既然已经猜测出了刘协的身份,两人也不敢怠慢装作不认识。

    急忙朝着刘协作揖。

    “陈留王殿下!”

    刘协保持着高贵与从容,云淡风轻。

    脸上带着的是一丝自信的笑容,在他稚气未脱的脸上显得那么诡异,却又那么浑然天成。

    他的这种姿态,完全的展现了与之年龄完全不符的气度,更是让两人心中微震。

    刘协看向两人,面带微笑的问道:“两位先生何须如此多礼?快快请起!”

    因为个头较小,他只得仰头扶起两人。

    “两位先生莫不是有‘王佐之才’的文若先生与算无遗策的公达先生?”

    荀彧与荀攸叔侄二人心中惊讶万分。

    他们只是刚刚举孝廉进宫而已,虽有才名,却还没有那么大的名气。如何传入深居宫中的陈留王的耳朵里面的?

    而且看着陈留王殿下样子,似乎对他们十分了解,这让叔侄两人心生怪异,又是非常震撼。

    荀彧微微郑重的开口道:“让殿下见笑了,‘王佐之才’只是一句戏言,殿下莫要当真,不知殿下如何知道我与公达之名。”

    荀彧目光灼灼的看向刘协,如此虽然对刘协不敬,但是他实在有些好奇。

    刘协淡淡的摇了摇头,神秘一笑,却没有多说。

    面对陈留王殿下这几岁的小孩,却仿佛面对了一个活了几十年的老妖怪一般。

    小小年纪,表现却让人刮目相看,简直是妖孽一般的存在。

    叔侄两人心中的复杂感觉自不必多说。

    此时他心中一动,最近也看了不少书籍,因为过目不忘,他看似随意,实则目标明确的拾起了书架上的一本书。

    正是春秋时期鲁国左丘明所著《左传·成公十年》。

    翻到了其中的一页,这一页内容是“疾不可为也,在肓之上,膏之下,攻之不可,达之不及,药不至焉,不可为也。”

    刘协却是在这时眉头紧皱。

    而叔侄两人心中五味成杂,本想告辞离去,但是看到刘协眉头紧皱,心中好奇,倒是是什么让他愁眉不展。

    刘协将书籍拿到了两人的面前,两人看到了书上的内容,若有所思。

    他礼貌的问道:“两位先生以为,病入膏肓,可还有救?”

    荀彧与荀攸微微沉默,说实话,他们不太知道刘协这句话的用意为何。

    若是在今日之前,刘协拿着这问题问他们,他们肯定会将这个词剖析得清清楚楚。

    如今,他们却有点捉摸不透。

    “既然是已经病入膏肓,自然无力回天!”

    荀攸微微迟疑,还是如此说道。

    “公达先生说得在理,但是公达先生可曾听过,人定胜天?”

    “人定胜天?”

    两人身体一颤,口中喃喃着。

    “既然已经病入骨髓,何不置之死地而后生?

    与人斗,其乐无穷,与天斗,其乐无穷!

    若是想要逆天,又将如何?人为何不能胜天?”

    刘协此话一出,浑身霸气外露,那种坚定决绝,让人震颤。

    叔侄二人,竟然有俯首而拜的冲动。

    这样的想法,简直是惊世骇俗!

    要知道,皇帝是天下最高贵的男人,却被称之为天子,足以见得,人对于天,是多么的敬畏。

    刘协竟然说出这般乖张叛逆的话语,却又霸气凌然,让人信服!

    叔侄两人眼神对视,都发现了对方眼中的惊骇。

    陈留王究竟是何方神圣下凡,此般年纪,谈吐清晰,有理有据,竟然有如此见解。

    简直堪称绝世妖孽!

    他们此时哪能不明白,刘协这一句话,暗藏深意。

    病入膏肓,指的就是现在的东汉。

    此时的东汉,烽烟四起,边疆战事不断,国势日趋微弱。

    宦官与外戚当权,勾心斗角,争权夺利,却不管天下黎明百姓死活,正在一步一步的将国家彻底的毁灭。

    虽然有识之士都明白,这样下去,东汉迟早要完。

    然而,东汉皇室没落,灵帝昏聩,坏掉了东汉的根基。

    少帝继位,也只是傀儡而已。

    无人能力挽狂澜,无人改变这一现状!

    从张角的黄巾之乱开始,中央将权利下放至地方,导致地方军阀对朝廷的轻视,割据一方,一步一步导致了东汉的衰败。

    作为当世谋略非常杰出的两人,早就看到了这一点,心中也无时不为这个国家担忧着,却是却没有任何的办法,人微言轻。

    此时仅仅是内乱而已,若是东汉之外的异族人乘势而起,这片疆域必定岌岌可危,汉人的生死存亡都难以揣测。

    看到此时的刘协,他们仿佛看到了大汉中兴的希望。

    但是,他们陡然间想到,如今是刘辩继承了大统。

    刘协就算是有通天之才,也无法施展。

    他们不禁暗叹可惜,原本的激动也冷静下来。

    “殿下真乃天生神童,只是……可惜!哎。”

    荀攸发自内心的感叹着。

    “先生谬赞了,天下风起云涌,风云变幻莫测,未来的局势完全不可预测!

    我知道两位先生有大才,若肯为大汉尽力,肯助我皇兄一臂之力,定感激不尽!”

    刘协当然知道,董卓一旦入京,这皇位就是自己的了,但是他不想在两人面前表现出什么,反而留下不好的印象。

    荀彧没有丝毫犹豫,立马慷慨激昂,拱手作揖道:“承蒙殿下厚爱,彧自当鞠躬尽瘁,死而后已,肝脑涂地,在所不惜!”

    荀彧一生忠于汉室,哪怕是最终为曹操效力,也是心向汉室。

    建安十七年,曹操欲进爵国公、加封九锡,荀彧认为:“(曹公)本兴义兵以匡朝宁国,秉忠贞之诚,守退让之实;君子爱人以德,不宜如此。”

    因此惹怒了曹操,最终被曹操所杀,刘协对于荀彧的忠心,没有丝毫怀疑,心中大喜的将他扶起。

    荀攸微微思索,却也没有多少迟疑,跟着表了忠心。

    因为他也是天下一等一的聪明人,知道了刘协的存在,他觉得,大汉只要有陈留王存在,定能扭转乾坤!

    之后刘协与他们依依惜别,上了东观高层。

    透过窗户,看向了外面云雾袅袅。

    天空中一排鸟儿整齐飞过,划破了长空。

    他仿佛看到了则东汉就如这片天空,自己也可以像这些鸟儿一般自由的翱翔在天空之中。

    他阅读了几篇诗文,怀着喜悦的心情,便匆匆的回到了延休殿。

    这样的事情,务必要与心爱的女人分享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