐荣才能非凡,不可能是泛泛之辈。

    突然,他看着泥泞的道路微微皱眉。

    “有五十骑离开不久,追!”

    跟随着错乱斑驳的马蹄印记,极速追赶,很快,他们便发现了前面有五十骑。

    而前方的五十骑兵,也是明白对方人马不多,未逃。见到对方只有五十骑,人数相当,顿时严阵以待,准备将这一股骑兵灭掉。

    这样的先锋斥候,无一不是精锐中的精锐。

    两边都发现了对方的强大,不过,对方阵型较为散乱,徐荣一方,则是所有士兵皆阵型整齐。

    依然冷冽的寒风吹过,如刀刮一般让人生疼。

    但是,徐荣带领的军队,悍然而不动。

    对面的骑兵,终于脸色微变,知道遇到了劲敌了。

    “杀!“

    随着徐荣凶煞的脸上绽放出狰狞,一声大吼。

    整支骑兵部队紧随其后,骑兵组成了一种奇怪的阵势,像是一把尖刀,直插向对方的心脏。

    对面的骑兵,虽然每一个人的单兵作战十分强悍,但是,却似乎没有团队作战的概念。

    各自为战,当这股凌然的气势猛扑而来,他们感觉自己被一头强悍的猛兽盯住一般,瞬间眼神中充满了恐惧。

    泥土猛然的溅起,但是,徐荣一方的士兵丝毫没有受到影响,似乎有外力将泥土逼向了前方。

    “他们……有阵法!”

    对方的领头者惊骇的吼了一声,便被铺天盖地的稀泥盖住。

    还不待他们眨眼,一股强大的撞击之力冲击而来。

    顿时,人仰马翻。

    有人被那强悍的撞击之力震死,有人被撞飞开去,直接摔死。

    只是交战的瞬间,他们便完全的落入了下风。

    当徐荣的骑兵撕开了对方阵型的决口,对方,再也没有什么战斗力了。

    顿时,血肉纷飞,人头抛飞,鲜血洒满大地。

    淅沥的空气中,夹杂着血腥味。

    瞬间,五十骑死伤过半,如此一击即溃,这是对方完全没有想到看的,残余的兵马转身欲逃。

    之后,便是无情的追杀。

    ……

    “关于天下第二武林大会,可以昭告天下,民间的高手不少,或许能为朕选拔一些人才!”

    这个天下第二武林大会,也就岳飞等武将兴趣浓郁一点,不过是为了选拔人才,荀彧与荀攸等文臣也积极的出谋划策。

    商议不久,这事就定下了,其实多半的晋升选拔方式都是刘协所制定,毕竟经历过前世,各种比赛的晋级方式刘协了然于胸。

    其他人只有叹服。

    这事告一段落,刘协又与大家商议新兵的招募之事。

    “关于新兵的招募,问题应该不大吧?”

    岳飞不无敬佩的说道:“陛下对于新兵训练虽严,但是条件优厚,以前当兵只为混口饭吃,如今,他们有了自己的追求与向往。

    再加上陛下对于他们的生活上毫不吝啬,现在洛阳的青壮年就等陛下重新颁布募兵令了。”

    军营本是隐秘不公开的,但是为了能够招募新兵,在百姓之中留下一个好的印象,刘协吩咐,不时让训练出色的士兵们外出展露好的一面。

    这些士兵在进入军营之前与进入军营之后,简直判若两人,这一切变化,被百姓们看在眼里。

    加上有专门的人士刻意宣传,甚至各个士兵家属都在传军营的好,这让许多青壮年对于军营有了向往。

    刘协点了点头,对此并无意外,前期的募兵令都是各个军营自己在招募,第二次募兵,是统一的募兵。

    荀攸提醒道:“只是,募兵人数要进行控制了,如今陛下虽然获得了一笔资金,但是照这样的速度,恐怕很快就要告罄了!”

    “关于资金问题,你们不用太过于担心,可适当的放宽募兵规模,朕自己想办法筹集资金。”

    刘协心想,要早点取出皇陵中的资金了,可不能便宜了以后的盗墓贼。

    这时候,小张子进来欣喜的对刘协说道:“陛下,锦衣卫最新探听到最新消息,徐荣校尉与联军斥候遭遇,全歼敌军!”

    刘协神情一振,“哦,伤亡如何?”

    首战告捷,开了一个好头啊。

    “徐校尉带领的骑兵未受一点损失!”

    “好!元芳,你怎么看?”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