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有士兵都惊骇的看着吕布。

    城墙上留下了他一个大大的拳印。

    这么强大的力量,实在恐怖!

    只是不知道,他为何怎么愤怒?

    皇宫宫门禁卫面面相觑,有些戒备的看着吕布。

    因为他们分明感觉到了吕布的那一丝敌意与杀气。

    吕布神色变幻不定,随即愤愤不平的离去……

    众多禁卫才松了一口气。

    刘协正欲与貂蝉天雷勾地火,一点就着。

    虽然蠢蠢欲动,但是也还没有付诸行动,毕竟吕布还没有走呢。

    当小张子将自己见到的一幕反馈回来的时候,他神色微变。

    看来,吕布随时准备与自己翻脸了。

    不过,一切都在他的预料之中。

    只是,当一切局势逐渐明朗之下,刘协心中也没有那么担忧了。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大不了卷土重来。

    于是,刘协步入了春意浓浓的床榻之中。

    ……

    *苦短,日上三竿。

    今日,又是上早朝的时间。

    今日的早朝必定是非常人热闹。

    之前,刘协让与董卓同流合污或者犯下错误的大臣写下了认罪书,让朝廷重臣人心惶惶。

    他们之前以为,锦衣卫只不过是虚妄不存的,但是当知道锦衣卫真的存在的时候,他们无不惊骇。

    袁隗对抗锦衣卫的事情,许多人都是心知肚明的。

    他们倒是要看看,这小皇帝偷偷摸摸建立的神秘组织,有几斤几两。

    然而,第二日,袁家就遭满门屠戮,鸡犬不留。

    查无痕迹,一个诺达的袁家,就这么被屠戮殆尽。

    这是一股什么样的力量,简直不得而知。

    因此,皇宫外,上朝的大臣们一个个都战战兢兢。

    刘协迄今为止,表现出了他的聪明睿智,杀伐果断,铁血无私。

    这很难让人相信,已经日薄西山的刘家,会出现这个一个妖孽至极的末代帝王。

    如今这局势,说不准,真的能让他通过铁血杀伐,杀出一个通天的血路,重振山河。

    当众多公卿大臣进入德阳殿中,看到立于龙椅之上的刘协。

    他们仿佛感觉到了一个绝世帝王正在慢慢长大。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重臣跪拜。

    “众卿平身!”

    刘协声音云淡风轻,不愠不火。

    然而,大部分大臣则是依然跪地不起。袁隗的位置已然空缺,然而此时所有人绝口不提。

    “陛下,臣等愧对陛下啊!”

    众多大臣嚎啕大哭,似乎都在沉痛的悔过。

    随即,他们呈上了他们的认罪书。

    当刘协看到那罄竹难书的罪行的时候,他恨不得当场将所有的贪官污吏斩杀个干干净净。

    眼神之中的杀机一闪而逝,但是脸上表情丝毫不变,就像下方的人的哭号,与他毫无干系一般。

    “你们有罪!确实罪该万死!”

    刘协突然厉声道。

    跪地嚎哭的群臣顿时大惊失色,哭号声戛然而止,陛下不会是要将所有大臣都屠杀干净吧?

    不可能,绝对不可能!

    不过他们想到初生牛犊不畏虎,他们心中又没底,额头冒汗。

    刘协酝酿了一番,神色沉痛道:“如今这大汉江山千疮百孔,内忧外患,你们不思治理国家,反而鱼肉国家与百姓,贪污*!”

    “陛下,臣等错了!”

    刘协煞气凛凛的扫向殿中群臣。

    这时候,皇宫禁卫们突然拔刀。

    刺耳的长刀出鞘声,刀身散发着让人彻骨的寒意……

    气氛仿佛瞬间凝固,只需要刘协一声令下。

    整个大殿怕是要再一次血流成河。

    所有的大臣都吓呆了,就连那些高风亮节立于一旁的大臣,都是吓得骇然失色。

    这一刻,他们也跪地,为那些犯错的大臣们求情。

    “陛下,不能啊,不能杀啊!”

    如果真的将群臣杀光,洛阳朝廷就彻底的瘫痪了。

    刘协这才淡淡的道:“退下吧!”

    禁卫退去,剑拔弩张的气势瞬间减去。

    “是啊,你们错了,如今这样的局面,和你们,未尝没有关系?但是,错的又何止是你们!正所谓上梁不正下梁歪……”

    群臣就听得刘协絮絮叨叨一般,大殿安静无比,针落可闻。

    上梁不正下梁歪,很多大臣都明白这是指的什么。

    汉灵帝荒淫无道,信任奸逆,惑乱朝纲,才导致这样的局面。群臣的荒唐,与汉灵帝比起来,就是大巫见小巫了。

    “朕若是将你们杀了干干净净,这个国家,谁来管理?因此,朕……不能杀你们啊!

