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休殿大殿。

    荀彧神情严肃。

    刘协却难得目光炽烈。

    选拔人才啊乃是重中之重,他倒是想知道,收获如何了。

    “荀主任,你此次进宫,是否是招贤令有了进展了?”

    “确实有很大的进展,听闻陛下的招贤令,各州都有各类人才前来为陛下效力,臣也从中发现了许多可造之材。”

    “哈哈,都有些什么人才,说来朕开心开心!”

    “许多精于文事的名士慕名而来,这些文士倒是中规中矩,有不少可用之才,除此之外还有不少其他方面人才前来,比如,其中一人医术高明,此人名为华佗,见陛下招贤令中重视医疗人才,遂来报名。”

    “华佗!”

    华佗此人不求名利,不慕富贵,独爱医术。

    没想到招贤令还能将他招来。

    “陛下听说过他?”

    “此人确实医术惊人,一定要善待他,明日朕亲自接待他!”

    荀彧点了点头。

    “亦有不少无力高强的勇士前来投奔,不少人都有充当中层武将的资质,倒是其中一人名为魏延,武力惊人,有谋略。”

    “魏延!哈哈!”

    刘协再一次露出喜色。

    荀彧只以为刘协求贤若渴,也就没有多问,继续说道:“因为陛下的招贤令总还包含了精通各种奇淫技巧的人才,亦有这方面的人才前来,臣印象最深刻的是一个叫做马钧奇人,此人精通于机械与发明。”

    “哈哈,好,非常不错,正是朕需要的人才,但是,还是不够,人才要多多益善。”

    见到刘协对人才如此重视,荀彧心中欣慰至极。

    “臣一定为陛下选拔更多的可用之才!”

    “听说爱卿的许多好友也是大才,为何不将他们推荐前来为朕效力?”

    “臣的好友郭嘉听闻臣在洛阳为陛下选拔人才,特来探望臣,听闻了陛下的事迹,也想要为陛下效力!”

    “哈哈哈,好,郭嘉朕听说过,具有鬼才之能,爱卿的好友陈群,钟繇等不妨也请爱卿写信给他们!”

    “臣一定会尽力劝说他们!”

    “说起来,还有两位奇葩人才,被臣给轰走了。”

    “哦,有多奇葩?”

    “此两人,以他们的话来说,他们会倒斗……其实就是善于挖人祖坟……”

    “哈哈哈,是不是张起灵与吴邪?他们身边是不是还有一个胖子?”

    “正是!”

    “哈哈哈哈,果然是他们!”

    刘协顿时笑尿了,居然被轰走了。

    不过他并不急,他们的表妹还在宫中呢。

    荀彧顿时心中一动,郭嘉,陈群,钟繇这些人的才能自然不用多说,荀彧与他们为好友自然了解。

    或许陛下听说过他们的才名……

    但是,张起灵与吴邪又是怎么回事?

    陛下又是如何知道他们有这么特殊的才能的?

    看来陛下果真有识人的本事,他心中颇为惊奇。

    刘协顿时心情大好,要留荀彧在宫中吃饭。

    然而荀彧迟疑了一下,才道:“陛下,臣此次前来,并非完全是的为了招贤令的事情,主要原因而是探听到的一些不利于陛下的消息。”

    刘协仿佛被泼了一盆凉水,但是这冷色却不能将他心中的火热浇灭,只是微微惊讶的问道:“哦,什么消息?”

    “市井中出现了一首童谣,实则是针对陛下的谣言,这谣言对陛下极为不利。”

    荀彧对这件事极为重视,看来这的确是非常棘手的一件事情。

    不过,刘协却未太过于在意,只是心中对锦衣卫颇为不满。

    锦衣卫已然成立,但是为何现在都还未带来一点关于此事的消息?这荀攸是锦衣卫的代指挥使,他是怎么当锦衣卫指挥使的?

    “什么童谣?说来朕听听!”

    这时候荀彧微微迟疑,然后朗声道:“小小稚儿,实在可笑,邪魔转世,实在荒谬,杀兄渎母,违逆天道!”

    刘协眼神变冷,然后一本真经的问道:“卧槽,其心可诛,可有查出,是哪个狗比,竟敢如此污蔑朕!”

    “还未查出,此事颇为蹊跷,污蔑陛下竟然还有理有据,显然下了一番苦功夫!”

    “有理有据?简直岂有此理!”

    刘协再好的涵养,此时也暴怒了。

    这时候,有女官前来禀报。

    “陛下,荀尚书求见!”

    荀攸与荀彧都是尚书令,定是荀攸来了。

    正在为这童谣之事大怒,刘协心中对他还颇为不满。

    不过,或许锦衣卫已经查出了些什么。

    “让他进来!”

    待到荀攸进来,发现荀彧也在,也未多惊讶。

    对刘协拱手作揖,然后说道:“陛下,锦衣卫探听到了城中的传出许多无中生有的风言风语,对陛下极为不利,臣派遣锦衣卫前去查探,发现,居然是太傅袁隗家奴所为!”

    “哼,果然是他们!“

    刘协心中其实猜测就是他们,值此关键时期,袁绍与袁术都在进行讨伐董卓之战。

    袁隗作为袁家之人,哪怕与袁绍等人政治意见不和,但是也必定会有所动作。

    “另外,锦衣卫总部昨日夜间受到骚扰,臣也查出,与袁家人脱不了干系,证据确凿的情况下,袁家家奴已经全部招了。

    正是太傅袁隗所指使,臣还查出,太傅袁隗命人伪造三公笔记,遣派家奴送往了袁绍与袁术处!”

    锦衣卫总部设立,里面住的都是高层。

    真正的底层都有谁,无人得知。

    但是,锦衣卫刚刚成立,居然就有人敢来找茬,是在挑衅啊。

    荀攸实则愤怒无比,心中更加愤怒的是,这袁隗身为大汉太傅,竟然还做出这种事情。

    刘协脸上带着冷笑。

    “呵呵,简直是找死,嗯,锦衣卫这事办的不错,但是,切莫屈打成招!”

    “还请陛下放心!”

    “锦衣卫受到如此挑衅,除了鲜血,还有什么能洗刷这样的耻辱?袁家这样的行为,无异于卖国,锦衣卫该有所行动了!”

    荀攸心中一震,没想到,陛下竟然会如此铁血。

    用鲜血洗刷耻辱,那袁家岂不是……

    他心中微微挣扎,随即道:“陛下,这会不会太……臣以为可以将袁隗收押,审问后……”

    “锦衣卫,就是要用铁血手段来证明自己,爱卿看来还是心太软啊,朕看你并不适合这个职位,你还是帮朕处理政务,出谋划策吧,待朕找一个适合的人来做这个工作!”

    ……

    (写得比较慢,但是加更与福利依然有,今晚熬夜搞出来。白天主要是回去搬上周搬家没搬完的东西与退房耽搁了很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