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敞整洁的客厅,姬契仁、白忘都放下了手中的啤酒,目光落在了李雪身上。

    他们知道李雪的断臂重生和张欣有关,也见识了发生在李雪身上巨大的改变,更重要的是现在张欣就是他们心中的女神,要守护的雅典娜,不容许有任何的差池!

    一听说新的政策对张欣有利,立即支起了耳朵。居隐也扭过头来,偷偷看着李雪粉腻的侧脸,心道:“不管你怎么说,反正我就是不相信那群人!”

    李雪撩了一下脸颊的长发,拢到耳后,问道:“妹妹,别人鉴定你的异能,显示是火球术吧。”

    看到张欣点头,李雪继续往下说:“我们回来的时候,已经看了公告,这次行动的每一个登记点都有一名鉴定师,确保异能者没有撒谎后才能下发异能证,妹妹你登记之后,就相当于青龙国给你的身份做了担保,这样一来,暴露真实异能的可能性就小了很多。

    而且我们还享有福利政策,越高级的异能物品享有的摊位,折扣,推广的福利就越大,就凭我们的果实,完全有可能和铁血军团合作,就算妹妹你每天两三千的产出,他们也能吃得下。

    最后一点,你们也应该知道最近自由城的异能者越来越多,这周边的住房也开始被人占据,人多眼杂,虽然暂时不用担心安全问题,但是叶家……“

    李雪顿了顿,看了一眼居隐和张欣,才继续说道:“他们总不会一直保护我们的,还是搬到中心地带,有政府保护,才安全的多。”

    张欣安静的听完,然后拖着下巴,似乎在沉思。

    姬契仁道:“美女小老板,李雪姐说的没错,我举手双手支持!而且听说前一批登记的人有些选择住房和摊位,要不我们下午就去吧。”

    “我也感觉可行,铁血军团现在正在建立佣兵局,有强者领队去灭杀丧尸种,加入他们也是不错的选择,况且他们本就代表的权威。”白忘思考之后,也赞同李雪所说的。

    就目前得到的消息,移居和异能登记,并没有什么坏处,相反还能得到很多优惠,一般人很难拒绝这样的行动。

    张欣点了点头,抬眸看向了最后一个没发表意见的人:“居隐大哥,你怎么想的?”

    居隐看了一眼李雪,无奈的松了耸肩:“我没意见,不过,无论小妹你怎么决定,我都跟你走!”

    说前半句的时候,李雪心中不由松了口气,也感觉到了一丝甜蜜,无论之前她和居隐争吵多激烈,到最后他还是顺从了自己,只是下面的话,却让敏感的李雪微微变了脸色。

    “对,对,我也想这么说的。”姬契仁又点头附和,无论怎样,张欣可是一颗摇钱树,如果没有她,就算搬到天上人间也没屁用!

    白忘也点了点头:“我也是。”

    一天就赚了四颗绿晶,这是他做梦都不敢想的事,谁也不能和钱过不去啊!

    “对了,美女小老板,我们说了这么多,你呢?有什么计划?”姬契仁坐正了身体,认真聆听。

    末世,无论是城外,还是城内,又或者是八宝玲珑塔内,都一天一个变化,谁也说不准明天会发生什么。

    张欣抬眸,视线从四人身上一一扫过。要是没有这破事该多好,他们开开心心去赚钱,自己老老实实炼化王浩,过个十天半月,子月等级上来了,兑换点攒的多了,露玥小姐姐也能救回来了,到时候就可以专心想办法进城,大不了厚着脸皮去叶家找那个叶明帮下忙……

    多美完美的计划,可惜又要终止了……不,是遇到麻烦了!

