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轰、夜,你、混、蛋!”被封住的嘴唇中,女人断断续续吐出几个模糊不清的字眼,双手被男人先一步束缚住,也没有办法移动,只能是……

    “想咬我?”是呀,欧阳静看着面容沉冷的男人,咬牙切齿,真恨不得咬死他,只可惜,自己刚有了那样的念头,男人好像也有了预料般,先一步躲开了。

    “放开我!”欧阳静没好气的冲男人怒吼道,可眼前的人却根本不为所动。

    反倒是答非所问的盯着她,开口问了一个很欠扁的问题:“就这么不想我……吻、你?”

    ‘神经病!’女人脑子里刚出现这么一个词,男人已经再次开口道:“怎么?想骂我?”

    “封夜,你要发疯、犯病都好,请不要再牵扯上我好吗?我跟你没有任何关系,请不要随随便便上来就开始发、情,你这样,只会看起来很、渣!”

    女人的语气中,特意加重了渣这个字,里面的怒意甚至是厌恶都非常的明显,封夜也因为女人的这个字成功的阴沉了脸。

    “是吗?就因为对你做这些的人是我?如果今天对你做这一切的人换成是……”

    那个人,她还会这样吗?

    “你到底想说什么?”刚才跟他在这里磨磨唧唧了半天,已经是欧阳静的极限了,一个男人婆婆妈妈的,让她完全失去了耐性。

    “有话快说,我还有很重要的人在等我,没时间在这里浪费!”

    很重要的人!这几个字可能女人暂时还没有意识到,自己说的有多么的意气用事,也可以说,里面故意的成分占了很大的比重。

    可是当下两个人都在气头上,没有一个人发现这点些微的异样。

    “浪费时间?那前几天欧阳小姐跟我出双入对,又叫什么?”

    欧阳静闻言,简直难以置信,出双入对?谁跟他出双入对了。

    “我那是瞎了眼,识人不清,犯。贱,可以了吗?”

    md,她欧阳静要是以后再跟这个贱男人有任何的瓜葛,她就不姓欧阳。

    丢下这么一句话,女人在男人一瞬间的错愕中,甩开对方的手,就要扬长而去。

    两人刚错肩而过,才从女人那一句‘犯贱’中回过神来的男人,心里愤怒的火完全不再,这一刻连火苗都熄灭了。

    心里一阵惊慌,不敢多想,连忙上前拽住了女人的手,“小静,别走~”

    “放开,别让我再多说一次,封、夜!”一个字一个字的喊出男人的名字,里面警告的意味非常的明显。

    可这个时候了,明知道放手后,可能两人就真的连之前那好不容易有了的一点儿交集,都会断了,从吃醋中完全回过神来的男人,哪里还敢放手。

    立马又抓紧了几分,甚至跨前一步,再次挡住了女人的去路。

    “别走,我……错了!”

    欧阳静:……她是错觉了吗?他居然说自己错了!封大少爷居然承认自己错了?

    “错?封总怎么可能有错呢?一切都是我的错,以后我呢,再见着您,一定提前绕道而行可以了吗?现在请你放开,还有,以后不要再来招惹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