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还好,上天还算是眷顾这个宠儿,在欧阳静身子向后偏去时,一道身影快如猎豹一般,从后方的宾客中冲出,然后就像电视剧里最浪漫的情节一样,一把接住了女人的身体,不至于跟大地亲密接触。.『.

    “呼~还好还好,吓死我了~”

    安辰庆幸的声音响起,欧阳静也抬头看清了救自己的人。

    没有触电般的好感,更没有感激涕零的冲动,女人的眼中除了惊讶,便是冷漠。

    “这位先生,谢谢你的援手,现在是不是可以放开我了!”

    最后几个字,女人刻意加重了语调,可还揽着女人纤腰的男人,却完全跟没有听到过一样,不仅没有扶起女人的身体放开手,反而向下压了压脑袋,更凑近了女人的面前。

    “欧阳小姐,这就是你感谢救命恩人的方式?”

    救命恩人,他还真是会邀功,不就是随手扶了她一把吗?说得这么夸张!

    “欧阳小姐,救命之恩可一点都不算夸张,你说你堂堂欧阳家的大小姐要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摔了,这大概会成为你人生最糗的事吧,成为别人茶余饭后的谈资、笑料,这怕是比要了你的命还让你难以接受吧,所以你说我对你来说,是不是有救命之恩?”

    我去,这个巧舌如簧的渣男,居然能猜到自己的想法,他是会读心术吗?

    “放心,读心术我不懂,只是你的心思单纯,什么都写在脸上罢了!”

    欧阳静:……

    这还是在别人的婚礼上呢,周围还这么多人看着呢,他两总不能一直这么搂搂抱抱的不站起来吧。

    欧阳静也不想跟这个男人多说了,正准备利用空闲的手,抓住男人的手臂,自己起身,结果男人又先她一步,在她腰上的手一个使力,将她扶了起来。

    只是对方使用的力气过大,直接让女人柔软的身体,起身后,撞进了他的怀里。

    “你……故意的!”这一点欧阳静敢肯定,奈何对方怎么可能承认呢!

    “我真是冤枉啊,欧阳小姐!不是故意,而是有意!”最后一句话,男人是贴在女人的耳边,用只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的,顿时欧阳静的脸都气红了。

    “封夜,你……”欧阳静还没来得及说完话,腰上的手撤去了,对面的人也恢复了人前那副一本正经,谦谦君子的样子。

    在女人还没有搞清楚状况时,身后传来了两个哥哥唐宇跟裴子轩的声音,“原来是封总,救了我们家静静,免她受难,谢了!”

    “好久不见封总,没想到今天的婚礼你也来了!”

    “嗯,正好家父与王市长有些交情,奈何他老人家人还在国外,一时赶不回来,所以就由我代替家父,来喝杯喜酒了!”

    “原来是这样,那待会封总可是要多喝几杯啊!”

    几个商场上的新贵男人,站在一起,谈笑风生,好不惬意,但一旁的欧阳静看着封夜那张“虚伪”的脸,就觉得刚才的一口气还没出来。

    不想跟男人呆这么近,便对两个哥哥直接道:“宇哥,子轩哥,你们聊,我还有事,先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