站在外婆病房的慕岩,放下电话后,整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由内而发的笑意,看得刚醒过来的慕家老夫人,也笑出了一脸的开心的皱纹。

    “小岩啊,刚才跟你通话的是欧阳家的那个静丫头吧。”

    “嗯,是外婆,你醒啦!”

    男人三步并作两步快速来到老人的病床边,将老人扶起来坐好,又在老人的身后垫了好几个枕头,以便让老人能够坐的舒服些。

    “外婆,是不是我打电话的声音,把您吵醒了。”

    “没有的事,外婆啊,是人老了,本来也睡不着什么,今天能睡这么几个小时啊,已经算是不错了。不关你的事啊,对了,看你这么高兴,是……待会儿跟那个静丫头,要见面吗?”

    姜还是老的辣啊,仅是一眼,就从外孙的脸上看出来了。

    慕岩没有直接承认,只是开口道:“这几天为外婆你介绍专家的米妮教授,是静静的嫂子,所以我订了个位子,想要答谢一下米妮教授他们的帮助。”

    “嗯,这是应该的,应该的!”老人连连点头,接着又抚摸着外孙的手背,继续慈爱的道:

    “这些年,真是难为你了,孩子,你对欧阳家那个丫头的心思,外婆心里知道,也看在眼里,但是你呀,因为你妈妈这些老一辈的事情,将这份感情埋在心里,这么多年,外婆也都知道。孩子,外婆虽然是你妈妈的妈妈,我心疼你妈这个女儿,为了陈年旧事,耽搁了自己,一辈子都没嫁,外婆也因此怨过欧阳家的人,但是你是外婆的亲外孙,外婆也同样心疼你呀。”

    “外婆,过去的事都过去了!”

    “是呀,都过去了,外婆活了这么些年,也都看明白了,看淡了,孩子,你呀,要是心里真的有那个丫头,就别再耽搁了,外婆看的出来,欧阳家那丫头,是个好女孩,值得你喜欢。”

    “外婆……”慕岩看着老人的眼里,有着难掩的激动,这些慕老夫人也都看在眼底。

    在外孙开口前,就冲他摆了摆手,“别说,听外婆说,你妈他们那一辈的恩恩怨怨,那都是他们那一辈的事情,不应该再让你们这些孩子跟着受罪,所以呀,外婆支持你去追欧阳家那个女娃,只要你喜欢,就去吧,外婆给你做后盾。”

    “外婆……”慕岩真的是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唯有……“谢谢你,外婆!”

    “傻孩子,谢什么,外婆的日子也是活一天少一天了,外婆别的都不想,只想在去见你外公前,能够看到你跟喜欢的女孩好好的在一起,如果能够看到你结婚,外婆就是明天去见你外公,也不觉得有什么遗憾了。”

    “外婆,我不许你这么说,你会长命百岁的,昨天米妮教授和专家团的人不都说了吗?只要你好好调养,就会痊愈的。”

    “是,外婆知道了,就算是为了你,为了外婆未来的外孙媳妇,外婆也会好好调养身体,争取多活几年的。好了,不说这么多了,现在时间也不早了,你快去吧,如果时间还早没去买束花,专门去接人女孩一下。这女孩子啊,都是水做的,不管人前多么精明能干,人后都必须要精致的呵护着、养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