而宫外的刘邪已然和典韦混迹在各大丛林。

    想起那一日,典韦吃到他的烤肉,喝了他的美酒,顿时要和他做朋友的场景,顿时觉得好笑。

    后来,他才了解到,典韦是帮同乡出头杀了富春县长,此时正在逃亡之中,躲避在深山老林。

    其实以典韦之实力,天下少有。

    刘邪知道,像典韦这样的高手,应该还有不少。

    高手在民间,此话绝对不假,只是需要去发掘出来。

    但是,此等高手也是惧怕朝廷大军军阵加持下的杀伐的。

    一人之力毕竟有限,若是被朝廷大军围剿,任你实力通天,也是是九死一生。

    这一天,刘协与典韦一人一手烤鸡腿。

    一手一坛美酒,在篝火前对饮。

    “老兄,你可有什么打算?”

    “打算?”

    典韦一时间有些迷茫。

    “对啊,如今这天下,正是乱世来临之时,老兄你有这么好的本领,何不找个去处,求个前程?”

    “我以前哪有想这么多?兄弟,你给哥哥出个主意,说说该怎么办?哥哥听你的。”

    刘邪陡然起身,目光深邃的看向天空。

    这一副姿态,确实是高人姿态,瞧着那睥睨天下的神情,指点江山的气势,不简单啊。

    典韦眼前一亮,眼前这位兄弟,绝非池中之物啊。

    “哈哈哈,自从黄巾之乱之后,大汉就如江河日下,这大汉也至此一蹶不振。现在已经初现乱象,群雄并起就在当下!”

    就如曹操与刘备煮酒论英雄一般,刘邪与典韦,吃鸡腿论天下。

    《煮酒论英雄》里有两个英雄人物,一个长歌当啸,豪气冲天,指点群雄;

    一个寄人篱下,一味谦恭,装孬不折本,他们就是曹操和刘备。

    而此时,人物却换成了刘邪与典韦……

    刘邪轻轻的嗅了一口鸡腿,清香扑鼻,吃了一口鸡腿,细细的品味,似乎是在品味这江山……

    “天下风起云涌,正是我辈崛起之时,若是能慧眼识得明主,呵呵。

    将来角逐天下,你我拥有从龙之功,将来封妻荫子,光宗耀祖不在话下!”

    典韦听的热血沸腾,双眼冒光。

    只要是个男人,谁不想光宗耀祖,封妻荫子?

    “兄弟,你对这天下看得透彻,那你觉得,我们该投往何方势力?”

    刘邪听到这话,嘴角勾出一个迷人的弧度,这个“我们”包含的意思再明确不过了。

    他典韦愿意跟随自己,这是两人这些天相处下来的最大收获,他对自己已经无条件的信任了。

    “其实,我已经物色了几大人物。”

    刘邪目露沉思,而典韦则是洗耳恭听。

    “汝南袁本初,袁公路兄弟两人,出自四世三公之家,都是当世人杰;

    沛国谯县曹孟德,此人才华盖世,乃盛世能臣,乱世奸雄;

    幽州刘玄德,此人……自称中山靖王之后,待人弘毅宽厚,倒是也算是个人物。

    江东孙坚,其子孙策,号江东小霸王,也是一个了不得的俊豪。

    然而,袁氏兄弟,都是多依靠家族名望,本身性格多有缺陷,算不得明主。

    曹操此人,如果予以机会,就可成为窃国大盗,他拥有无与伦比的眼光与政治手段,倒也可以追随。

    刘玄德此人,将匡扶汉室为己任,然而,他到底是匡扶的他自己的汉,还是大汉,这就值得推敲了。

    此人虽然知人待士,百折不挠,然而他长期颠沛流离,一路逃亡。

    自古虽然成大事者不拘小节,然而,每当战败,弃妻儿于不顾,我以为,这算不得男人……

    江东乃世家门阀之地,且江东多水,水战频繁,寒门子弟或是不善于水战之人,怕是难有出头之日。”

    听到刘邪居然将这些人了解得如此透彻,典韦彻底的拜服了。

    但是,兄弟,没有说道重点啊,那么问题来了,到底该投靠谁呢?

