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敢保证,那些亡命之徒一狠心,不会将气出在那些人的身上,所以他们离开,云可儿等人就站在原地,并没有任何人去阻拦。

    直到警车开到这一群人身边,那些个死里逃生的女人们,才彻底松了一口气,有人坐在地上歇斯底里的哭了,有人互相劫后余生的抱着。

    那个衣衫不整,之前差点被侵犯的女孩儿,也是那些被抓的女人中,看起来最小的一个,来到云可儿的面前,面色不见任何的惊恐和慌乱,很有礼貌的对着云可儿等人一一道谢。

    “这位姐姐,谢谢您和您的朋友们今天救了我们大家!”

    “不用客气!”

    “姐姐,能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名字吗?不必了吧!云可儿刚想拒绝,一旁正好有警察过来找他们询问情况,云可儿便借着这个档口,冲其点点头转身离开了。

    警察了解完相关情况后,就要带那些个女人回警局,等家人来接了,而云可儿这边则只让王秘书给警方留了一张名片,就带着人上车离开。

    这一耽搁,就耽搁了两个小时,在云可儿重新上车返回荔城的路上,接到了酒店里某人打来的电话。

    “怎么还不睡?”

    “你在哪?”两人异口同声的开口,女孩儿不由得失笑了一下,看来那人知道她今晚会返回荔城后,就一直在等她到家的消息呢!

    没有任何隐瞒,云可儿将刚才遇到的事情给男人在电话里说了一遍。

    “为什么刚才不打电话?”

    给他吗?云可儿不由得想,聿少你在荔城,离她还有一百来公里,根本远水救不了近火好吗。

    当然这话她没说,也来不及说,就听电话里传来司聿不容反抗的声音。

    “你到哪儿了,我开车过去接你!”

    “不用了,我们再有四十分钟也就到荔城了!”

    “行,那我在酒店等你!”

    云可儿:......原来,聿少是在这儿等她是吗?

    云可儿想着她今天来婺城出差的事情,家里也知道,所以她今晚不回去,明天再回也没什么,就答应了下来。

    夜路,车少,并不堵,也就半小时云可儿的车子也就到了荔城的唐朝酒店。

    “去洗澡吧,有什么话出来再说!”

    两人刚一见面,男人就丢给她这么一句话,云可儿没法反驳,就拿起酒店的浴袍进了浴室。

    再出来时,女孩已经收拾完毕,看着站在落地窗前的男人,云可儿从后面环住了男人的咬。

    原本很浪漫的一幕,可惜她太小,太矮了,一米六的个子,在女生中算高的,但是在男生面前,尤其是司聿这样会挺拔的身型面前,脑袋也就只到男人的背而已。

    两手握住女孩儿的手,男人一个巧劲儿,就将身后的温香软玉拉到了前面,怀里抱住。

    “出门也能碰上这么多事,你是招黑体吗?”

    哟,没想到聿少还学会了这么时尚的网络语了。

    “对呀对呀,我是招黑体,要不然,怎么会招惹上你!”

    难得从女孩儿的嘴里说出这样的情话,司聿嘴角的那一抹冷,也彻底消散了,勾唇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