    朕给你们戴罪立功的机会,替朕治理好国家,朕不需要你们一个个为朕鞠躬尽瘁死而后已,朕只需要你们做好分内之事。

    你们……能做到吗?”

    刘协目光灼灼的扫视着,将殿下的群臣神情尽收眼底。

    “谢陛下不杀之恩,臣等定当立戴罪之身,为陛下治理好国家!”

    “谢陛下不杀之恩!臣等愿意献出大半家财,充入国库!”

    刘协一听他们要献出财产,大喜。

    “你们如此深明大义,为祖国做贡献,愿意献出全部家财,朕不会忘记你们,国家不会忘记你们,人民不会忘记你们!”

    什么?全部家财?所有大臣如丧考妣,但是也只能认命,钱嘛,还可以慢慢赚不是……

    如今在朝廷之上的,必定是心向大汉的大臣。

    此刻,他们对于刘协的手段已经彻底叹服。

    杀鸡儆猴,然群臣悔悟,又完全震慑群臣,如今不杀他们,真的让他们心生感激,因为,当他们罗列出自己的罪行,真的发现自己罪该万死。

    因为……没有悔改之心的已经死了……

    全程,只有吕布一人冷眼旁观。

    他这时候,突然道;“陛下,昨夜恶贼猖狂,将袁家满门灭尽,臣建议陛下彻查!”

    “哦,洛阳居然这么丧心病狂的恶贼!彻查,一定要彻查!”

    这时候,守卫在左右的太史慈突然拱手道:“陛下,臣等彻夜查出,是董卓余孽兴风作浪,现已将这群恶贼屠杀,人头就在虎贲营的营寨之中!“

    “哦?杀得好!”

    所有人都是嘴角一抽,董卓背了一次锅。

    这件事,群臣其实都已经猜测那神神秘无比的锦衣卫出手了,但是,此时谁又敢提出异议?

    “陛下,此事,怕是没有那么简单!”

    吕布突然神情一动,突然出列,吕布此举,让许多人陷入了沉思。

    “哦?”

    刘协眼睛神光一闪,这吕布要搞事情啊!

    然而,就在这时候,鸿胪卿赵彦突然起身双手持简拱手。

    大声禀报道:“陛下,臣有事启奏!”

    吕布很意外,凶悍的看了大鸿胪卿一眼,刘协却是赞赏的看了他一眼。

    大鸿胪卿是朝廷掌管礼宾事务之官,不知他要禀报什么。

    但是确实很懂事啊,明显是替刘协解围!

    “高句丽使臣今日到了鸿胪寺,投诉我大汉子民残杀其使团成员!”

    “哦,这是怎么回事?”

    吕布眼神之中的怒火闪过,手指紧捏。

    “臣派人专门调查了此事,原来是高句丽使团成员仗着有武力,设擂台打败多位汉朝壮士,便口出狂言,言我汉朝无人,侮辱我汉朝……

    我汉朝民间高手何其多,一位壮士看不过眼,上台……一拳打爆了那高句丽人的脑袋,据说那人尸体立于那处,半天不倒,就像是一根棒子……”

    “好,打得好,打的就是棒子!”

    刘协听后,心中顿觉畅快。

    随即他微微诧异的问道:“不过,棒子一介小国,一直对我大汉百般恭敬,如今怎敢如此放肆?”

    “咳咳,据说,高……棒子国受到域外邪恶势力美尼剑国支持,不但得到了大量的军队,还在境内布置一个巨大的邪恶吞噬大阵,说是防备与之相邻的金王朝!”

    “卧槽,还有这等事?”刘协心中错愕。

    “陛下,看来他们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啊,那金王朝有多大的势力?能让他们布置这样的大阵,看来,他们是要针对的是我大汉啊,他们……到底想干什么?”

    其实,他们想干什么是不言而喻,他们自然是想趁着大汉时局不稳,浑水摸鱼,而且,因为有域外势力的支持,让他们膨胀了。

    刘协突然想到自己穿越之前的实事,何其相似!

    简直不能忍,****奶奶*的!

    “小小弹丸之国,夜郎自大,是谁给了他们这个胆子?简直是找死啊!对了,那位壮士做得太好了,简直大快人心,他叫什么名字,朕要重赏他!”

    “高宠!”

    “高宠?哇哈哈……”

    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

    刘协一个劲的傻笑,群臣目瞪口呆的看着他。

    “立即让人宣他进宫,朕要大赏!”

    (干死棒子!!!!!!!!!有意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