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一下,看着两人不仅是下半身,就连上半身,她的两团柔软都被男人硬硬的胸膛挤压得在衣服下变了形,何时受过这样委屈的欧阳静,气的想要撕了眼前这个男人。

    “封夜,我告诉你,我欧阳静见过的男人多了,就你,想要做我的男人,还没资格!”

    “是吗?”女人说了那么多,男人只开口回了这么两个字。

    从女人的耳侧离开,在不到三厘米的距离,与女人面对面的对视着,封夜突然嘴角一勾,笑了。

    ‘我的男人?’嗯,这几个字听着也还不错!

    “发什么神经?”一会儿发疯一会儿笑得,使出吃奶的力气,欧阳静终于将男人的身体,推离了自己的身上。

    接着一脸防备见愤怒的看着对方,尤其是在接收到对方那似笑不笑的眼神时,更是怒火直线上升。

    不对,她不能生气,生气不就被这个阴险狡诈的家伙,牵着鼻子走了?

    对,就是这样的,不能气,她也得笑,不就是笑嘛,谁还不会?

    快速的整理好心情,欧阳静的脸上也勾勒出了高贵优雅的笑意,女王般得眼神回视着对方。

    “封夜,想不到你就这点本事,难不成你旗下的封氏就是靠你这个总裁,牺牲色相换来的?”

    这丫头,那张嘴倒是得理不饶人!厉害得很!

    “不过你这次要是跟我们欧阳家做生意,也打的是这个主意来做生意的话,那你可就想错了,我对你这样的男人。”说着这话,欧阳静还故意上下打量了对方一番,才吐出三个字:

    “没、兴、趣!”

    “没关系,性……趣可以慢慢培养!”

    欧阳静:……

    “好了,既然欧阳大小姐提到了这次合作的事情,那么不知这次的合作案你意下如何?”

    欧阳静:额?怎么一下就转到合作案上去了!阴险、狡诈!

    尽管心里腹诽不已,可欧阳静在谈到生意的时候,还是立马切换到了精明的商人角色。

    先走到房间里一个尽量远离男人五步以内的地方坐下,这才继续开口道:

    “这次的合作案,方案没问题,不过利润上,我们欧阳家要提高两个百分点。”

    两个百分点,这刀下的可够狠、准的!

    “欧阳大小姐,之前的合作案上,我记得关于你们利润点这方面,欧阳总裁,已经是定下了的。”

    封夜口中的欧阳总裁也就是欧阳静的爸爸,欧阳风。

    可是谈好的又如何,现在接手案子的是她欧阳静。

    “封总说的没错,之前是定好的,可是……在那之前,我们欧氏也没能未卜先知到,封氏居然有那么大的本领,在国外以低于市场百分之三的价格拿下了相关的代理不说,还在江城政府这边,得到了免税一年的优惠。封氏能够连续得到这么多的好处,大家既然是合作伙伴,那么利益不是应该共享一下吗?”

    “只是提了两个百分点而已,比起封总在这次合作案中赚到的,这对您来说不过是九牛一毛而已,您说,我说的,对、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