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喂,垃圾系统,你特么别给我搞事!”

    刘协怒了。

    “叮,宿主触发任务,拜芈玉为师,触发禁忌任务,征服师父芈玉!”

    “握草,不会吧,你这垃圾系统,怎么能这样?”

    “叮,宿主拜师任务限今天内完成!”

    “好了,老兄,啊,不对,美女,哥服了,欧克,你开心就欧克可以吧?”

    他脑海中那邪魅女子浪荡一笑。

    刘协一副见了鬼的表情,这系统,已经高度智能化到这样的地步了吗?

    “麻痹的,敢坑老子,以后连你一起草!”

    刘协心中恶狠狠的赌咒发誓。

    不过,这系统变成的小美妞倒是挺美的。

    芈玉见刘协似乎有些失魂落魄,以为是被她的美色吸引,心中暗骂小流氓。

    心中又有一丝淡淡的欣喜,毕竟,这是魅力的一种体现嘛。

    她嗔了刘协一眼,刘协心中一荡,忍不住多看了几眼。

    这女人当真是美极了。

    一张完美无瑕的鹅蛋脸,散发着妩媚,一身量身而造的衣服,将她的成熟丰满的身材完美的展现,一颦一笑摄人心魂,似乎是天生媚骨一般。

    在嗔了刘协一眼之后,又恢复了万古冰山一般的模样。

    这样的冰山美人,最是容易让人升起征服欲,任何男人都想融化这座冰山。

    若是能够成功让她温柔如水,这成就感就会无限放大了。

    这时候,那老者开口了。

    “不知道几位小友来我们楚村有何贵干?”

    明眼人都看得出,刘协才是这群人的主心骨,这在他们看来有些怪异,却没有太违和。

    “哦,是这样的,我们长途跋涉,路过此处,眼看天色不早,本想在此借宿。

    却看到有贼寇杀气腾腾,欲冲进村子,对村子不利,于是我们就顺手解决了。”

    刘协没有故意放高姿态,如此彬彬有礼,显得极有教养,很容易让人生出好感。

    边上的熊大熊二等比较憨厚的人,认为刘协他们是路见不平拔刀相助的好心人,已经逐渐的对刘协放下了戒心。

    然而,芈胜这个人和其他的想法不一样,他一直在关注着刘协与芈玉。

    两人的“眉来眼去”没瞒过他的眼睛。

    要知道,芈玉对他,一直都是不冷不热的,一副拒人千里之外的样子,这让他满腹的殷勤都无处可献。

    然而她刚才居然对这小屁孩娇嗔了,感觉就像是男女之间的撒娇一样,虽然觉得有些荒诞,但是,他心中依然怒不可遏。

    更何况,他本就是睚眦必报的人,他心中感觉简直难以忍受,因此,对于刘协,他充满了敌意,瞬间就咄咄逼人。

    “你怎知道他们会对我们不利?你又怎么知道我们需要你的帮助?说不准,这些人只是路过,你杀了他们,岂不是给我们招惹祸端?”

    芈胜这话说出口,不单单是貂蝉几女看他不爽,典韦与太史慈更是差点动手揍他丫的。

    而作为同村的其他人,也是皱了皱眉。

    那老者颇为不喜的看着他,而芈玉则是厌恶的看了他一眼,随即嘴角勾起淡淡的嘲讽。

    这完全是将好心当成驴肝肺,要是刘协真是乱说也就罢了。

    关键是,大家都清楚,这些骑兵就是为了劫掠他们而来。

    要知道,附近有几个村已经被屠村了,到现在,那几个村子都依然遍布不散的冤魂,鬼气冲天,夜晚十分更是可怖。

    刘协有些莫名其妙,自己和这家伙没有仇吧,为什么像是和自己有血海深仇一般呢?

    不过,被人这般质问,他却不会吃这哑巴亏。

    于是他冷冷一笑道:“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芈胜可不知道吕洞宾是谁,但是却知道,这句话包含了很大的讽刺。

    于是他瞬间就不能忍了,悍然出手!

    “你敢!”

    典韦与太史慈暴怒,敢在他们面前行刺陛下,简直是没有将大家放在眼里啊。

    刘协看着他欺身而来,眼睛都没有眨一下,只是淡淡笑道,“下手轻些,不要弄出人命!”

    这句话,当然是说给典韦与太史慈听的。

    然而,芈胜却以为是对他说的,心中冷笑,

    你让我轻些就轻些?这岂不是很没有面子?

    于是他心一横,猛力袭来……

    嘭!

    有人倒飞了出去。

    典韦与太史慈一左一右,配合默契,一人打他左脸,一人打他右脸。

    他那张原本帅气的脸蛋瘪了下去。

    牙齿也是瞬间脱落了很多。

    短时间内,两人又是齐齐的一脚,将芈胜踢飞了出去。

    砸在了不远处的猪圈中,一嘴吞了很多的猪粪,简直倒霉透顶。

    楚村的人,都用敬畏又戒备的眼神看着典韦和太史慈。

    虽然芈胜做的不对,毕竟是他们的同族,因此,熊大熊二等人,已经拿出武器了。

    “你们去看看芈胜什么样了!”

