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牙樱一边说着,一边整了整衣领,上前一步,准备把刚才的绅士礼重来一遍。

    “如果能亲吻到我家玥玥的小手,简直就是一种巨大的幸福和成就……”

    南宫牙樱美滋滋的想着,然而刚要弯腰,一把巨剑就指了过来,冰冷的眼神,冰冷的呵斥:“滚!”

    在露玥看来,人只有两种,一种是朋友,另一种就是敌人!而南宫牙樱不愿意帮忙,那就不算朋友,既然不是朋友那就是敌人,对待敌人,不一剑杀了都算是对她的恩宠!

    “呃……”南宫牙樱神色瞬间尴尬万分,露玥又不是张欣对自己有所求,打又打不过,只能无奈的往后退去。

    看到吃瘪的南宫牙樱,张欣心中一乐,当即上前一步搂住了露玥的小蛮腰,轻轻的在她诱人的红唇上啄了一下,挑衅看了一眼南宫牙樱后询问露玥:“玥,今晚结果如何?”

    看到两人如此亲密的举动,南宫牙樱脸色不断的变幻着,随即深吸了一口气:“好,很好,这把狗粮撒的真是时候,本公子先吃了……等着……张欣你给本公子等着!”

    露玥神色微微一变,黯然的摇摇头。

    “呃……没事,就算契约了一个盟友,总会有办法的……”张欣心中也有些失落,但还是笑着安慰露玥。

    露玥再次摇了摇头:“没契约,男的,我已经杀了。”

    “呃……”张欣愣了一下,然后苦涩一笑,不愧是露玥,做事从不拖泥带水。

    “那你知道他的身份吗?”张欣从王浩那里得到的资料只是特工的代号和联系方式,至于他们的真实背景只有见面之后才有可能知道。

    露玥终于点头了:“呼延玄,他说自己是什么扬州军区总参谋长,异能虽然只是d级,但已经突破到了圣者境界,战力还行,接了我三招,然后就死了。”

    说实话,露玥没有炫耀的意思,但南宫牙樱却感觉到了一股寒意从脊背升起,隐隐意识到,真的要变天了!

    一个州的总参谋长,那可是相当于国家部长级的职位,属于上层领导,竟然说杀就杀了?

    “张欣,这几天你到底见了多少曾经的特工?你把他们怎么样了?”南宫牙樱忍不住心中的震惊和疑惑,最终问了出来。

    张欣想了一下回道:“五六个吧,我还是很仁慈的,虽然他们都不同意帮我,但我也没杀他们,只和他们签了平等契约而已,至于露玥见的两人那就没有这么好的运气了,一个成了女仆,一个被打死了。”

    “什么!这么多!他们是谁?”南宫牙樱大吃一惊,连忙追问,忽然感觉到露玥冰冷的眼神扫来,心中一凛,语气也弱了几分,“呃……反正大家以后也都是盟友了,相互知道一下省的以后互相残杀……张欣,能告诉我他们都是谁吗?”

    自由军团,不,应该说是青天会,以前的势力庞大的可怕,从郡县的五六线的小官员到青龙国核心领导人都有它的成员,虽然这个邪恶的组织已经解散一年之久,但隐藏的实力依旧不能小觑。

    仅仅南宫牙樱刚知道两名特工就已经掌握了很大的全力,一个呼延玄,堂堂州军区的总参谋,另一个就是她自己了!

    南宫牙樱感觉很有必要把这份特工名单弄到手。

    张欣往后退了一步,歪着脑袋若有所思看着南宫牙樱,暗中是推测着:“盟友?这个词……用得微妙,看来青龙国内部也不是铁板一块啊……”

    “你说的有些道理,告诉你也可以,不过墙内现在的情况你也应该可以和我说说了吧……”

    南宫牙樱犹豫了一下,颔首道:“可以。”

    “警督总局办公室主任黎昂,成州三山市市长雷阳……”张欣把这几天契约的人员名单毫无保留的告诉了南宫牙樱,作为交换,南宫牙樱也把墙内目前的情况和张欣简单说了一遍。

    听完之后,张欣皱紧了眉头,没想到墙内竟然如此的太平,除了一些唯恐天下不乱的人兴风作浪之外,基本上和末世前没什么差别,除了……房价降了,物价升了!

