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鸡,其实就是一种用红薯面粉裹了鸡脯肉,煮熟即可,做法很简单,但是鸡脯肉是否新鲜,红薯面粉是否优质,配料调制是否到位……这些就很复杂了。称得上好吃的粉鸡,淡黄油亮,外表软绵,里边粉色红嫩。尝一口微辣略嘛的粉鸡,能让人回味无穷。

    摊位的老板是一对年轻的夫妻,纪小黑和穆小白,两人在这里摆摊已经五六年了,前世高中的时候,张欣经常来吃,和这两人也算熟悉,只是现在是什么关系就不知道了。

    当张欣带着露玥过来的时候,纪小黑正在灶前忙着,六个小锅炉嘟嘟冒着热气,香味扑鼻。

    “老板,来两份粉鸡。”张欣开口道。

    “好勒,在这吃还是带……呀?小欣儿,你怎么来了!”纪小黑刚一抬头,就惊讶的瞪大了眼睛。

    “小欣儿?我们有那么熟吗?”张欣微微一愣,忽然感觉腰上一疼,露玥拿眼睛狠狠瞪着她。

    “在这吃,在这吃,那有空位。”张欣不敢多说,对着纪小黑尴尬一笑,立即拉着吃醋的露玥朝着座位走去。

    “呀,小欣儿,你怎么来了?”同样的话语,同样的语气,正在清理桌面的穆小白也看到张欣,惊讶的打了招呼。

    张欣腰上再次一疼。

    穆小白虽然都二十五六了,而且还起早贪黑的忙着摊位,每天和锅台打交道,但皮肤好就能美貌长存,算得上是一个美艳老板娘了。

    这日子是没法过了,男的也吃醋,女的也吃醋……张欣苦涩一笑,招呼道:“那个,刚回来,就过来这边看看。正好吃个早饭……”

    穆小白神色古怪的看了张欣一眼,又看了看露玥,眼中明显闪过一丝惊艳:“好,好,快这边坐。”

    穆小白清理干净了桌面,招呼着两人在空位坐下,然后指着桌上的一米多长的钱杆皱眉道:“大妈,你能不能把这个放下去?”

    长方形的桌子,四人的座位,张欣、露玥,还有一对穿着大红衣服的老年人。本来就不大的桌面,放上两根钱杆,不仅前后挡人,也把张欣面前的位置占了一半。

    “放下去?放哪?”一位大妈立即反问道,语气不善。

    穆小白脸色也瞬间冷了下来:“放在这影响其他客人吃饭。”

    “那不是还有地方吗?还放不下两个碗?”大妈指着张欣面前空白的桌面,声音立即提高了几个音调,“刚才那两个学生能坐下,这两个女娃子怎么就不能坐了?”

    刚才那两个学生确实坐下了,不过是侧着身子坐在了桌角,他们知道和这群大妈没什么道理可讲,不然扰民的广场舞早就结束了。

    “他们为什么能坐下,你们心中就没点b数?”穆小白差点就脱口而出,但还是忍住了,冷道:“收起来!别影响我妹子吃饭!”

    “你!你什么态度,有你这样对客人说话的吗?我们是顾客,我们就是上帝,这做生意的道理……”大妈脸色黑了下来,拍着桌子开始了喋喋不休的指责。

    还没说完,穆小白就冷冷的回了一句:“反正钱付了,爱吃吃,不吃滚!”

    空气一下子安静下来。

    “叮当当”,两位大妈愤愤的把钱杆拿了起来,竖在自己臂弯,闷头吃饭。

    花了钱的,总不能吃一半就走吧,那多可惜?

    “小白!”这时,小黑招手让老婆过去,刚才那一幕他自然也看在了眼里。

    小白对着张欣歉然笑笑:“小欣儿,你先坐着,我去给你端过来。”

    张欣微笑着点了点头,然后又被露玥暗中踩了一脚。

    “他们是谁?”露玥一边低头吃着灌饼,一边闷声闷气的问道。

    “呃,朋友,普通朋友而已。怎么说我也在这生活了三年,总会认识一些熟人吧。”张欣委屈的解释道。

    露玥抬眸打量了张欣一眼,点了点头,也就不再多问。

    很快,穆小白就把两碗热腾腾的粉鸡端了上来,葱花,油花,亮黄的粉鸡,让人食指大动:“小欣儿,来,尝尝姐的手艺有没有退步。你都三四个月没来了吧……”

    从六月份高考结束,确实有四个多月没来了,张欣正要开动,忽然神色一僵,讪讪说道:“小白姐,那个,今天没带钱……”

    “呃……没关系,就当姐请你,嗯?”穆小白的目光忽然落在了张欣手上还没吃完的鸡蛋灌饼上。

    “这个……也是老板免费请的。”注意到穆小白的目光,张欣补充道。

    穆小白微微愕然,不过看到张欣和露玥那精致的容颜,就知道原因了,笑着点了点头:“看来小欣儿的魅力大着呢!好啦,你们吃,我去忙了,对了,一会儿我们有时间聊聊呗。姐这么久没见小欣儿,都想你了。”

    捕捉到穆小白有话要说的眼神,张欣也点了点头:“好啊,没问题。”

    穆小白离开,而张欣则恍然出神,高中的记忆再次潮水般涌来。

    青春,懵懂的青春,情窦初开的青春,热情洋溢的青春……

    在这段说长不长说短不短身处其中不觉自在不在其中又念念不忘的时光,总会有一些开心的苦涩的暧昧的情谊在轻风细雨中不知不觉的生长出来。

    纯净的友谊,单纯的爱情,温馨的师生情谊,总会让几年后,十几年后,几十年后的我们在某个阳光明媚的午后,端着一杯茶,慢慢回味着,某人,某事。

    六年了,她还好吗?

    前世,今生,又不是有一个不一样的结局?

    从穿越的第一天,张欣就曾想过去寻找那个女孩,那个叫赵菲儿的女孩。

    六年,有时候张欣都感觉自己已经把她忘了,可是在某一天,一个偶然的念想,一个相似的脸庞,甚至一个不经意的梦里,那个女孩还是会浮现在出来,清晰的宛如昨天才刚刚分开。

    一个北上青龙,一个南下海华,从此天各一方!

    前世,她结婚了吗?

    张欣有些记不太清楚了,没收到她结婚的消息,可是按照年龄,应该已经结婚了,毕竟像她那么美丽善良的女孩,身后总会有一大群追随着,自己排队都在百名以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