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协悍然向西门庆出手。

    愤然一拳轰向了西门庆,这一拳几乎用尽了最强之力,根本没有丝毫的留手。

    西门庆反应也够快,刹那间感觉危机来临,躲闪都已经来不及,双手急忙护住胸口。

    这西门庆也确实不简单,武力值不低。

    但,他面对的,不再是初出茅庐的刘协。

    此时的刘协自身的实力,已经堪比顶级武将。

    西门庆的实力,完全就是被武松吊打,现在的刘协,比起武松的实力只高不低。

    因此,他这一拳的滋味,可不是那么好受。

    他被打得后退很远,一时间胸口气血翻涌,犹如翻江倒海一般,还伴随着剧烈的疼痛,难受至极。

    原本西门庆心中有些自傲,之前他觉得,就算那号称天下第一的吕布估计也不过如此。

    但,他万万没想到,自己随便遇到一个原本他根本未看上眼的年轻人,竟然有如此强悍的实力。

    “你是谁?”

    西门庆捂住胸口,嘴角已经溢出了鲜血。

    刘协却没有回答他,而是微微诧异的看着西门庆。

    他用尽全力的一拳,对西门庆的威胁居然仅仅只是如此,这西门庆果然隐藏够深。

    但,之前只是没有技术含量的一拳,他能接住也没什么,但是,接下来,就不一定了。

    刘协的手中,天帝神戟骤现。

    西门庆看到这戟的时候瞳孔微缩,神色十分惊骇,有些震惊的看着他道:“你是……”

    民间有着关于刘协的各种神乎其神的传闻,他的武器,在民间传得颇多,因此西门庆在刘协祭出武器的时候,猜出了他的身份。

    但刘协却没有什么顾忌。

    他知道自己的身份又如何?该死不得不活。

    “你知道得太晚了。”

    刘协既然没打算留他,自然要对他下死手。

    他挥动天帝神戟,配合灵动的身法,朝着西门庆劈下,西门庆虽然有些本事,但哪里是刘协的对手。

    刹那间,西门庆就被劈成了两半。

    一代淫人西门庆,被瞬间秒杀。

    这个时候,周围的婢女及护卫都惊恐不已。

    刘协这个时候,从系统中兑换了一点处理尸体的东西,将西门庆的尸体化为一滩灰尘。

    这一幕,更是将婢女与护卫吓得毛骨悚然。

    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这么一个俊俏的公子哥一般的人物,居然有这么恐怖。

    刘协让他们清理一下现场,他们哪敢说个不字。

    但潘金莲正伤心的跪在地上,将武松的骨灰一点一点的捧回骨灰盒中,生怕遗漏一点点。

    她也根本没有在意西门庆的死活。

    刘协感觉到了一丝欣慰,若是之前她未西门庆求情,或许刘协对她的印象差许多。

    武家,武大郎与武二郎都全部死了,潘金莲虽只能算半个武家人,但安葬武松的事情,只能由她操持。

    武松在洛阳的朋友不多,武家也没有什么亲人,所以只是为他操办简单的葬礼,并没有太隆重。

    不过刘协知道,潘金莲不过一介弱女子,这些事情她肯定没有头绪。于是,这一天的时间,刘协以朋友的身份,全身心的帮她一起操持武松的葬礼。

    之后,将武松安葬在了一处山岗之上。

    这个地方,据说是个不错的风水宝地。

    武松埋葬后,其他人都走光了。

    护卫与婢女也没潘金莲叫回了家。

    只有他们两人还留在了原处。

    刘协看着潘金莲怔怔的看着武松的墓碑,不住的流泪,微风吹过,单薄的身躯显得孤零零。

    刘协就在旁边,一直陪着她站到了天黑。

    “天黑了,我送你回去吧。”

    刘协对她说道。

    潘金莲身体却没有动,感激的看向刘协道:“谢谢你为二郎所做的一切,也谢谢你陪了我这么就,你先回去休息吧,还还不能走,我得留在这里陪他一夜,二郎一个人在这地方,孤零零的。”

    说着,她又开始哽咽,单薄的身躯在风中摇曳。

    刘协对她的一开始带有的成见早就已经消失,这一刻,唯一的就是有些心疼这个女人而已。

    刘协怎么放心让她一个人在这个地方。

    但也不知道该如何劝解。

    因此,他并没有离开,依然陪着她。

    夜逐渐深了,此处的山岗地势较高,洛阳城中,万家灯火,与天空的的繁星交相辉映。

    月光洒在潘金莲凄美的脸蛋上,显得格外美丽。

    这一刻,刘协觉得她脸上有着烁烁的光辉,那一种我见犹怜的美,让他心中有了异样。

    他劝道:“逝者已矣,你不要太伤心。”

    潘金莲幽幽说道:“只是心里难受而已。”

    刘协想到武松之前的拜托,刘协心中也没有太大的抗拒,这个时候问道:“以后,你有什么打算?”

    “打算?”潘金莲一脸的茫然。

    她现在无依无靠,能有什么打算?

    一时间悲从中来,感觉人生没有了希望。

    “二郎离开的时候,也考虑到你的问题,他拜托朕照顾你,你考虑一下,看看怎么样?”

    “二郎居然在那样的时候也还在为我打算……”

    刘协点头。

    “你考虑一下。”

    “我同意二郎的安排。”

    得到潘金莲的答复,刘协松了一口气。

    倒不是他对她的美色有太大的企图,主要还是因为武松的不止一次想让他接盘潘金莲。

    一开始,他也是拒绝的。

    不过,就算之前他的内心再是拒绝,他还是来了。

    情况,倒是比预想的好太多了。

    他们就这么在原地待到天明。

    天亮了,潘金莲整个人都非常疲倦与憔悴。

    而刘协倒是精神十足。

    他将潘金莲送回家,这时候,潘金莲没有拒绝。

    只是,这个时候,武家的方向,火光通天。

    刘协目光一凝,以他的强大的目力,虽然距离较远,但他准确的看到火光之处正是武家的位置。

    当刘协带着潘金莲赶到的时候,火势已经不可逆转,大片房屋已经烧为了灰烬。

    潘金莲面色煞白,心中焦急。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看着熊熊大火,刘协微微陷入思索。

    这个时候,他目光汇聚在了围观火场的人群中。

    这么大的火,附近的人家早就惊动了。

    虽然很早,但围观的人着实不少。

    刘协目光看了一眼这些人,发现了一些异样。

    其中有一人的神色微微有些得意的样子。

    不过,这时候刘协隐约听到还有人在呼救。

    于是,他毫不迟疑,跃进了火场中。

    普通的火,对他威胁不大。

    很快,他就在火场中带回了一个婢女。

    还好的是,这婢女躲进了水缸中,侥幸逃得一命。

    至于另外几人,已经葬身于火场中。

    刘协只身进入火场毫发无损的救出一个人,多数人都是看着他惊叹不已。

    之前那人的表情更为可疑,那人看向刘协眼神出现一丝惊惧。

    转而退出人群,匆匆离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