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可儿自然也知道这些个夫人打的是什么主意,她倒是没有给人摆脸色什么的,依然得体的应付着,不过余光在看到不远处的一人后,云可儿这才找了个借口抽身走出了人群。

    “安辰”没错,刚才云可儿在人群中看见的人,就是安辰。

    以前,安辰是不爱出席这些个宴会的,每次不得不出席时,都会提前央求云可儿一起,反正云家和安家都是会收到邀请函的。

    但这一次,安辰没有给云可儿打过电话,更奇怪的是,看见独自出现在这里的安辰,云可儿也并不觉得奇怪。

    对面人的表情,更是十分的镇定自若,回视云可儿的脸上,笑意一如既往,只是却有一种说不出来的“陌生感!”

    “可儿,你今天怎么会亲自来这里?”

    她来这里的原因吗?云可儿唇角向上一勾,“理由......大约跟你一样吧!”

    “跟我一样?”安辰表情一怔,接着眉眼上挑,也跟着笑道:“哦?可儿你也是来看这家新晋公司风采的?”

    “是啊!”云可儿悠长的和语调吐出了意味深长的两个字。

    “那你也跟其他人一样……是来道贺的吗?”

    道贺?她应该这样做吗?

    “确实应该道贺!”云可儿看着眼前的女孩儿,继续道:“我的好朋友,一夜之间就收购了刘氏这样的大企业,我难道不应该来为她今天的成功,祝贺吗?”

    云可儿的话中没有提及人的名字,但是她说的是谁,只看对面安辰渐渐起了变化的表情便知道了。

    “你……知道了?”安辰的话一出来,云可儿严肃而认真的回了三个字。

    “知道了!”

    “什么时候知道的?”

    “如果你问的是彻底确定的话,应该是上次一起吃饭吧!”

    果然,云可儿就是云可儿,聪明如她,只要不小心露出一点蛛丝马迹,很可能就会被对方发现。

    ‘都怪那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如果不是她那么优柔寡断的话,也不会这么早被发现的!’

    两人既然已经摊牌了,这一下安辰,彻底收起了之前脸上那一抹虚伪的笑,重新展现在云可儿面前的,是一个她从未见过的安辰。

    有点冷,说话做事都比过去干练、果断了许多。

    也是,如果安辰一点儿没变,她也不相信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设局拿下刘氏的人,会是她!

    “既然现在你都知道了,正好,我也不用再做戏了,这样对你对我都挺好!”

    说着这话时,女人的嘴角还带着一抹不屑的冷笑。

    “安辰,能告诉我为什么吗?”

    为什么她们从小走到现在,那么多年了,关系会变成今天这样?

    为什么她会变得让自己感觉很陌生,就像是另一个人一样?

    为什么?云可儿真的百思不得其解,这是为什么?

    “为什么?”安辰冷笑着重复了一遍,“说出这个理由很可能你不相信,云可儿,我很嫉妒你!”

    “嫉妒?”

    “你我同是家里的独女,未来家族企业的继承人,可是从小到大,不管你做什么,做的对还是错,你云可儿三个字永远都排在安辰两个字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