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她真的要提前跟父亲云重山,提前摊牌吗?

    这也不是不可以,相反她作为云氏的大小姐,将这块地拿出来与云氏一起开发,对她个人在云氏的威望,以及云氏来说,都是一件大好事。

    但弊端就是,在这个底牌摊开后,她将要面临的不仅是外界的质疑,最让她不安的是,那对父子的目光,必定会再次瞄准她以及她背后的云氏。

    更严重的一点是,如今的云氏,不管是她还是妹妹俞娇,都暂时还没有独当一面的能力。

    所以她害怕,一旦这件事情曝光出去,那群人狗急跳墙,在觊觎云氏的情况下,会将矛头对准现在的云氏当家人,也就是她的父亲,云重山。

    一旦出现这种情况,上一辈子的悲剧必定会重演,这才是云可儿真正担忧和害怕的事情。

    几番思量下,云可儿将回到荔城,与父亲摊牌的念头,压制了下去。

    看来......她只能去试试,除了唐氏外,其他在石油方面有所涉猎的企业了......

    一个十几岁的小女孩,在没有了认识的人的牵线搭桥和帮助下,想要去拜访其他的企业老板,无疑是一件十分困难的事情。

    两天下来,云可儿别说是谈合作了,就连那些个企业的总经理都不曾见到过一个。

    眼看明天就是与父亲云重山约定的回荔城,云氏报道的日子了,连日的奔波和操劳,每天都是凌晨才能睡去的云可儿的脸上,哪怕是在睡梦中,也能看到眼圈下的一丝青色。

    第二天一早,又是凌晨才合眼睡过去的云可儿,被自己手机的铃声,从梦中惊醒过来。

    看着在床头柜上呜呜震动的手机,云可儿甩了甩有些沉重的脑袋,这才将电话拿了起来。

    没有名字,只有一串陌生数字的电话号码,云可儿在犹豫了几秒后,还是将其接通了。

    “喂,您好!请问是哪位?”

    “是云小姐吧,您好!我是唐氏总裁办的工作人员,林叶!”

    林叶?唐氏?那位唐氏总裁唐宇的特助,前两天刚有过一面之缘的儒雅男士。

    想起来人的信息后,云可儿蹙起的眉头在几秒之后,迅速松开来,心中隐隐有了一种猜测,一想到那个可能,她整个人更是一下从温暖的被窝里,爬了起来。

    重新对电话那头的人招呼道:“原来是林特助,你好,我是云可儿,请问你致电过来,是有什么事情吗?”

    “是这样的,云小姐,关于那天您提出的那个合作案,如果您这边没有其他问题的话,唐总希望您能再次过来一趟,商谈一下下一步的合作细节!”

    商谈下一步的合作细节?

    云可儿的脑子有些短路了,完全搞不清对方这唱的是哪一出了。

    明明两天前,她还清清楚楚的记得,那位唐总......已经回绝了她的合作了,可是现在为什么又提出要合作了呢?

    难道是因为小静?

    这……貌似也有些说不通,不管这位唐总私下如何宠爱小静这个妹妹,但就像他之前说的,在商言商,对方怎么看也不是一个感情用事,会拿几个亿的资金来开玩笑的人啊!

    要真是这样,唐氏也就不会是今天的唐氏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