    “经济竟然没有崩……”这一点尤其让张欣感觉到了意外。

    南宫牙樱笑了:“张欣,不得不承认你很厉害,但金融经济可不是你这种刚高中毕业的小女孩能懂的,完全自由的市场经济和国家宏观调控的最大不同就是决策信息动力三大结构的不同,呃……一时间说不明白,简单来说就是前者给你讲道理,不行就是不行,而后者是用拳头说话的,说你行你就行,不行也行!多忍不住多扯了两句,以前我是学金融的……”

    张欣翻了一个白眼,这简直就是赤果果的轻蔑,不过她确实听不懂,毕竟是生物科学的理科生,对这些一窍不通。

    “玥,我们回去吧。”事情处理的差不多了,也该回去了,再留下来也是被鄙视,张欣带着露玥准备回酒店。

    “等一下!”南宫牙樱叫住了张欣,问道,“你还要见其他的特工吗?”

    张欣摇摇头:“没了,今晚露玥见的就是最后一个。”

    “那你怎么进入……”南宫牙樱指了指南方,夜空中隐约可见那片亮光后的高大城墙,通天而立。

    张欣大有深意的看着南宫牙樱:“总会有办法的,不过如果你能帮我,我会记住你的恩情的。”

    南宫牙樱身躯一震,沉默下来。

    张欣无所谓的笑了笑,然后头也不回的拉着露玥凌空飞起,消失在黑暗中。

    南宫牙樱抬起头,看着渐渐消失的那一抹蓝光,心绪莫名的烦躁起来,正在这时她忽然感觉到了什么,轻咦一声,仰头看向了天空,那轮半月不知何时已经消失不见,被天空的乌云完全挡住了。

    “难道……真的要变天了?”南宫牙樱心中一凛,连忙转身回去,自由之城不比墙内的恒温天气,最好还是做好准备,末世……总是和灾难相连!

    第二天,太阳并没有像往常一样升起,乌云从东方的天空铺天盖地般压了过来,堆砌在虚空中形成一片墨色城堡,站在高楼之上,似乎一抬手就能把那乌云摘下来一块。

    早晨七八点的天空,黑暗的犹如午夜!

    任谁都知道,要变天了!

    可是气温并没有降下来,这么多天吸收的温度似乎也被这层墨云包了起来,开始在这狭小的天地间发酵,想要把所有幸存下来的生命腐烂。

    很诡异的一天!

    自由城所有人都默契的呆在了家中,一来,这本就是他们休息时间,二来,外面真的热的受不了!

    张欣的衣衫已经被汗水湿透了,露玥也是如此,同时她的手臂隐隐颤抖着,过度使用天纵云剑让她有些脱力。

    “水……”张欣把一瓶刚拿出来的冰镇矿泉水递到了露玥嘴边,小心的喂她喝下。

    一瓶很快就被喝完了,露玥吐了口气,拿起天纵云剑准备再次出手,却被张欣拦下:“不用再试了,凭我们的实力是破不开的这层保护罩的!”

    四周黑暗,只有张欣头顶一点光明照亮了身边,两人竟然是在一个地下坑洞中。

    挖地洞对露玥张欣来说再简单不过了,一道剑气就能打通数米的通道,可是当碰到八宝玲珑塔的结界时,一切就坚不可摧了,露玥几乎脱力也没能破开这层看不见的保护罩。

    “对不起……”露玥转眸低下了脑袋,显得很沮丧。本以为自己已经很强大了,可是连一层无人看守的保护罩都破不开。

    “傻丫头!”张欣拉住了露玥的手,在这中高温下,人体的恒温让触摸变得温凉舒服,凝视着露玥星辰般的眸子,笑道:“你不过才突破八级武者的界限,而对于叶家来说,八级之下解释蝼蚁,这种能保护数亿人的保护罩我们要真的破掉了那才见鬼了!”

    “那你是……”露玥疑惑的看着张欣。

    张欣意味深长的笑了:“蔓引株求、追本溯源!身为八宝玲珑塔的主人,怎么可能感知不到自己的法宝被攻击了?”