    老者对边上的几个年轻人吩咐道,有两人急忙往那猪圈跑了过去。

    而此时,芈玉则是目带异彩,神色中对于刘协的猜测更加的笃定。

    于是她淡淡一笑,风情万种,摇着款款娇躯,走到了前面,看着刘协笑嘻嘻的道:“小弟弟你是来借宿的?”

    “是啊,美女姐姐你肯收留我吗?”

    刘协顿时一阵萌萌哒表情,据说,美女对于会卖萌的小正太没有多大的抵抗力。

    果然,她心中感觉一阵痒痒。

    好想呵护这可爱的孩子。

    边上的貂蝉几女不知为何,竟然对芈玉投出一分怜悯的眼神。

    直觉告诉她们,这位妖孽一般的姐姐要遭殃。

    想当初,吕玲绮就是被这萌萌哒表情坑害。

    “但是,姐姐的房只能睡两个人哦,你今晚必须要和姐姐睡哟!”

    “这样啊!完全可以啊!”

    刘协求之不得啊,要是能晚上偷偷把她给拿下,不知道任务是不是就完成了。

    对于这个妖媚到了极点的女人,刘协可没有多的大心理负担。

    相反,他也是性趣十足。

    这时候,几个楚村的年轻人扶着脸已经完全变形的芈胜走了过来。

    看到芈胜此时的样子,他们不禁倒吸一口凉气,原本英俊的脸,此时已经认不得了。

    而且,居然不断的吐出口中之物,那……居然是猪粪……我的天!

    呕!

    吕玲绮等人一阵干呕。

    而典韦与太史慈显然对于自己的杰作很满意,对视一眼,嘴角邪笑。

    而刘协哭笑不得。

    刘协看到了那家伙眼神之中怨毒的眼神,装作没有看到,有典韦与太史慈在,他完全翻不起什么风浪。

    听到心爱的女神要和这邪恶的家伙睡觉,芈胜简直不能忍,满口猪粪。

    他急忙道:“你呜呜呜……”

    一边说,一边口中喷出猪粪……

    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什么嘛……

    所有人对他敬而远之。

    很快,入夜。

    果然,给吕玲绮三女单独安排了房间,也为典韦与太史慈安排了房间。

    唯独没有给刘协安排房间。

    芈玉真的安排了刘协与她一起睡觉。

    她不知道刘协的杀伤力,貂蝉几女可是清楚得很,她们都在猜测,今晚会不会发生些什么。

    典韦与太史慈两人死活不去屋中休息,要守在屋外保护刘协与几女。

    刘协无可奈何,只得任由他们。

    以他们的实力,早就寒暑不侵,屋里屋外其实都一样。

    很快,刘协与芈玉便上了床。

    他无所顾忌,脱得只剩下大裤衩。

    而芈玉虽然只以为他只是一个人畜无害的小孩,但是依然穿的很保守。

    身上依然保留着很保守的亵衣。

    刘协没有看到自己想看到的东西,有些失落。

    “美女姐姐,要不,朕……咳我拜你为师吧?”

    听到刘协刚刚的话语,似乎有点失言,自称为朕,芈玉脸上露出喜色。

    她捏了一把刘协的小脸,问道:“你要拜我为师,你想学什么?”

    “姐姐你好美啊,教我我学做……哎,咳咳,菜吧?”

    “做菜?姐姐可是不会做菜!”

    “那不管,我就是要拜你为师!”

    “好了好了,你想要拜师就拜师吧!”

    刘协的脑海中顿时响起了任务完成的提示音。

    “叮,恭喜宿主,完成拜师任务。”

    刘协顿时欣喜,没想到这么容易就完成了任务,完成任务不都是有奖励的吗?于是他急切的问道:“奖励呢?”

    “没有!”

    系统回答的干脆利落。

    刘协无语至极,只好自己去获得一些奖励了。

    “好的,师父!你太好了,木啊!”

    刘协狠狠的么么哒了她一口。

    但是,这位置有点不对啊,不是吻的脸蛋,而是嘴对嘴了……

    芈玉感觉怪异,一阵面红耳赤。

    也感觉到自己身体似乎有着异样的反应。

    顿时羞耻,不敢多想。

    “乖徒儿!”

    刘协被她一把拉进了温软的怀抱。

    刘协感受着她的惊人弹性与魅力,心中与貂蝉几女做了比较。

    得到的结论是,貂蝉几女在某些仿佛,不如她成熟可口啊。

    毕竟,她们发育还未完全。

    “师父,长夜漫漫,不如,我们玩游戏吧!”

    刘协脸上闪过一丝邪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