    难道是投奔曹操吗?

    于是典韦焦急的问道:“兄弟,你给个准话,我们到底投谁?你不说也没有关系,反正你投谁,俺就投谁。”

    刘邪神秘一笑道:“当然是……陈留王殿下!”

    “陈留王?”

    典韦一脸懵逼,在他记忆中,陈留王应该是一位八岁孩子吧。

    “如今,宫中已乱,凉州军阀董卓已然入京,众宦官将会劫持少帝与陈留王,但是他们终究无法螳臂当车。

    当朝中大臣迎回两位之后,跋扈的董卓为显权威,会废掉少帝,立陈留王为帝。

    然而他哪里会知道,陈留王,乃天生帝骨,这天下若是在他手中,必定会超越前人,开疆拓土,成为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万古大帝!”

    “这……”

    典韦手中的鸡腿掉地上也尤未可知。

    实在是震惊,真的假的?

    如果正如他所说,那么,这位兄弟是什么人,简直有未卜先知之能啊。

    “哥,你鸡腿掉了……”

    “哦,啊,你……你怎么知道的?”

    典韦震惊的问道。

    “我当然是亲眼看到的啊!喏。”

    刘邪翻了翻白眼,将鸡腿捡起来,放在了他的手上。

    “我是说,你怎么知道这一切的?”

    刘邪再次神秘兮兮。

    “当然是……受高人指点……”

    高人再一次背了这个锅。

    “高……高人?”

    典韦震撼无比,这高人是有多高?

    刘邪神秘一笑道:“韦哥,信我的话,就跟我走,保你前程无忧,跟我走……”

    于是,两人赶回了洛阳。

    “哇,兄弟你这套身法简直厉害……”

    典韦羡慕嫉妒恨,刘邪一路火花带闪电,身如幻影,典韦双手抱戟狂奔追上。

    ……

    获得了典韦这强悍打手,处在宫中的刘协嘴角露出了一丝笑容。

    这时候,秦诗音来到了刘协身旁。

    显然,秦诗音也不是简单的女子,这些天,她也发现了宫中的异常。

    她因为担心刘协,一直没有离去,一直留在宫中照顾他。

    刘协心中感动,但是宫中将会变成风暴中心,他担心她出现意外。

    于是关心的道:“姨,我感觉宫中最近有些不太平,你早些出宫为好。”

    秦诗音风情无限,撩了撩额头的青丝,诧异的看着刘协。

    “姨走了,谁照顾你?”

    刘协顿时感动无比。

    随即她又神色欣慰的道:“协儿,你长大了……”

    说完这话,她觉得微微不妥,俏脸突然就赤红了,因为她不合时宜的想到些什么。

    刘协看到她的样子,突然之间也想到了上次的暧昧,一时间心中也是一荡。

    “叮,发现任务目标,是否选择完成任务?*传授……”

    “停,垃圾*,千万不要胡来,不然劳资跟你拼了……”

    秦诗音发现刘协突然之间眼色有异,呼吸急促,似乎与上次差不多,她心中顿时惊慌。

    不过,还好刘协逐渐恢复了正常。

    她才松了一口气。

    刘协最近发现秦诗音总是眉宇间有淡淡的忧愁,于是终于忍不住关心问道:“姨,你最近为什么闷闷不乐?”

    “没什么……”

    秦诗音微微慌乱,不敢看刘协。

    “姨,有什么困难,只管告诉协儿,协儿能帮上的一定帮你。”

    秦诗音感动之余,更加羞涩。

    心中却道,有的事情,你怎么能帮忙呢。

    想到这里,又想到了上次的暧昧,顿时想到,他也是能帮上忙的,他也能……

    呸!

    秦诗音暗骂自己不知羞耻。

    她哀怨一叹,将刘协纳入了怀中。

    ……

    (手机码出了一章,啊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