俞娇虽然从小胆子小了些,但人并不笨,相反还很聪明,要不然她小小年纪就进到云氏去学习,也不会这么快就适应,还得到云父的认可了。

    所以,只是通过云可儿的一句点拨,她立即就想明白了其中的利害关系,吓得连连摇头,摆手。

    “没有,没有,姐,我怎么会把公司的事情告诉别人,再者我也还只是个小职员,接触的事情,都不是什么大事,根本没什么可说的!”

    算她还有点脑子!

    深呼吸几下,平息了心里的怒火,云可儿无比严肃的看着自己唯一的妹妹。

    “俞娇,虽然我姓云,你姓俞,但是我希望你牢记一件事。”

    “好,姐姐你说!”

    这一刻的俞娇,对待云可儿的态度,再一次变成了从前那个在云可儿面前低人一头,好似云家大小姐小女佣、出气筒的人设。

    “就算我们姓氏不同,但是你和我的身体里都流淌着云家的血液这件事,是不可能更改的,这个世界上,现在除了爸爸和玲姨,你、和我,就是最亲的家人。”

    最亲、的、家人?

    俞娇闻言,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云可儿,眼中刚刚还毫无神采的双眸,立即流露出一抹亮色。

    紧接着只听姐姐掷地有声的声音,再次传至耳边。

    “所以......我希望你永远记住,你也好,我也好,跟云家永远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她跟云家,现在也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了?

    这还是不是意味着,其实姐姐心里已经......承认她这个妹妹了???

    不敢奢望太多,这一刻有了云可儿的这一句话后,俞娇简直觉得,就算现在马上让自己为云家上刀山下油锅,她都不会犹豫的。

    既然现在没有刀山,油锅让她去闯,那么她就向姐姐表达出自己的真心好了。

    “姐,我记住了,我保证,以后一定会同姐姐一起,守护云家,我们的......家!”

    俞娇这番有感而发的话,云可儿感受到了其中的真心,心下紧绷的弦,也稍稍松了些,不过临离开前,还是不忘叮嘱其道:

    “什么样的人该交还是不该交,什么样的事该做和不该做?每个人的评判标准都不同,但是我希望你做什么决定之前,都先站在云家的立场想一想,我只言尽于此,你好自为之吧!”

    留下这么一句话,云可儿转身走了,只留下了俞娇孤独、孤单的身影,在太阳的照射下,于地面拉出了一条长长的,长长的影子。

    回到自己房间的云可儿,盘算着,既然尤家的人都已经知道了她去江城的事情,还有她和欧阳静的关系,难保他们不会提前调查到那块地的事情。

    如果尤家已经有所察觉,甚至现在已经知道了那块地的话,那她可能等不到两天后了......

    现在,必须加快计划!

    心里有了一番计较后,云可儿把电话拨了出去......

    铃声响了没两声,就被电话的主人接通了。

    “云小姐,你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