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以他现在这般,是在为刚才车子上,慕岩的那个举动,才会这般失态的吗?’

    不得不说,如果真的是这个原因的话,欧阳静心头的那股火,倒是渐渐消散了不少。

    “慕岩,那是我朋友!”欧阳静也不知道为什么,迎上眼前男人的视线,突然开口解释了这么一句。

    ‘她真是疯了不成,干嘛要跟他解释这个!’

    对面的封夜闻言,也是一怔,反应过来女人这句话背后的意思,男人眼底的深邃不见底,也慢慢恢复了点神采。

    “朋友就可以那样随便亲你?”

    听着男人干巴巴的一句话,好像还是在质问的语气,欧阳女王张口又要发火了。

    都说了是朋友朋友,朋友间抱一下,亲一下额头而已有什么大不了的,她都没说什么,他还在这里叽叽歪歪的干什么,他又不是她男人!

    欧阳女王心里的这些想法,封夜都不知道,也许知道也会装作不知道吧,男人说完刚才那么一句话后,在女王冒火之前,紧接着开口道:

    “额头也不行,我、会吃醋!”

    欧阳静:咳咳咳……

    那已经到了喉咙的火,一下被自己的口水浇灭了不说,还差点被呛着。

    吃醋?刚才他说他会吃醋?这人、这人莫不是才是疯、了、吧!

    嗯~在男人晶亮如猎豹般的眼神注视下,欧阳静狠狠的咽了一口口水。

    “你……”

    “欧阳静,我不能再等了!”

    等?等什么?她让他等什么了吗?

    在女人完全一副不解的眼神中,只听封夜低沉的声线,在小小的储藏室里,清晰的传来,一字一句都清楚的进了女人的耳朵里。

    “我会正式追求你,做我的女朋友!”

    刚才还那么羞辱她,一度怒发冲冠的男人,这下突然转变成一个痴情的表白者,还说要追她?

    “封总,你……没喝醉或是发、烧什么的吧?”

    “我看起来像喝醉了?”

    嗯嗯!像!

    “像发烧了?”

    嗯嗯!像!

    从女人的眼神中已然读懂了那层意思的封夜,也不在意,反而耐心十足的重新出声解释了一遍,道:

    “我没喝醉,更没生病,欧阳静,我很认真的在告诉你,从今天起,我封夜会正式追求你!你我男未婚、女未嫁,我觉得不仅是我,你和我的父母,肯定也都对我们的关系乐见其成!”

    这一点倒是事实,就拿自己妈妈苏雅来说,绝度就是家里第一个举双手赞成的人。

    可现在这个年代,已经不是什么父母之命媒妁之言的年代了,关键还得看她的态度不是。

    只是眼下,她的心突然有些乱,今天发生的这一幕,与她来之前的打算,有了很大的出入,所以,她暂时无法做出任何方面的回应,就只能暂时逃避了。

    “好了,既然封总没事,那我这边倒是还有事,就先走一步了!”

    连再见都没有说,女人就想要打开身后的门,出去。

    这一次封夜倒是没有再拦着她,只是在女人转身的那一秒,注视着她的背影,掷地有声的宣誓道:

    “欧阳静,我今天告诉你这些,是希望你有个心理准备,还有,以后不要再想着怎么躲开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