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手中的刀叉,云可儿看向对面的男人,突然问了这么一句:“你说,一个人受到某些刺激后,真的会......性情大变到成为另一个人吗?”

    司聿闻言,也放下了手中的酒杯,看向对面的小女友,“你是在说安辰?”

    “嗯!”云可儿没有隐瞒的点了点头,“我总觉得,现在的安辰给我一种……很陌生的感觉,我在她的身上,除了恨,完全看不到一点过去安辰的影子。”

    “的确,最近这段时间,她变化是很大!”司聿认同的开口道,看着小女友秀眉紧蹙的样子,坐在今天的位置上,见过的人,见过的事,都比女人多的男人,语气平稳的开口。

    “你难道就没有想过,现在你看到的这个安辰,并不是你当初一起长大,一起玩的那个安辰?”

    什么意思?云可儿看向司聿的眼神中,充满了求知若渴的表情。

    另一方面也是因为,男人的一句话,完全说出了她的心声,她是有这样的想法,只是......

    这怎么可能呢?那明明就是安辰啊!

    虽然性格大变了,但是那张脸,根本没变啊,一点儿都没有,只是......看见她时,冷淡了不少而已。

    “一个人,不是只有脸发生了变化,才算是换了一个人!”

    “那你的意思是......安辰她是心理上的原因?”

    “嗯!”男人点了点头,耐心的为小女友解释道:“我曾经见过这样一个人,前几个小时你看到的可能还是一个谦逊的绅士,但是下一秒你再看到的,除了那张脸,他已经彻头彻尾,就连性格都变成了另外一个人,暴力狂!智商如同几岁的稚儿!甚至有可能是女人!但他们确实是同一个人,并不是双胞胎之类!”

    听到男人的分析,云可儿好似懂了,“你是说.......安辰她现在的情况,应该就和你曾经见过的那个人一样?”

    “嗯!”

    “他们会变成这样,是因为那个......”后面的那几个字,云可儿始终都说不出口,男人也理解,替她说出了那四个字。

    “人格分裂!”

    人格分裂,事实上也就是精神病的一种!

    精神病?一想到自己多年的好友,闺蜜,那么开朗的一个人,有一天居然会患上这种病,云可儿的心里说不出的复杂和难受。

    从餐厅用晚餐回来,女人洗漱完后,就一直站在酒店的落地窗前,呆呆的看着外面,一动也不动。

    等司聿从浴室出来时,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幕,想起女人今天的变化和沉默,男人不动声色的走上前,从后面将对方小小的身子揽进了怀里。

    俊颜在女人的脸颊边蹭了蹭,这才安慰道:“别多想,她的病,跟你没有一点儿关系!”

    “真的吗?”当这三个字从女人嘴里说出来时,连云可儿自己都不相信。

    时至今日,她还能清楚的记得,那天,华安收购刘氏的酒会上,安辰对她说的那两个字:嫉妒!

    安辰说她嫉妒自己!当然,这种嫉妒里还包含了很多的怨念和......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