御花园中,到处是残破的布条。

    花草被无辜的蹂躏,歪歪斜斜。

    显然,此处刚刚经历了一场狂野的战斗。

    而天上,只剩下一朵残阳……

    照射在御花园的小湖泊中,五光十色。

    两女身上衣衫残破,露出了许多雪白娇嫩之处。

    残阳照射在她们春光乍泄的娇躯上,艳丽十足。

    貂蝉与林若彤依然瘫软如泥,神情迷醉,显然,没有从极度的愉悦中缓过神来。

    刘协满足的仰着头,头枕在两女浑圆丰腴的大腿处,她们的大腿处一片狼藉,有污秽物已经逐渐凝固,他却没有太在意。

    他惬意无比看向远方的几只蝴蝶缠缠绵绵飞,脸上带着笑意。

    这一次双修,非常成功,收获也颇丰啊。

    在征服了两女之后,他脑海中就响起了一大串了提示音。

    他此时伸了伸手臂,感觉充满了力量。

    因为双修的效果,他的实力更是连升了两个境界。

    原本是武修略有小成境界,此时已经突破了出类拔萃,到了神乎其技的境界。

    武者练武,天赋固然重要,但是却基本都是一步一个脚印,不断突破。

    别人一个境界或许要一年两年或者是一生的时间。

    而刘协只是通过啪啪啪就达到了一些人一生无法达到的高度,果然是人与人之间,完全没法比。

    看来,以后要多于她们啪啪啪……

    想到两女的魅惑,他不禁又有些蠢蠢欲动。

    但是她们初次破身,不堪鞭挞,他只得忍住。

    他又评估了一下自己的实力。

    出类拔萃境界之时,可将天地元气凝结至手臂,进行攻击。

    而神乎其技境界,则可以利用天地元气淬体,防御与攻击进一步加强,这样的实力在军中可做五十人队队长。

    这样的实力,在天下一流武将面前,不值一提。

    但是进步却是空前的恐怖,而且配合天帝诀,天帝神枪枪法,战斗力肯定不俗。

    天帝诀激活之后,双修的时候,成功修炼到了二层,威力进一步提升,周身的元力生生不息,仿佛用之不竭。

    完成了“娥皇女英”任务,原本应该是获得了“神枪小王子”成就,但是却因为身份的改变,达成了“神枪小皇帝”成就。

    对【天帝神枪】有很大的加持效果。

    实力的大幅提升,让他忍不住想要找人检验一下。

    于是他此时起身,他突然想到似乎获得了一个升级大礼包,他急忙向系统发出指令打开大礼包,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

    “打开升级大礼包!”

    “叮,恭喜宿主打开升级大礼包成功,失去升级大礼包*1,获得天兵天蚕圣衣一件。”

    又是天兵,防御力必定非常好。

    天蚕圣衣散发出淡淡的白色微光,一看就不是凡品。

    只是看这款式,恍若天女霓裳,明显是适合女子。

    这让他开心的同时又有些惆怅,啥时候爆出一套适合自己的牛逼装备才好。

    不过,之前他赠送了貂蝉一件天兵,却未送林若彤任何东西,如今刚好补偿上了。

    刘协立马就准备赐给林若彤,不过又起了逗弄她一下的心思。

    于是,天蚕圣衣出现在了他的手中,他便邪邪一笑,轻轻的将林若彤搀扶起来。

    一边不断的猥亵着她,上下其手。

    “夫君,陛下,不要了,饶了臣妾,臣妾受不了了。”

    林若彤以为刘协还要侵犯她,顿时畏惧求饶。

    “爱妃,不要惊慌,朕有宝贝赐予你!”

    “呸……才……才不要你的宝贝。”

    林若彤风情万种,她以为刘协又在戏耍玩弄她,要用宝贝欺负她,顿时娇嗔。

    此时没了一丝圣洁,反而比妖精还要妖精。

    又像是在撒娇,不断的在刘协的手臂摩擦摩擦。

    让刘协吞了吞口水,若不是看她依然红肿,不堪挞伐,他怕是忍不住要忍不住提枪上马,直捣黄龙。

    “真的不要吗?不要朕就给婵儿爱妃了!”

    林若彤顿时看到,在刘协的手中闪烁神韵光辉,美丽至极的霓裳羽衣。

    女人对于衣服这一类美丽的东西,完全没有什么提抗力。

    “啊,彤儿妹妹既然不要,陛下就赐予婵儿吧。”

    貂蝉立马撒娇的缠住了刘协的身体。

    “啊,陛下,臣妾要,给臣妾吧,臣妾要……”

    林若彤一件这么美丽的衣服,立马不淡定了,缠了过来。

    “你要?你要什么?”

    听到林若彤娇媚的声音,她居然还要,看着她渴望的眼神。

    …………

    …………

    …………

    “先……先让朕释放出来……”

    两女虽然羞涩,但是配合却非常的默契。

    羞耻的闭上了眼睛,两个绝美的小萝莉同时……

    …………

    …………

    半时辰后,她们顿时欣喜,于是更是使出了浑身解数,取悦刘协。…

    刘协终于畅快至极爆发了。

    成功的完成了一次雨露均沾。

    两女大口吞咽,但是依然满脸瞬间被覆盖。

    这时候,秦诗音提着餐盒,来到了御花园中。

    她今日给刘协做了一些酥饼,想给貂蝉与林若彤也尝尝。

    只是,当她来到御花园,就目瞪口呆的看着花丛中的一幕。

    她捂住了嘴巴,担心自己惊呼出声。

    瞬间,刘协在她面前,已经再也没有丝毫的秘密了。

    看着刘协那恐怖到了极点的凶器,她简直难以置信。

    但是,这个东西,却让她呼吸急促,想到了之前发生了那场让她至今都回味无穷的暧昧,她顿时夹紧了双腿。

    湿意顿生,但是,她却没有放浪形骸到伸**得一手好湿。

    只是面红耳赤,双腿搅动而已。

    当看到一片狼藉的貂蝉两女,她更是震惊。

    “协儿……协儿怎么可能……他们……”

    她口中喃喃,不知道自己想要说什么。

    而这时候,刘协察觉有人,目光转了过去。

    刚好与秦诗音惊恐的美眸四目相对。

    刘协顿时一惊,伸手捂住自己的要害……

    “啊!”

    秦诗音终于惊呼了出声,随即,像是受精的兔子一般,急速的逃离了。

    逃出了御花园,这才拍了拍自己的巍峨的胸脯,完全没有顾忌那一处地方战战巍巍,剧烈的摇晃。

    边上的侍卫目不斜视,秦诗音依然还担心这些侍卫发现了什么,这才狼狈的离去了。

    秦诗音的惊呼的声音,将貂蝉与林若彤惊到了。

    两女顿时惊慌失措,这时候差才发现之前的狂野。

    羞愤欲死,蹲在地上瑟瑟发抖,仿佛被刘协强x。

    而这个时候宫女面红耳赤来报,吕玲绮也来找他玩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