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协的到来,所有士兵训练得更加认真,虽然他们眼神瞥过来的时候显得炙热,但并没有影响士兵的训练。

    “都是大汉铮铮铁骨的汉子!”

    刘协看到他们,由衷的赞美道。

    他负手而立,来到了训练场边。

    待到训练完毕,士兵们顾不得擦汗,立即神色兴奋的拍鬼片来,纷纷向刘协作揖行礼。

    刘协看到这一幕,总感觉有些别扭。

    他想到前世的军人,看见领导敬礼,整齐划一,英姿勃发,军人的威严显露无疑。

    不似此时这般不伦不类。

    而且,作揖就要弯腰,这让他心中有些东西如鲠在喉,不吐不快——军人就该刚直不不挠,不向任何人低头哈腰。

    不过,羽林军与虎贲营本来就是高手集中营,他们又是从中挑选的佼佼者,这些士兵毕竟都是精英中的精英,其中任何一人,放在其他军队,都是傲视群雄的存在。

    一股肃穆的气势与淡淡的煞气依然显露。

    这一点刘协倒是很满意,他神色不怒自威,一股帝王气势不由自主的释放。

    神色肃穆的说道:“见到你们,朕非常开心,不过,朕在这里强调一点。”

    这话说完,他神情一变,整个人显得如此狂傲不羁,语气不容置疑。

    “你们是军人,军人就要有军人的样子,铮铮铁骨汉,堂堂七尺男,与人弯腰作揖,在朕看来,十分不妥!”

    所有士兵都是一愣,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陛下这是站着说话不腰疼啊。

    再说,你是陛下,我们向你行礼难道还有错吗?不过他们不敢升起半丝不敬。

    “从今日起,朕手下的士兵,遇见长官不再作揖行礼,而是换成军礼,这是军人之间的礼仪!长官必须回礼!”

    随即,刘协脑海中浮现出前世军人行礼的样子,他跟随着脑海中的动作,身体站起了军姿,做出了一个标准的军礼。

    坚毅的面庞,犀利的眼神,标准的军姿,这样看起来,确实气势十足,非常酷爆。

    但是似乎并没有什么卵用,士兵们只能心道,你是陛下,你说了算。

    刘协收回动作,看到边上的士兵们不以为然的情形,他顿时郑重道:“不要小看这军姿与军礼,令行禁止就是从这些小事上逐渐培养,一屋不扫何以扫天下?若是连这么一件小事都做不好,朕又怎敢委以大任?”

    所有士兵顿时羞愧。

    “这些以后你们就知道朕不是开玩笑了,相信典将军已经隐约向你们透露了你们的使命了,不错,朕就是组建锦衣卫!”

    所有的士兵都挺直了腰杆,浓浓的自豪感油然而生。

    “何为锦衣卫?身着锦衣,却只能锦衣夜行!你们只能隐于暗处,或许不见天日……你们现在退出还来得及!”

    “誓死不会退缩,愿为陛下尽忠!”

    所选之人,无一不是对刘协忠心耿耿,而且,只要不是傻子,都不会愚蠢的选择退缩。

    其一,锦衣卫必定是陛下最信任的机构,没有之一,其二,若是现在退出,知道了太多,就算陛下放过他们,其他人也不会放过他们。

    当然,极少数人考虑到了这些,但是,也只能说明他们善于思考,知道利弊得失,对于刘协的忠心却未受到影响。

    “很好,朕果然没有看错你们!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以后的表现,朕就拭目以待,莫要让朕失望!能做到吗?”

    “能!”

    “没吃饭吗?大声一点!”

    “能!一定能!”

    刘协满意的点了点头。

    之后,士兵继续投入训练,刘协看着他们干劲十足的样子,

    心中一叹,知道他们能够这么锻炼的时间不多了。

    如今天下风云动荡,袁绍等人已经起兵。

    这么安静的日子已经不多了。

    珍惜此阶段最后的安宁吧……

    此时,天下已经沸腾了。

    自从曹操在陈留己吾骑兵,天下群雄纷纷响应。

    各方诸侯手中都有一封信件,这是“三公”给与他们的“求救信”。

    鲁阳袁术营中,袁术手持信件,对于此信件由来,他心知肚明,当看到天下云集响应,大喜道:“大事将成!”

    袁术手下谋士杨弘,袁涣等拍手称快。

    同一时间,河内袁绍临时府邸,门客云集。

    名士许攸与其是好友,如今投于袁绍帐下。

    袁绍李玉主位,之下名士云集,许久神态傲慢,并未将下面的名士放在眼里,他对袁绍道:“主公,如今你既为盟主,董卓在联军围攻之下,必定败亡!”

    袁绍心中冷笑,暗叹你们知道个屁,却假装深以为然,继续屯兵,此时如他一般者不在少数。

    如此浩大的的声势,天下早已经传的沸沸扬扬。

    就算除此轰动,但是因为董卓被活捉并处死的“谣言”并未彻底传开,刘焉、刘虞等刘氏宗亲见局势不明,并未表态。

    陶谦矛董卓素有交情,公孙度于辽东自立为侯,与董卓保持关系。马腾与西方的韩遂建立关系,与董卓关系暧昧,也并未表态。

    他们可是见识过董卓的势力,那是多么强大的力量。

    因此,当“谣言”传到他们境内,不攻自破了。

    而孔融正着手于打击黄巾余党,以及公孙瓒等极少诸侯并未表态之外,天下诸侯,多数参与其中。

    袁绍与王匡屯兵河内,张杨亦率数千人投靠;张邈、刘岱、桥瑁、袁遗与鲍信屯兵酸枣,曹操帅军酸枣会盟,投靠在张邈军下。

    袁术屯兵鲁阳,孙坚从长沙赶往与袁术会合;孔伷屯兵颍川;韩馥则留在邺城,给与联军军粮。

    其他各路诸侯,如刘备等势力微弱诸侯,也派兵前往汇合

    共计十八路诸侯……

    各群雄都推举袁绍为盟主,袁绍自号车骑将军,其他人都有被假授官号,如曹操就被授行奋武将军。

    也趁着这绝佳时机,河东的白波军趁势而起,席卷那一片天地,青州等黄巾军复起,声势一时无两。

    天下乱势,进一步扩大……

    正如刘协心中所想,他平静的日子不多了。

    当天,刘协与所有士兵一同吃了一顿大锅饭之后,回到了皇宫中,确定了锦衣卫的组建事宜。

    之后,他连续下发了两道招贤令。

    莫论文臣武将,只要是真的有才,即可直接面见当年天子,通过天子的考核,就可予以重用。

    诏令颁发之后,他随即前去拜访那位神秘的皇姐万年公主。

    自从万年公主启发刘协开启皇宫大阵之后,刘协越发的觉得她很神秘,越发的难以琢磨。

    就算是刘宏的葬礼,也很难见到她的身影,如今这般态势,或许自己那位皇姐会给自己出出主意。

    万年公主住在承福殿。

    承福殿地势高阔,仿佛修建于高台,花草树木交映其间。

    看着中间的一个高台,他仿佛看到万年公主衣袂飘飘,手持落盘,观望星空之景象。

    刘协只是微微一顿,便顺着中间的石阶小道,径直的步入了大殿中。

    “该死的臭流氓皇帝,踢死你!”

    突然,大殿门后跃出了一个娇小的身影怒斥一声。

    这是一个愤怒的小萝莉,她对着他臀部就是一飞毛腿,下手极为猛烈,让人防不胜防,因此他还未反应过来,就被射飞……

    非常凑巧,他扑倒在了正恬静的看书的一位绝代佳人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