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协与吕布等人见到这一幕,对视一眼,突然大笑出声。

    这董卓是老鼠变得吗?简直不要太搞笑。

    刘协刚才还说让他上天无路,下地无门。

    没想到他这么牛逼,居然会钻洞。

    你咋不上天呢?

    刘协嘴角勾起一丝笑容。

    蓦地,董卓从远处冒头了。

    吕布眼睛一亮,他担心功劳被抢,突然之间,胯间一动,表示他非常的激动,唰的一声跃起。

    这位才是飞天的牛人,只见他将手中的方天画戟扬起。

    轰隆一声,手中的方天画戟猛力劈下,轰击在了那洞口。

    他的力量狂暴这是毋庸置疑的,力劈华山之势,让刚刚冒头想要逃跑的董卓汗毛倒立,拔腿就再一次钻了进去。

    巨大的力量撞击,除了发出剧烈的声响,更是造成了大片地面坍塌凹陷,董卓开辟的通道也是瞬间垮塌。

    “土地可是非常奢侈的东西,没想到朕的岳父大人竟然除此阔绰大方,出手就请董卓吃了很多土……”

    刘协一本震惊的说道,随后又一本正经的说道:“也不知道,以后朕与玲绮小姐姐的婚礼,他老人家会赠与朕如何丰厚的嫁妆?真是期待啊!”

    边上正准备去补刀的典韦与太史慈听到以后,嘴角一抽,肚子一疼,差点岔气从战马上栽下去。

    厉害了我的陛下,你还惦记着那点嫁妆呢,这天下都是你的……

    吕布见自己一击居然失手,顿时大怒。

    “逆贼,哪里跑!”

    居然顺着那通道钻了进去……

    董卓恐慌惊惧,在地下开拓着一个巨大的通道,如此亡命逃跑,速度居然非常的快。

    吕布极速追赶,只能吃泥巴……

    刘协骑在白龙马上,只看到地上划过一道凸起的痕迹。

    那痕迹居然是往后退,刘协猜测董卓估计慌不择路了,连逃亡的方向都搞不清楚了。

    陡然,这痕迹从他的马下穿过。

    他猛地聚力,将手中的长枪刺下。

    噗嗤!

    刘协仿佛听到了自己的天帝霸王枪刺刺刺刺刺刺到了什么东西。

    但是董卓的速度丝毫没有减缓,反而更加的迅速了。

    他轻轻的拍了一下白龙马,白龙马跟谁着那痕迹一路前行。

    轰!

    地下的董卓狼狈到了极点,他刚刚在逃亡之中,被刘协一枪刺中了臀部,还好他膘肥肉厚,使用臀肌挡住了攻击。

    但是却让他更加害怕了,毕竟,地下也不安全啊。

    还是要早些出来,抢夺战马逃亡才是……

    于是董卓急忙在逃亡之中布置了一个陷阱,困住了追赶的吕布,正准备冒头而起,当他探起了头颅出现在了地面。

    陡然发现一杆神枪刺来,凌厉之极。

    骇然之下,再次钻入了地下。

    刘协突然之间想起了前世的一款游戏……打地鼠。

    顿时玩心大起,悍枪策马,紧随而去。

    董卓再一次冒头,露出了一个脑袋,刘协再一次给他刺去。

    典韦的小戟朝着那洞口掷了出去。

    太史慈,这是使出力挽狂澜之力,弯弓射箭。

    典韦的小戟与太史慈的羽箭几乎同时到达。

    射中了董卓的头颅,但是……那头颅缓缓消失。

    但是他们估计是射中了一个假董卓……

    那只是一个幻影而已,老奸巨猾的真董卓继续在打洞。

    只是洞打得更深了,如果不仔细观察地面,聆听声音,几乎看不出地下在活动……

    愤怒的吕布终于摆脱了他的煞阵,大怒不已,紧随而上。

    方天画戟直接将地面划开,眼看就爆了董卓菊花。

    如此躲躲藏藏,竟然来到了西凉骑兵的俘虏之处。

    所有的士兵见到这一幕,他们不禁面面相觑,诧异至极。

    陛下与三位将军不是去追杀董卓去了,怎么就回来了?

    突然,他们看向了地面……

    恰好在这时候,地下的董卓突然跃起,高高的飞向了天空。

    刘协他们还来不及动手,他轰然坠地……

    猛地跪在了刘协面前,将地上砸出一声闷响。

    “陛下,饶命啊!臣只是一时糊涂,请陛下饶了臣一命啊!如果陛下饶罪臣一命,罪臣会下令所有的西凉军听从陛下号令!”

    这跪拜的姿势浑然天成,董卓瞬间的老泪纵横,后悔不迭。

    典韦顿时一左一右将武器悬在了董卓的脖颈之上。

    这时候,吕布也跟着跃起,见到这一幕,顿时顿足长叹。

    感觉一个天大的功劳与他擦肩而过。

    倒是便宜了典韦与太史慈。

    不得已,他也将自己的航天画戟指在了董卓额头上方。

    董卓一时间被长枪短炮包围,差点吓尿。

    刘协冷笑这看着董卓,在众目睽睽之下,这董卓居然能如此放下脸面求饶。

    不过,如果不这么做就会没命,他的所作所为也可以理解。

    原来,看来,他地洞退回,看来并非是完全的慌不择路,而是想来到西凉士兵面前,以此为商量的本钱。

    企图让刘协放他一马,饶他一命。

    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他竟然是打了这样的主意。

    果然是老奸巨猾……

    “陛下啊,您登临大典,还是臣一手促成啊,想当时,臣一人不顾朝中众臣反对,敢逆天下而行,就是看中了陛下你天资不凡,是人中之龙啊!

    臣一心只为大汉,没有半点觊觎之心呐,就算再洛阳,臣也是兢兢业业,为陛下扫除障碍,剿灭叛贼,臣只是一时糊涂,求陛下饶了臣这一回吧!”

    呦呵,不放你就是忘恩负义是吧?

    刘协脸上的冷笑更浓了。

    “够了!董卓,别人不知道你打什么主意,朕还不知道吗?你何曾将朕放在眼里?你当初立朕为帝,只为竖立自己的权威罢了。

    你若是忠臣,又何曾想闯后宫,欲欺辱朕的母后?又何故,设计毒死朕的皇兄,又在洛阳滥杀无辜,蛮横无理?

    你封你为太师,为相国,你封你所有部下高官厚爵,肆意妄为,他们何德何能?可曾问过朕的意见?

    之前,冲击皇宫,又叫嚣着活捉朕,对不起啊,让你失望了。不过,说到底,朕登基与你有莫大关系。

    你对朕无情,朕不可对你无义,朕给你一个机会,跟着朕回到洛阳,听从洛阳百姓的审判,让洛阳城的百姓决定你的生死吧!”

    随即,他对典韦与太史慈使了使眼色。

    ……

    (改成签约状态了,求打赏,求推荐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