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下就反应过来男人话中意思的云可儿,娇嗔的瞪了对方一眼。

    “看来你是一点儿也不紧张,算我白担心了!”

    对于女人的话,男人也不反驳,而是顺势开口道:“都是自家人,我来看未来岳父,需要紧张?”

    未来岳父?看司聿那一本正经的脸,云可儿颇为无语。

    “聿少倒是挺自来熟的?你怎么知道我爸爸就是你未来岳父,说不定……我爸爸并不满意你这个女婿呢!”

    不满意?司聿眉头都没有皱一下,十分自信的扬起了高贵的下巴,那样子,仿佛在说。

    ‘像我这么优秀的女婿,未来岳父大人怎么可能不满意!’

    这样子自大的男人,还不等云可儿打趣他几句,旁边已经吃狗粮,吃到撑了的王美丽,实在看不下去了,上前一步无比哀怨的开口道:

    “哎哎哎,我说两位,这旁边还有一个单身汪呢,拜托你们,照顾一下我这个单身人士好不好,要打情骂俏、谈情说爱,晚上你们关起门来再单聊好吗?”

    “嗯,这主意不错!”

    不错?“……”王美丽被说出这话来的人,惊住了。

    这还是她认识的那个冷冰冰的聿少吗?

    倒是云可儿,对身旁的男人的话,已经是见怪不怪了,反正私底下,他更……无赖的一面她都见过了。

    “先上楼吧,爸爸已经在等我们了!”

    云可儿口中的我们,指的是她和王美丽,对于突然出现在云父云重山病房的这位枫叶财团总裁司聿,司总,对方完全没有料到。

    “司总,怎么也有空过来了,可儿,你怎么事先也不说一声,我也好让你玲姨准备一下。”

    准备什么?该准备的是您眼前的这位好吧!

    这种话,眼下云可儿当然不能说,正在她犹豫着怎么开口时,只见云父完全已经把司聿当做是枫叶的总裁,一个合作伙伴来对待了。

    这种尴尬的画面,落在知情人的眼里,简直别提有多……搞笑、别扭了。

    王美丽跟云父打过招呼后,直接冲着好友眨了眨眼,暗示着什么。

    “爸,其实……”

    “其实什么?你有什么事待会再说,你快请司总坐啊,你这孩子还真……”

    “爸,您不用这么客气,司聿其实是......”

    司聿?云父听见女儿对男人的称呼,皱了皱眉,紧接着不悦的开口道:

    “你这孩子,怎么越来越不懂事了,什么司聿,你应该叫司……”

    “爸!”未免再被云父打断,这次云可儿一口气将话讲完了。

    “他是我男朋友!”

    男朋友?“谁?”

    云父在问出这句话后,不等女儿再开口,打量兼惊讶的眼神在两人中间来回的看了好几次。

    直到司聿走上前,那一声:“伯父、伯母”叫出声,云重山好一会儿才从震惊中回过神。

    “可儿,你们真的是......真的是......”

    “是的,爸爸,我和司聿是男女朋友!我今天带他来,就是见您的!”

    “胡闹!”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云父当即脸色一变,少有的对女儿呵斥出声,“你才多大年纪,交什么男朋友?我不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