    “你是……引叶明出来!”露玥恍然大悟。

    张欣点了点头,其实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回来的第二天她就和花霏雪去了叶家,可是不仅叶明不在庄园,叶家的两位女主人也和他一起离开了,要不是还有萧八,澪,优莉他们在家看着,张欣都以为叶明搬家了!

    自从那次火车站一别后,想再见那位神奇的男子一面都不可能!

    想了想,张欣也就想到了这个主意,当然,如果能自己破开结界就更好了!只是这玩意硬的超乎常理。

    露玥又皱眉:“可是……我们都在这里半个小时了。”

    “可能是他有事,也可能是……我们用力小了,他没感觉到!”张欣无奈的耸了耸肩说出了自己的推测。

    “用力小了?”露玥疑惑。

    “是啊,就像你的天纵云剑有只蚂蚁在爬,你也感觉不到啊!”张欣打了一个比方。

    露玥神色瞬间变得古怪起来,似乎是在苦笑,自己的全力一剑可是能斩山断水的,对八宝玲珑塔而言,是蚂蚁在爬?

    张欣眨了眨眼:“好吧,看来也只能这样了。使用最后的杀手锏。”

    “嗯?”露玥立即被勾起了兴趣,“什么杀手锏?”

    张欣神秘一笑,然后把子月召唤了出来,解释道:“之前和王元忠的水果交易已经积累了足够多的尸魂晶,早就能让子月升级了,不过我原本是有其他用途的,现在看来,呃……”

    子月忽然传音道:“现在兑换点一共一亿两千七百万,除了升级需要的一千万,剩下的也够兑换一颗男身果哦。还能剩下不小结余,足够你兑换果实用了。早就让你快点给本宝宝升级,现在才……哦,哦……本宝宝要变大了!”

    还没说完,张欣成功把子月的本体和魂体进行了升级,子月惊喜的叫了出来。

    一团七彩的光环淹没了子月和那株玉竹,一股圣洁的能量朝着四方传出。一些隐藏在黑暗中的强大异能者或是丧尸种似乎感应到了什么,在这一刻全都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仔细的感应着。

    子月的魂体升级,也意味着张欣的境界从审判者突破到了圣者,虽然张欣不是第一个突破到这个境界的异能者,但很多人的异能等级只是d级c级,不值一提,真正强大的异能,还能突破到圣者境界的极少!

    不进子月被七彩光环淹没,就连张欣也经历着一种蜕变,那一瞬间她的思绪随着子月的那股圣洁能量闪电般传出很远,千百里的距离转念即到,一眨眼的时间她感应到了数股强大的力量,有些气息和她相当,有些则强大的多!

    甚至还有一道恐怖的气息,在它面前,张欣脆弱的如同一只蝼蚁,但那道气息却对她发出了友善的讯号!

    张欣心中闪过了一丝疑惑,但感应到那气息的距离,一个身影忽然出现在张欣脑海中:“是她!”

    如果张欣猜测没错,这道最恐怖的气息的主人就是那位养猫的婆婆,自从叶家的势力退出之后,那处提炼点已经废弃了,神秘婆婆也消失不见,但没想到她还在自由城,坐镇叶家!

    “对了,如果还见不到叶明,也可以去叶家找那为婆婆。”这个念头一闪而逝,随即张欣睁开眼睛回到了现实中,却忽然发现周围亮堂了很多,目光所及,无论是光亮处还是黑暗处的一切都被她清晰的“看到”,那是一种很奇妙的感觉,有点类似玄幻小说中的神念。

    露玥惊讶的看着张欣,虽然她容颜看起来没什么改变,但不知为什么,心神总会被她莫名的吸引,就好比是一个漩涡,让人忍不住想要陷入里面。

    “怎么了?”张欣发现露玥的目光有些古怪,“这么看我?我脸上有花吗?”

    正说着,突然间光芒一闪,吞没子月和玉竹七彩光芒烟花一般消散,张欣看过去的时候,整个人都懵掉了,目光比刚才露玥看她时都诡异震惊。

    “子月,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