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女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喊了两声,随即一脸严肃的板着脸看着对面的男人。

    “你,还有事瞒着我?”

    不等男人开口,女人又接着道:“司聿,如果你敢骗我,我们就……”

    “你敢说那两个字试试!”

    司聿不怀疑女人话中的真假,云可儿也不会怀疑男人的威胁是来真格的。

    两人就这么,大眼瞪着小眼时,车子停了下来,不一会车窗外便传来北木的声音。

    “聿少,可儿小姐,酒店到了!”

    既然已经到了酒店,两人自然是不可能这么一直坐在车里的,但是现在问题还没有说清楚,女人肯定是不会乖乖跟着他下车的。

    “好,跟我去酒店,我们把话说清楚!”

    把话说清楚?说什么?当然是说男人瞒着她的事情了。

    其实刚才问出那样的话后,云可儿就有些后悔了。

    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许是经历过种种事情后,害怕男人真的有什么欺骗她和不可原谅的地方吧。

    说到底,现在云可儿对司聿这个人,已经渐渐地从喜欢到......爱上了,才会有这样后悔和不安的情绪出现。

    现在,事情已经发生了,再去逃避显然不是云大小姐的作风。

    几乎只是几秒钟的时间,女人便做出了决定,深深地看了对方一眼,云可儿在司机拉开的车门中,走下了车。

    紧跟在男人身后一步,两人一起回到了男人在荔城临时下榻的酒店房间。

    将两人送到房间,北木进去将行李放好后,因为知道少爷和云小姐两人肯定有事情要谈,就赶紧转身离开了。

    房间里,只剩下两人后,男人先是脱掉了身上的西服外套,随意的仍在一旁的沙发扶手上,接着一边卷起衬衫的衣袖,一边走到房间的酒柜前,选了一直红酒打开,倒上那么两杯,这才重新回到女人的面前。

    “怎么,还怕我把你灌醉,行不轨之事?”

    切~~~谁怕了!

    他们两人虽然好的时间还不长,还没有进行到那最后的一步,但是两人情侣之间该做的亲密事,可都没少好不好,目前就差来.......一......炮了。

    再说了,都是成年人了,有什么好怕的!

    接过男人递来的酒杯,女人拿在手中轻轻地晃动了两下,看着挂在酒杯上红红的液体,红唇一勾,微微仰头,就品尝了一口。

    随着女人那扬起的下巴,一段雪白的天鹅颈便站在先男人的面前,在加上女人身上还未来的级换下的礼服,诱人得根本不像是是十八岁的女孩,而是一个能勾人魂魄的妖精。

    “酒不错!”点评了这么一句,女人随性的踢掉脚上的高跟鞋,赤脚踩在软软的地毯上,然后在一个单人沙发上落座。

    虽然是赤着脚,但是女人坐在那里的样子,却像是一个女王。

    刚好,司聿也不是什么王子,而是暗夜之帝,两人面对面坐着,那副画面简直就是天生的一对。

    “司聿,我给你一次机会,希望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