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学外的一处酒楼,有几个异族年轻人正聚在一起,似乎有什么重要事情要议论。

    身体高大壮硕却颇有文士风骨的那位男子,是清国四太子完颜宗望,他饱读汉朝诗书,是一位汉朝通。

    在他的左手边的那人,是李唐国的三皇子李元吉,穿着一身有着棒子国特色的服装,看起来还有些文弱阴柔,面色还有些病态的苍白。

    而李元吉边上,是蒙元国的四皇子孛儿只斤拖雷,此人眸中有精光,裸露的双臂青筋乍起,膂力惊人,颇有武力,举手投足气势十足。

    最后一人,是金国的皇子爱新觉罗—阿济格。

    此人一看就是性格暴躁之徒,脾气火爆。

    他们的国家,或多或少,都有摩擦。

    甚至,在之前一段时间,这几位还曾在战场上有过交锋,但,此刻,几人却摒弃前嫌,聚在了一起。

    他们都是用汉语交流,但除了完颜宗望汉语说得几位流利,另外的几人,蹩脚至极,听起来费劲。

    孛儿只斤拖雷目闪亮光,手中抚摸着一柄玩刀,似乎爱不释手,一边却用极其古怪语调说道:“汉朝的皇帝终于回来了,等他很久了!”

    完颜宗望微微皱眉,似乎很嫌弃他这么不地道的蹩脚语言,道:“汉朝四分五裂,分崩离析,这汉朝皇帝还如此狂妄自大,也是不知死活。”

    “我们给他点颜色瞧瞧?”

    说此话的是李元吉,他神色阴鹜,一看就知,满肚子坏水,而且,他已经有了主意。

    “这位大汉天子天不怕地不怕,洛阳可是他的地盘,贸然得罪他,怕是不妥!”

    完颜宗望却有所顾忌。

    李元吉却透过窗户望向太学,淡淡一笑。

    “其实,你我皆知,大汉皇帝虽是狂妄,但也不是傻子,你我其中任何一人,他或许毫无顾忌,但若是你我四人一起,他难不成还能肆无忌惮?”

    “说得有道理!”拖雷十分认同李元吉的话。

    “怕什么,就要让他瞧瞧我们的厉害!”

    阿济格脾气火爆,他的脑海中就一个字,干!

    他们商议了一番,走出了酒楼,走向了太学。

    ……

    刘协还未回到皇宫前,皇宫外早就有人等候着。

    宫中,早就有人翘首以盼。

    在朱雀门,第一时间,有太监将他回来的消息带回了永乐宫中,何太后顿时欣喜异常。

    唐姬回家省亲,何太后身边还有蔡琰陪着。

    “协儿这孩子,都到了洛阳,为何迟迟不归来?”

    何太后有些抱怨的问道。

    蔡琰虽然面色如常,但神色间,却多了许多期待,之前也有些忧郁的神情。

    不知何时,已经多了几分神彩。

    “听说陛下是因为在战场牺牲的武校尉,才耽搁了些时间,太后不用担心,他已经在回宫的路上。”

    “我也知道他在路上,就是心里着急。”

    两人说着话,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

    却依然未曾听到刘协到达皇宫的消息。

    “小李子,你去宫门看看,陛下怎么还没回来?”

    其实,小李子早就已经派人在宫外等候了,只是还没有传来消息而已,叫小李子的太监急忙跑向了宫外。

    事实上,刘协之所以到现在都还未到皇宫,是因为在路过太学之时,遇到了一些事情。

    太学是他回宫的必经之路。

    刘协曾经来过太学,太学乃是天下最鼎盛的学府,光武帝刘秀称帝后,戎马未歇,即先兴文教。

    太学发展至今,规模极大。

    就算是太学外的街道,也比其他地方宽敞不少。

    但,此刻,此刻,这处道路却被堵的严严实实。

    这可不是刘协前世,前世地球,大都市随随便便就堵车再是正常不过,但是,这里显然不会轻易这样。

    刘协知道,太学院外,有一处天下闻名的石碑。

    灵帝熹平四年,为了刊正经书文字,命人刻成有名的熹平石经,树立于太学门外,常常有全国各地来观看和抄录经文者,络绎于途。

    但就算是前面有熹平石经,也不该如此多人才是。

    事出反常必有妖,刘协见这些拥挤的人每一个都十分愤怒,前面肯定发生了什么事情。

    “这位同学,前面发生了什么?”

    刘协向其中一个神色愤怒的太学生问道。

    “有几个胡人当着大家的面,辱骂我们大汉的皇帝陛下狂妄自大,还说陛下是在作死,林磊听到后只是与他理论了几句,就被他们拔刀杀害了!”

    那学生神情激动的答道。

    另外一个学生也神色愤然。

    “那胡人太过分了,当着大家的面侮辱陛下就是重罪,还敢动手杀动手杀我们的同学,不能放过他!”

    “对,一定要让朝廷严惩他们!”

    胡人,是汉朝人对北方游牧民族的统称。

    显然,太学生们虽然义愤填膺,但其实还不知道这几位嚣张的胡人的身份。

    刘协倒是想看看,是哪些鸟人,竟敢在洛阳放肆!

    他当即从人群中挤了进去。

    此时,有几位捕役将几个异族人围在了正中央。

    洛阳城中发生这样的事情,这可是天子脚下,皇城之中,像是西门庆一家的事情,是有其他因素。

    而太学院,乃是学术重地。此处发生大事,帝都捕役可不是吃干饭的,更何况,还有神通广大的锦衣卫。

    因此,有几个身穿巡捕服的捕快,早就齐齐而动。

    刘协看去,只见这几位异族人身穿异族服装,神色倨傲,其中一人手中持刀,刀上还有血迹,趾高气昂。

    在这几个异族人身边的血泊中有一具尸体。

    看那一身装扮,正是一位太学生。

    周围围住这异族男子的,还有太学的学生。

    学生一个个义愤填膺,其中几位太学生目赤欲裂。

    但,对方,只是蔑视以对。

    “放下武器,否则,格杀勿论!”

    此时,那位捕头神色肃然的看着其中的那位手中持刀,脾气看起来很爆炸的男子喊道。

    阿济格将刀指向这捕头,“我乃是金国的皇子爱新觉罗—阿济格,你一介低贱捕役,也敢捉拿于我?”

    他边上的几人,也是一脸不屑的看着几个捕快。

    根本未曾将他们放在眼里。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