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后,岳飞与魏延等人进入了宫中。

    岳飞与魏延都统帅军队的将领,华佗与张钧一个是国医圣手,一个是发明大家刘协先一步接见了岳飞与魏延,毕竟事有轻重缓急,当务之急,军队方面尤为重要。

    当岳飞与魏延进入千秋万岁殿的时候,刘协开始打量他们两位。

    岳飞,与魏延一看就是相貌堂堂,凛然正气,是光明磊落之辈。

    但是,两人都有才能,都忠心耿耿。岳飞精忠报国刻与背,魏延的忠心也是日月可鉴,两人的命运却出奇的相似,都蒙受了千古奇冤。

    岳飞被莫须有的罪名而害死,后世人皆知,皆为之扼腕叹息,然而魏延却也好不了多少。

    在《三国志》中记载得很清楚:“原延意不北降魏而南还者,但欲除杀仪等。平日诸将素不同,冀时论必当以代亮。本指如此。不便背叛。”

    然而在《三国演义》中,魏延却写成了脑后生反骨,天生就是要造反的。《三国演义》第五十三回,魏延一出场便带着悲剧色彩。

    他杀韩玄、献城刘备,功不可没,却被身为军师的诸葛亮认定“天生长有反骨,日后必然造反”。虽然当时诸葛亮没能除之而后快,但他的这句话却埋下了祸根。

    以至于后来,当魏延和杨仪同时告发对方谋反的时候,吴太后便想起了诸葛亮的这句话,使得魏延从此背上了“反贼”的骂名。

    岳飞也要,魏延也罢。

    定然不要再让他们重蹈覆辙。

    定然不让这样的悲剧重新上演!

    刘协一双似乎洞察了让他们前世今生的深邃眼神,那种悲天悯人的神色让他们两人心中一阵慌乱。

    “草民参见陛下!”

    “两位平身,朕自信看人眼光独到,你们两位相貌堂堂,天生忠骨,都对朕忠心耿耿,如今局势紧迫,朕也不想多言。”

    听到刘协如此赞扬他们,他们心中大喜。

    刘协眼神一凝,“岳飞,魏延听令,今册封岳飞为荡寇校尉,魏延为平贼校尉,允许征兵训练!”

    刘协对他们的无条件信任,让两人感动无比。

    “今特设军师祭酒一职,有监督诸军之职!郭嘉听令,朕敕封诸军总军师祭酒,替朕巡视诸军!”

    “诺!”

    册封结束,刘协又询问了一下他们生活上的是否需要帮助。

    当听到岳飞欲将他老母亲接到洛阳,便于照顾的时候,刘协没有丝毫犹豫,当即派人去接他母亲。

    刘协又赏赐了他们一些财物置办,不过,犹豫囊中羞涩,赏赐并不多,这样刘协面子上有些过不去。

    其实董卓搜刮的财产不少,但是大部分却被吕布据为己有了。

    “现在朕经济上并不宽裕,你们为朕出生入死,这点赏赐,朕十分羞愧,但是,相信要不了多久,就能得到改善!”

    刘协的坦诚,更是让他们心中感动。

    三人却是宁愿抗命不接受财物赏赐。

    这让刘协也心中感动……

    送走了三人,刘协又见了华佗与张钧。

    华佗无意于仕途,但是听说医术高超者可以创建医术学院,传播高深医术让他心动。

    而马钧,则是也是被刘协的鼓励发明吸引。

    要知道,很多时候,他的高深技艺,只是被人当做奇淫技巧,不被人重视,也不被人看得起。

    而当今陛下却如此重视,这就是让他长途跋涉而来的动力。

    刘协当然是承诺修建太医学院与工学院。

    不过囊中羞涩,延后……

    等他们都走之后,刘协在千秋万岁殿踱步不已。

    “赚钱,赚钱!”

    他心中在想,该怎么赚钱才好。

    之前他高估了国库的钱财。

    古代比较赚钱的,就是盐铁。

    现有的行业很多都已经垄断了,难以从中牟利,一些新产品才能有机会获得更大的利益。

    他前世曾经看过一些穿越类别的小说,里面的主角在他们所在是世界混得风生水起,许多和他们生财有道不无关联。

    刘协脑海中进行筛选,觉得卖书是或许一个不错的选择,这个时代虽然已经有蔡伦发明了纸,但是,却需要抄书。

    活字印刷术还未出现,可以通过印刷术印刷书籍,书在这个时代是非常珍惜的东西,一定能在短时间内卖出好价钱,而且还能将知识传播出去,一举多得啊。

    当然,针对低端买家,多印刷文学作品,价格低廉,通过量多而牟利,针对高端买家,则可以将前世的小说等以高档纸印刷出版,高价出售……

    这是一个不错的主意,刘协心中已经有了一定的想法,但是这并非是一个高利的生意。

    自古以来,奢侈品都是暴利的东西。

    看样子,必须要捣鼓两件奢侈品牌才行。

    刘协皱眉不已,这时候,秦诗音进入了殿中,见到刘协愁眉不展的样子,心疼不已,脸色微红的走了进来。

    款款走动之间带着一阵香风。

    刘协鼻子嗅了嗅,然后问道:“秦姨,你怎么这么香啊?”

    秦姨见刘协像是小狗一样就在自己身上嗅,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脑袋,将他囊入怀中,这才喏喏的说道:“姨天天以花瓣沐浴,肯定花瓣的香味……”

    “哈哈哈,姨,协儿有办法让你变得更香!”

    刘协在这一瞬间,突然想到了香皂。

    香皂的制作工艺并不复杂,而在这个时代,一旦出现,必定被所有的女性追捧,这就是奢侈品啊!

    想到了就行动,刘协激动的在秦诗音脸上狠狠亲了一口,只是秦诗音刚好歪了一下头,两人的嘴亲在了一起。

    两人大眼瞪小眼,许久之后,刘协惊呼一声,急忙起身,狼狈的跑掉。

    秦诗音脑袋一片空白,许久之后,才用手指摸了摸自己的丰润的红唇,仿佛还残留了刘协的味道。

    她这才羞臊的捂住了脸。

    而刘协跑出之后,立即派人寻找记忆高超的匠师。

    让他们为自己烧制活字。

    而他自己,则是根据记忆,派人寻找制作香皂的原料。

    发家致富,已经是迫在眉睫了。

    国库中的财物,已经支撑不了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