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能就这件事,将云尤两家的事搅黄了,这些人心里也是欢喜的,毕竟一市之长的位置,可不就尤怀义一个人盯着,如果今天能借这个机会扳倒不敢说,能断了尤怀义的“银行”,很多人也是乐见其成的。

    所以,在突然被打乱了计划的尤怀义,正思索着怎么将这一章揭过去时,有人率先一步堵住了他的借口。

    开口催促道:“尤副市长,这里面是个什么情况,还是打开门赶紧看看吧,这要是晚了真出了人命,怎么得了。”

    “是呀是呀,里面好像……不太对劲啊?”

    尤怀义这一刻,可算是骑虎难下了,也是这一刻,他才突然意识到,刚才佣人对他的劝阻,倒不像是早先套好,刻意演出来的。

    恐怕在他来之前,下面的人就已经知道里面的人,不是‘原来’的人了吧!

    不着痕迹的跟那名佣人交换了一个眼神,重新冷静下来的尤怀义,顿时心内更是一惊。

    看佣人的神色,这里面的人怕不只是,换了一个人那么简单……

    这其中,怕是还发生了什么他都不知道的更棘手的事了......

    会是什么事呢?

    在现场,某位官员的特别示意下,一位同样出身官家,但却是一个不折不扣的二世祖的男人,在尤怀义还来不及想好对策和阻止的时候,已经上前一步,吱呀一声将门推开了。

    “我倒要看看,究竟是谁这么……”

    后面的话,突然戛然而止,空气中的气氛,也在众人看清屋内的情况后,彻底凝滞了下来。

    一秒、两秒、三秒……

    整整五秒之后,才有人大声惊呼出来。

    “男人?怎么会是两个......”

    男人!!!

    是呀,怎么会是两个男人!

    在房间的大床边,两个赤果着的男人虽然并没有继续做什么了,不过那满屋的狼藉,空气中飘着的甜腻味道,以及还保持着后入式的靡靡画面,尺度却是大的让人瞠目结舌,胜过一切语言。

    谁也没想到,就连尤怀义本人可能也没有想到,房间打开后,呈现在眼前的居然会是这样一幅画面……

    “混......”账字还卡在喉咙,房间里,那一对儿一直没有任何动静的人,突然闻声动了。

    先是上面的男人转头向门外的众人看了过来,“你们是谁?”

    你们是谁?在人家的地盘上,居然问人是谁,这人胆子,也真是够大的,也是要是胆子不够大,怎么敢把尤家的少爷压在下面。

    不过不说别的,就这男人的那一张脸,不知道比多少女人都好看,那一身肌肤,更是细腻赛雪,再往下,看到对方已经直起身来的八块腹肌和那啥……

    虽然很多女宾立即转过去了身体,不过那样劲爆的画面却已经牢牢留在了她们的脑中。

    难怪,尤少会好这一口了,这样的男色,连女人看了都想要扑上去了,何况是视觉动物的男人……

    尤怀义绷着一张黑沉如包公的脸,死死地盯着屋内在众目睽睽下,还慢条斯理换衣服的男人,要是眼神能杀人,对方已经不知道死过多少次了。】

    ps:晚点还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