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人的话,让电话那头的人一惊,“对不起聿少,我们不是故意不报的,只是想说等天亮后,再向您汇报这件事的!”

    “记住,下一次关于云小姐的事情,不管什么时候,我在哪里,第一时间通知我!”

    “是,我记住了,聿少。”

    “我一早的飞机过去,这期间,你们去调查一下背后煽动和散布这件事的人,另外,24小时注意她的动向,我不想看到再有意外发生。”

    “是的,聿少,我们这就去办!”

    挂断了与属下的电话,司聿又给北木去了个电话。

    第二天一早,大晚上醒来后就一直没睡的男人,天一亮,就已经准备赶往机场了。

    正在他要出门时,背后传来了一道柔柔的女声。

    “哥!”

    “司妤,怎么起这么早?睡得不好吗?”

    “没有,我睡得挺好的,就是昨晚睡得太早,所以今天醒来的也就早了些!”未免哥哥担心,司妤赶紧出声解释。

    “哥,我听下面的人说,你又要出远门了?”

    “嗯,有点公事,需要去z国几天。”

    “z国?那哥哥是不是能见到小静了?”

    “嗯,应该吧,怎么?有话要哥哥带给小静吗?”

    “也没什么?就是.......有点想她和唐宇哥哥、米妮嫂子他们了......

    看出妹妹脸上的落寞,司聿眼中闪过一抹担忧和心疼,他也很想要带妹妹一起出门,但是一想到她现在的身体,又只能打消了这个念头。

    “小妤,你如果想小静了,我这次过去见到她,我让她来陪你几天好吗?”

    “不用了哥,再有几天,小静都要开学了,就别为难她了,还是等我身体好些了,过去看她和大家吧!”

    “好,那你在家要好好配合医生的治疗,乖乖吃药!”

    “知道了,知道了,哥哥你最近怎么越来越啰嗦了,我又不是小孩子了,你不是要赶飞机吗?快去吧!”

    “好!”宠溺的对妹妹笑了笑,司聿这才转身离开,不过临上车前,回头看见那抹站在家门口朝她挥手的身影,司聿也抬起手来,朝她挥了挥。

    转身,脸上的笑意遮去,司聿上车后不忘对管家吩咐,一定要照顾好小姐,在管家连连应是后,男人这才乘车离开了家。

    到达荔城,已经是二十多个小时以后了。

    下飞机,回酒店的路上,男人也没有休息,看着来接机的属下,闭目冷声问道:

    “情况现在怎么样了?”

    “回聿少,昨天您吩咐之后,我们就去查了,的确,这件事背后,是有人专门针对云小姐,冲着云小姐去的,只是我们除了查到背后有人在指使这件事外,对于幕后的人是谁,暂时还没有查到。”

    一天过去了,还没有查到幕后的人是谁?

    这只能说明一个问题,背后的人在荔城的势力,不容小觑,如果不是云家的对手,那就一定是政界的某些人了。

    毕竟,到这一步了,还能将事情掩盖得这么严实的人,在荔城必定是有一番势力的。

    在z国有句古话叫“民不与官斗”,除了官家的人,司聿还想不出来有哪个商人能有这个能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