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抵是,那颗从未被爱过,从未享受过被男人呵护在手心的心,终于被对方一次一次的关心和英雄救美,所救赎了吧......

    “云、可、儿,你真的和司聿哥在一起了?”

    拿着手机的人,即便已经很快的将手机从耳边挪开,但还是被电话那头传来的惊叫声,震得十分无辜。

    放松的往男人的怀里又靠了靠,彼此默契的对视了一眼,女人这才点了扩音,将手机重新拿到了面前。

    语气调侃的冲电话那头说道:“怎么?你不是一直想要给我们牵线吗?我们现在如你所愿了,你难道不高兴?”

    高兴,欧阳静当然高兴了,听到这个消息后,她简直都要高兴得蹦起来了好吗?

    不过眼下,比起高兴,她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所以电话那头,远在江城的欧阳静,拼命压制住了嘴角的笑意。

    逼自己板着一副脸,开口道:“也不知道是谁,当初信誓旦旦的跟我说‘我还小,不想考虑这些事情,况且我对比我老那么多的大叔,也没兴趣!还是找个年轻……’”

    那头,正在学云可儿当初自己说的那番话的欧阳静,话没说完,就被云可儿激动地打断了。

    “欧阳静!”

    看着一下从自己怀里弹起来的小女朋友,司聿难得从文件中抬起头,眼神暗含深意的打量着对方。

    云可儿想着欧阳静那后半句未完的话,再看司聿的眼神,心里就是一阵心虚,冲着男人笑笑,安抚好了一边,这才结束了扩音键,将电话重新拿到了耳边。

    “好了,我知道了,回来我让他请你这个大媒人吃饭,还不行吗?”

    “嗯嗯嗯,地方大小姐您随便选!”

    “好好好,都你说了算!”

    ………………

    好不容易,终于挂断了江城那边的电话,云可儿也暗暗地松了一口气,却不想,转过头来,那人还在看着他。

    “咳咳,那个,你一直这么看着我干嘛?”

    “你难道……就没有什么要对我说的?”

    “没有啊......没有吧!嗯,应该没有!”

    “应该?”

    “嗯,就是没有,对没有!”

    嘴硬!男人在心里这么评论了一句,一把抛开手中的文件,抓过旁边的女人,又是一番“惩罚”。

    就在两人,眼看在一起后,已经是第n次要擦枪走火时,房间门,被敲响了。

    “别闹了,有人来了?”

    “别管他!”

    怎么能不管?知道他们在这间房间的,也就是司聿的手下,北木,现在来敲门的,自然也没有别人了。

    而明知道屋里有人,他们却不开门,这不是告诉别人,他们在做什么坏事吗?

    况且,北木会来敲门,肯定是有事啊!

    不管男人同不同意,云可儿直接就将某人从自己的身上推开来,动作迅速的整理好自己身上的衣服后,又替男人整理了一下,这才示意对方开口让人进来。

    再不情不愿,男人最后还是妥协了,“进来!”

    只是,那声音里,并没有多少温度罢了。

    推门而入,进到房间的北木,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自家少爷对自己的不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