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这样,静默着回到云家,云可儿让云娇回房休息后,自己这才上楼回了房间。

    还记得前不久她回来时,父亲还是一副意气风发的样子,这才过了多久,怎么会就这样了。

    难道真的是好人不长命,坏人活千年吗?这难道就是命吗?

    命?不,她不信命,这一世她重生而来,不就是逆天改命的吗?

    爸爸不会有事的,她也不会让他有事的,不就是肝出了问题吗?大不了,她重新给爸爸换一个新的肝就是了!

    人进了房间后,云可儿一直站在门板后面没有动,直到包里的手机传来一阵熟悉的铃声,女孩儿这才从刚才差点魔怔的思绪里,被拉回来。

    从包包里掏出手机,看着上面显示的名字,女人像是飘在大海中的浮萍,找到了一块栖身的地方,接通了电话。

    “司聿……”

    “我在!”

    我在,简简单单的两个字,让女人紧绷了一天的心,终于得到了片刻的放松。

    “你怎么样,还好吗?”

    “嗯,还好!”女人坐到床上,声音柔柔的开口回答。

    电话那头的男人闻言,心情也微微轻松了些,“那就好,别太担心,叔叔一定不会有事的!”

    “嗯!”应了这么一个字,云可儿突然想到了自己刚才的打算,很想要找一个人诉说,于是开口道:

    “司聿,如果爸爸的病真的确诊了,我想......”

    “你想怎么样?”女人因为太专注于自己的想法,所以并没有察觉到男人话中语气的变化。

    兀自开口道:“我想,把自己的肝割一半给爸爸!”

    割肝救父!这听起来虽然有些让人惊讶,但也是人之常情。

    可是司聿听闻女人的打算后,愣怔了两秒却出声道:“不行!”

    不行?为什么不行?云可儿也十分疑惑男人的反应,却听对方解释道:

    “叔叔的病还没确诊,你就先别胡思乱想了,况且这种事,也不是你愿意就行的,还得看双方的各方面是否匹配!”

    这倒也是,经司聿这么一提醒,云可儿也突然想起来,自己特殊的血型。

    要是这血型是随了父亲云重山的倒也好说,几率还大些,奈何她随的事母亲容歌的血型,就连云娇也是随了玲姨的血型,所以就算父亲云重山被确诊是肝癌,需要换肝,捐献者也一定不会是她们云家两姐妹。

    想到这里,女人一下陷入了另一种沉默之中。

    司聿那边也没有再开口说什么,直到云可儿从电话里片刻的安静中,听出了一丝异样,这才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默。

    “你要坐飞机?”

    从刚才安静的电话里,女人听到了飞机螺旋桨启动的声音,立即联想到男人可能在飞机附近,还不是一般的民航机,应该是直升机那类才是。

    直升机,他怎么会突然做什么直升机出门呢?

    “嗯,马上就要登机了,等我!”

    等我?女人闻言一下想到了什么,“你要来荔城?”

    “怎么,有问题?”

    当然没问题,她只是没有想到因为下午的一个电话,男人就匆匆的的赶着过来了。】

    ps:海燕又来打赏啦,o(n_n)o谢谢啦!加更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