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说明咱们宝宝懂事,这么小就懂得体贴妈妈怀孕的不易了,一定是个贴心的小棉袄,可爱的小公主。”

    (作者:呵呵,聿少啊,这可儿肚子里的也还是个胚胎吧,你怎么就知道是女儿啦喂?

    司聿:我的种,我知道,你有意见!

    作者:额……没有,也不敢有!)

    “那就祝聿少心想事成,一举得女!”

    “嗯!”两个男人还为此时干了杯,直看得云可儿无语至极。

    因为卢修明天还要订婚,所以早早地三人吃了饭,聊了会,便散了。

    云可儿一回到房间,就躺在了床上不动了,最后是司聿脱了外套,又去浴室里放好了一缸的水,才过来帮她脱掉衣服,抱去浴室洗漱的。

    全程,云可儿连手指头都没有动一下,洗澡洗头时,那享受的态度,俨然今天这样的画面已经不是第一次了。

    再看聿少为女人清洗时的熟练手法,就知道,怕是这样的伺候已经有一段时间了。

    可不是,从得知云可儿怀孕后,司聿就接手了女人所有的力气活儿,不管是大的还是小的。

    这边,他们准夫妻是浓情蜜意,一片温馨,另一边回到自己家的卢修,脸上却没有多少即将订婚为人夫为人父的喜悦。

    回到家,打开门,已经来到江城,就住在儿子家的卢母还没睡。

    “回来了?”

    “嗯,妈,你怎么还没睡?”

    “妈还不困,就看会儿电视顺便等等你!”

    “我这么大的人了,您不用担心我,时间不早了,早点休息吧。”

    “嗯,好,那你也早点休息,毕竟明天还要忙一天呢。”

    “嗯,我知道。”卢修耐心的回答这母亲的话。

    没想到将母亲送回房间,临进门前,卢母拉着儿子的手,语重心长的叮嘱道:“你呀,明天也是要订婚的人了,以后结了婚就是有自己小家庭的人了,一定要记得,对自己的妻子,孩子好,做到父亲应尽的责任知道吗?”

    这些卢修当然知道,也知道为什么卢母会这么郑重的叮嘱自己。

    妈妈肯定是又想到了自己的过去,想到了卢修那个不负责的父亲,所以才会这么叮嘱自己的儿子的,只是希望,他不要走了自己父亲的老路。

    这些,卢修都明白!

    “妈,你放心吧,我知道该怎么做。”

    “那就好,琳琳是个好女孩,你平时忙的时候,她还会经常给妈妈打电话,关心我的身体状况,这么好的女孩现在可不多见了,何况琳琳肚子里还有了你的孩子,虽然这个孩子来的有些意外。”

    “妈,你怎么?”

    “你想说,妈怎么会知道这些对吗?傻孩子,你呀还真是傻人有傻福,找到了一个好媳妇,这些都是琳琳跟妈坦白的,所以妈现在才会这样劝你,不管孩子怎么来的,你们的感情或许也不是那么深,但是是男人,就要对自己做过的事情负责,这是妈妈对你的唯一要求,明白吗?感情的事,结了婚后,也可以慢慢培养嘛!”

    “你和琳琳都是一个职业,以后肯定会有很多能聊的话的,这一点妈妈倒是不会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