    张欣终于开口:“那个,李雪姐刚才说的不错,登记之后确实安全方便很多……”

    李雪双眸亮了起来,欣喜的看着张欣。

    “所以……我拒绝!反正我是不会去登记的,也不会搬走,看情况吧,如果那些人找到这里不让住,那我就离开这里。”张欣平静的说完,然后把身后玩皮球的小萝莉抱在了怀里,就算只为了隐藏顾曦丧尸种的身份,张欣也不会去登记,更不用说活在铁血军团的保护范围内。

    虽然不知道那群人到底想干什么,但张欣打心底不相信他们,保护区?说不定一颗洲际导弹过来,全部完蛋!

    话音落下,几个人全都傻眼了,这就是传说中的老司机飙车?

    你说的都对,所以我拒绝!

    车开的太快,这个弯一时间还不好转过来。

    “好了,都中午了,在家吃还是出去吃?”张欣站了起来,转移话题的目的就是不愿在这件事上再纠缠,她下定了决心,就不会再变。

    白忘,居隐几人相视一眼,也都明白事情大致就这样了。

    “我去做饭……”李雪说着站了起来,默默的去了隔壁的房间,看起来心事重重,不太开心。

    “走,走,去隔壁,我那里有麻将机,打牌还是打麻将都可以,昨天忙了一宿,也该放松一下了!”居隐推着姬契仁白忘朝门口走去,然后回头,对身后的张欣比出了一个大拇指,很显然是夸赞张欣做了一个明智的选择。

    麻将桌铺开,几人打了两圈,张欣输了几颗橙晶。

    然后换成了打牌,斗地主,张欣又输了。

    背后总有一个捣蛋的小萝莉,一会亲亲,一会抱抱的,让张欣不能专心赢钱。

    李雪在厨房做好了饭菜,上桌的时候,居隐和张欣来到了阳台,炽热的阳光几乎能把人烤熟,不过为了抽烟也值了,居隐顺便把李雪的家庭背景稍微说了一下。

    居隐把烟头掐灭扔了出去,长长一叹:“小妹,关于青龙国,或者铁血军团,咱俩的看法差不多,雪儿她就不一样了,我有点担心……不知道以后会发生什么。”

    张欣弹了弹烟灰,细长的女士香烟再加上她抽的速度比较慢,居隐一根都抽完了,她还有半截,看着烟灰在空中飘散,她的目光放的很远,声音也有些缥缈:“那里有她一大家人,她选择相信他们也很正常,不过……你还是做好准备吧……”

    居隐本想再抽一根的,听到张欣的话后立即把烟收了回去:“什么准备?”

    “当然是带着她逃亡的准备啊!”张欣一笑,然后指了指头顶的太阳,又指了指着外面安静的世界,“难道你认为这里会一直平静下去吗?”

    居隐微微一愣。

    张欣深吸一口气,把香烟最后的五分之一灼烧完,一边吐着带着凉意的青烟,一边说道:“毁灭……虽然这只是一种感觉,但我们也不能不能承认,末世只不过刚刚开始而已……”

    烟头飞了出去,张欣也拉开窗户走回了客厅,房间里25度的空气让她差点打了一个冷战。

    “见鬼的天气,外面至少四十度了吧!”张欣抱怨了一句,午后一两点,正是一天中最炎热的时候。

    不去管姬契仁惊讶她抽烟的眼神,淡然的走向了洗手间,而白忘拍了拍姬契仁的肩膀,然后去阳台喊居隐吃饭了。

    吃饭的气氛很沉默,所以结束的也快。

    姬契仁和白忘昨晚一夜没睡,虽然进化之后身体强大了很多,吃完饭也去补充睡眠了,至于是不是要继续拍卖果实的事,两人很自觉的没问。时机到了,张欣自然会找他们的。

    居隐和李雪之间,似乎有了一层透明的隔阂,虽然居隐很想把话说开,但话到嘴边又不知从何说起,最终各自回到房间,消磨时间去了。

    而张欣,回到自己卧室后,把房门窗户都关上,窗帘也拉了起来,房间一下子昏暗下来。

    把那个养富贵竹的脸盆搬了过来,张欣拉着小萝莉坐在床头,面对着茂盛的枝叶,开始行动起来。

    七千黄晶被子月瞬间吸收掉,变成了七十万的兑换点。

    还没完,张欣又把身上所有的尸晶,尸魂晶都拿了出来,留下二十颗绿晶,一半当做钱财,一半留给顾曦当棒棒糖,剩下的也全都交给了子月,瞬间又多出十五万的兑换点,再加上之前剩下的,总共是——876345兑换点!

