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哭别哭,哪里受伤了快跟爸爸说,爸爸带你去医院?”

    去医院?是的,去医院,不过这一世该去的人,也得换一换了。

    “爸爸,我、没事……”

    云可儿擦了擦眼泪,红着鼻头眼睛,看着云父开口道。

    “也没有受伤,受伤的人是……尤若,她刚才为了‘救’要摔倒的我,结果自己从楼上摔了下来,她都是为了救我,才……才……”

    “好了,好了,爸爸知道了!别担心,尤若会没事的!”

    云重山安抚好女儿,立即来到了几位抢救人员的身边,其中也包括尤正霄刚才带来的两个人。

    “怎么样?人现在怎么样了?通知救护车了吗?”

    “云先生,我们已经通知救护车了,他们马上就到,只是尤小姐摔下来失血过多,她又是典型的稀有血型,p型血,我们担心医院的血不够啊……”

    p型血?是啊,他怎么忘记了,这丫头跟自己家可儿,都是一个稀有的血型呢!

    云父一时间忘了,但是云可儿可没有忘,毕竟上辈子,她还做了她尤若五年的血库不是吗?

    “爸,我是p型血,我可以输血给尤若!”

    云可儿的话,云重山何尝不知道,只是......

    云父片刻的沉默,让云可儿心中涌果一股暖流。

    想起上一世爸爸对自己的呵护,平时她要是手划破一条口子,都能让云父担心得不行,何况是这一次要给人输血了。

    云父肯定会担心和有顾虑,可是云可儿也有她的打算……

    “爸,尤若刚才都是为了救我,所以我应该给她输血的!”

    “云先生,救护车已经来了,既然云小姐也是p型血,那您看是不是......”

    后面的话,对方没有说完,不过在场的人都明白后面意思。

    当着这么多宾客,还有尤家人的面,云重山还能说什么呢?

    何况尤若的母亲还是妻子的妹妹,可儿的姨妈,尤若就是可儿的表妹了,他又怎么能置之不理呢!

    “好,你去吧,稍后爸爸让你妹妹小娇过去医院‘陪’你!”

    陪?别人不明白,云可儿怎会不明白父亲话中的第二层意思。

    俞娇也是p型血,父亲会让她过来,其实是在提醒她,到时候尤若如果真的需要血,就让俞娇代替她去献血。

    不管怎么说,这都是父亲对她真心的疼爱,虽然这一世,云可儿不会真的让俞娇代替自己献血,但这个时候她也没有多说什么,点头算是应下父亲的话后,就赶紧拉上美丽,坐上云家的车子,迅速往医院去了......

    两人赶到医院时,尤若刚好被推进了手术室。

    “可儿,谢谢你愿意给小若献血,你从小就是这么善良!”

    善良?是啊,要不是她的善良、傻白甜,怎么会沦落为他五年的玩物呢。

    压下心中的恨,云可儿没有理会眼前这个一脸深情款款的男人,而是脚步一拐径直走到了小姨容姝的身边。

    “小姨,你别担心,尤若表妹......会没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