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陛……公子,折煞臣了,臣能有什么大事啊。”

    太史慈面目一红,似乎很害羞。

    刘协可是震惊了,要是有相机的话,他绝壁会拍下来发朋友圈。

    “为人类繁衍事业不断探索,为人类的生殖做出巨大贡献,这难道不是大事?是不是对朕的体贴入微感动得无法言语?”

    太史慈:“……”

    刘协将张氏与郭女王带回了皇宫。

    将这萌萌的小女孩带到众女面前得时候,她顿时变得比刘协更加炙手可热。

    一时间让刘协非常嫉妒。

    听到她们咯咯的笑声,他脸上露出了一丝笑意。

    随即,他对边上的一个宫女招了招手。

    询问道:“小张子在哪里?”

    小张子算是从小陪着他长大的人,对他忠心耿耿。

    “陛下,张总管他……”

    还未说完,小张子便走了进来。

    小张子一脸肃穆的来到了刘协身边。

    “去,寻一个琴艺超绝的琴师进宫,记住,要玄音琴师。”

    琴师也很妙音琴师与玄音琴师,妙音琴师一般更加动听而少了许多攻击性,而玄音琴师则是专为辅助而生。

    刘协可以想象,以后只要自己与人战斗,就有人为自己抚琴,多么美妙。

    像郭女王这种小萝莉,就要从娃娃抓起,不但要培养琴棋书画,吹箫绝技也不能落下啊!

    刘协看着正朝着他呆萌傻笑的郭女王,邪恶一笑。

    这时候,他又吩咐典韦去散布一些消息,进一步为肃清朝廷中的不稳定因素打下基础。

    ……

    第二天上朝,朝堂之上,大臣公卿少了一半不止。

    那些消失的人,已经在昨天被屠戮殆尽。

    整个洛阳,似乎都还散发着淡淡的血腥味。

    或许是与董卓狼狈为奸,或许是本身就罪大恶极。

    看着德阳殿前九龙盘旋,庄严肃穆的气势让人为之一紧。

    所有人心中由衷的产生出畏惧,他们已经在琢磨着,如何将自己以往做出的那些见不得光的事情交代出来。

    原因是听说,陛下已经组织了一批名为锦衣卫的神秘机构着手调查了。

    他们这些天,吃饭味同嚼蜡了,睡觉也几乎是睡了假觉。

    坐立不安,忧心忡忡,随时担心被抄家。

    但是,还好的是,陛下已经放话出来,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若是自己交代出来,陛下一定会放宽了处理。

    朝臣们互相看着对方的手中的厚厚竹简,心中都松了一口气。

    法不责众在刘协这里肯定是不存在的,但是陛下似乎也不想将大家都赶尽杀绝,若是要动手,昨日他们就已经命丧黄泉了。

    但是,他们也不敢有丝毫的放松。

    当豪壮的钟磬声响起的时候,所有人这时候才真正的体会到了久违的皇家威严。

    “陛下驾到!”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众卿平身!”

    刘协看到原本满朝文武,如今却已经空空如也。

    他却并未在意,神色淡然的扫视着之下的众臣。

    许多大臣顿时心中发慌,额头冒汗。

    刘协的扫视在他们看来,那就是让他们早些坦白……

    “有事启奏,无事退朝!”

    刘协身边的太监再一次喊道。

    顿时,大殿中响起了一阵整齐的跪地声音。

    “陛下,吾等……吾等食君之禄,却未为君分忧,还做下许多昏聩龌龊之事,臣等有罪,愧对陛下,还请陛下降罪责罚。”

    “哦,朕还以为你们都是兢兢业业,为国为民尽忠的大忠臣,哪曾想,你们竟然是一群渎职谋私的败类,贪污*的渣滓!朕真的想统统灭杀!”

    刘协说完这两个字,顿时变得煞气腾腾。

    如此铁血手段,当真让人震惊。

    初生牛犊不畏虎啊,哪一位陛下有这样的魄力?

    他就不怕杀光了朝臣,天下大乱吗?

    不过,关乎身家性命,原本还心存侥幸的大臣噗通一声跪地。

    “陛下,饶了臣等这一回吧!”

    许多大臣留下了悔恨的泪水。

    “据说今日你们都已经将自己的罪责写在了册上,不妨呈上来!”

    顿时,许多大臣颤颤巍巍的呈上了他们的罪孽书。

    极少数人没有写罪孽书,面色坦然,也有部分面色微微不自然。

    他们心中依然侥幸,自认为有些事情做的神不知鬼不觉。

    刘协面无表情的看着这一切。

    当已经写好罪孽书的人呈上来之后。

    刘协突然暴怒。

    “来人,将他!还有他!拉出去砍了!”

    那几人原本还神色自若,顿时面色大变,随即慌乱的跪地求饶,大呼冤枉。

    “哼,你们冤枉吗?明日锦衣卫会公布你们的罪责,你们……死有余辜!”

    锦衣卫?

    真的有锦衣卫这个神秘的机构?

    所有人心中都是一颤,原本他们心存的侥幸瞬间消失了。

    一些人面如死灰,以为自己也死定了。

    另外几个站着的官员,在刘协的目光下,顿时禁受不住,跪地求饶。

    刘协心中冷笑,锦衣卫并不存在,只是他用以吓唬他们的,他只是通过特殊的方法掌握了一些资料而已。

    系统可以通过花费帝气值查看大臣曾经做过什么见不得人的事情……

    “朕,再给你们一些时日,若是坦白,朕定会从宽处理,若是尽职尽责,或许一笔勾销,若是不然,到时候别怪朕不留情面!”

    跪地的大臣松了一口气,只要还能活下来就好。

    “陛下,天下群雄正在云集,欲铲除董卓,如今云集响应,如此见得,天下忠心耿耿之辈众多,此乃天下之福啊!”

    师徒王允倒是身正不怕影子斜,此时毅然出列。

    “王司徒当真以为此乃天下之福吗?难道,他们都消息闭塞到连朕活捉董卓的消息都不知道吗?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王允面色一变,其他大臣一听,神色各不相同。

    “天下忠于朕者不在少数,朕一切自有把握!”

    刘协自信满满,随即又道:“若不是为了让大家同心协力,共度此次难关,或许,朕不会用如此狂暴的手段!”

    群臣神色复杂。

    吕布其实也很心虚,他最近可是收了不少的好处。

    但是想到刘协此时能够依靠的只有他,因此他放松了下来。

    听到这样的局势,他甚至心中一动。

    他的脑海中有一次浮现那个让他魂牵梦萦的绝美身影。

    他几次欲出列,提出自己的要求……最终想想,还不是时候,这才欲言又止,最终作罢。

    散朝之后,刘协心中有些不放心。

    最近他心中有些不安,驱狼吞虎任务完成之后。

    现在的又有驱狼任务。

    今日朝廷上吕布的那些动作没有逃过他的眼睛。

    他感觉到,自己必定会与吕布分道扬镳。

    只是……此时洛阳的军队多为并州兵马,若是没了他,到底会出现什么样的状况……

    刘协正陷入沉思缓慢踱步,一个宫女冒冒失失的闯了过来。

    撞了刘协还不止,她……居然来了一招猴子偷桃……

    速度太快,连太史慈都没有看清。

    刘协感觉到了一只柔嫩的手对自己来了一个全方位的抚摸,似乎只为衡量了一下弟弟的大小。

    刘协感觉胯间凉飕飕,要是这女人的目的是割掉……

    他不敢再想……再看这小宫女,他顿时错愕。

    宫中何时出现如此清纯美丽的小妞?

    ……

    (今天搬家了,更新应该能稳定下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