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宴过半,大厅里在尤怀义的牵线下,司聿和云重山等几位荔城的大企业,都被约到了单独的房间,商谈未来合作的事情。

    云可儿留在宴会厅,也没什么事了,加之今天的心情都被某人的到来搅乱了,身边还时刻跟着尤正霄,更没了继续待下去的心思。

    跟玲姨说了一声,云可儿一人率先从酒宴上脱身,就走出了酒店。

    她刚给司机发了信息,让人将车开过来,突然就听见身后再次传来那道阴魂不散的声音。

    “可儿!”

    可儿?除了尤正霄,会这么叫她的男人,几乎没有别人了。

    ‘真是,阴魂不散!’

    “咦,正霄哥,你怎么也出来了?”

    “我这不是看见你出来了吗?不放心,就跟出来看看!”

    “哦,这样啊,不过正霄哥不用担心,我只是在里面呆的太闷,有些不舒服所以想先一步回家,家里的司机马上就来了,你不用管我,快回去吧!”

    男人闻言,根本没说回宴会的事,而是抓着云可儿说要回家的事情,开口道:“这怎么行,姨父不在,还是我送你吧!这样我也安心些!”

    说着话男人直接就已经自行走到了刚开过来的云家的车子边上,打开了后座的车门。

    眼见推脱不开,又是在自家的车上,云可儿也不怕她是什么诡计,毕竟家里的车后面还跟着西雅和阿图不是。

    没有再站在寒风中,喝冷空气,云可儿弯身上了车,紧接着男人也坐上了车。

    就这样,两人同乘一车离开了酒宴现场,不远处大门口柱子后面,站出来一道亮丽的身影,看着两人离开的车子,眼里闪过一抹嫉妒和恨意。

    ‘云可儿,正霄哥只能是我的!’

    ……………………

    在云可儿离开后不久,那个本应该在包房跟几位荔城的企业家商谈合作事宜的司聿,也出现在了酒店的一楼大厅。

    “人呢?”

    “回少爷,云小姐十分钟前,和......尤家的那位一起坐车离开了。”

    “一起离开了?”男人的话说得很平,几乎没有太大的波幅,但越是这样的司聿,却越让人有一种危险的气息。

    眼见男人黑沉着脸,抬脚就朝酒店外走去,北木赶紧通知外面的人将车开了过来。

    抬头看见面前少爷的背影,北木忍不住在心里埋怨起云可儿来。

    少爷这次会这么匆忙的再次赶回荔城,明眼人都知道,是为了那位云家大小姐,可是对方明知道少爷在,还跟另一个男人走了,还真是……

    不等北木在心里吐槽完,就听耳边传来少爷冷冰冰的声音:“今晚,我不想看见不相干的人!”

    今晚?什么意思?

    另一边,云家的车上,从上车以后,云可儿就不得不按捺着性子应付着身边的人,就在她渐渐就要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时,尤正霄突然接到了一个电话,是尤怀义打来了。

    她为什么会知道呢?

    因为男人在挂断电话后的第一时间,就一脸抱歉的看着她道:“可儿,实在抱歉,我……可能不能送你回家了,爸爸刚才给我打电话,要我马上回去一趟,有重要的事情要处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