    伴随着兑换点的暴增,子月的本体,那盆富贵竹也疯狂的生长起来,新的枝丫不断冒出,很快就堆满了整个脸盆,而且还在膨胀中。

    “主人,快,给我换个大盆!”子月急忙催促。

    “呃……”张欣连忙抱着子月,艰难的挤过卧室的门,进了卫生间,直接把花扔到了浴缸中,开始放水。

    “子月,怎么忽然疯长起来?这还让我怎么养啊……”张欣头疼的问道,只是这么一小会功夫,一米五的浴缸也都被富贵竹新生的枝丫沾满了,高度也接近了天花板,乍一看还以为来到了森林中。

    顾曦也看的目瞪口呆,小手摸摸这里,又摸摸那里,好奇的喵呜喵呜着。

    子月嘻嘻一笑:“这是好事啊,本体越是旺盛子月的生命力就越强大啊。”

    张欣无奈道:“可这么大,我以后还怎么带着你,又不是一直能住在这里!”

    “放心吧,不会让你都带着的!看我的!”

    说着,这一大丛富贵竹忽然亮起了淡绿色的光芒,从叶片中升起了星星点点的绿色小点,漂浮游荡在浴室之中,映衬的浴室宛如一片绿意生命的星空。

    随即,那些绿色光点渐渐凝聚在一起,一株翡翠欲滴的富贵竹逐渐成型,只有一尺的高度,七八片狭长的叶子晶莹剔透,宛如美玉。

    “喏,以后出去带着这个就好了!抗旱,抗摔,抗倒伏,很值得拥有哦!”子月调皮的说道。

    “这……”张欣有些惊讶,又问道:“那叶片原本的净化病毒的功能呢?还有吗?”

    “当然有咯!那些普通的叶片,三片才能治愈,这新生的叶片只需一口就可以了!不过……都有净化果了,好主人,就不要吃子月了好不好,咬一个豁口很难看的……”子月委屈的恳求着,凄惨的语气让张欣都不好意思说不,只能点头同意了。

    张欣把这株玉竹收起,用之前的玉净瓶装着,感觉很像是观音娘娘拿着的那个宝贝。

    “对了,子月,这些怎么处理?”张欣忙完之后,又指着浴缸中的富贵竹问道。

    子月笑道:“这个,简单!这些你可以就放在这里养着,也可以拿出去养在外面的江河湖泊中,当然,这样做,很有可能遭到破坏,但只要主人你手中的不被破坏,子月就不会受到伤害,而且以后只要给我尸魂晶,那些富贵竹还会继续生长!”

    “嗯,听起来还很不错,只是外面太阳那么大,你这本体能抗住吗?”张欣还是有些担忧。

    “哈哈哈哈……”子月癫狂的笑了起来,“主人,你太小瞧我了,本宝宝是谁,全宇宙最可爱最善良最……”

    “停!停!说重点!”张欣连忙打断她的自恋介绍。

    “呃……就是这点温度,小意思啦!”子月老实回答。

    张欣还是不太相信:“真的?我记得当初你离开水一会,或者被塞进书包里一段时间,就变得病怏怏的。”

    “那个……主人,谁还没有脆弱的时候,不要总揭人家短啊!那时本宝宝才刚出生,需要呵护嘛,现在就不一样了,人家都已经五级了!很厉害的!”前几句还有些不好意思,但说着说着就傲娇起来。

    “好吧,晚上的时候我带一些出去,找那些河边湖边种下,这几天先看看结果……”

    “嗯,好哒!”子月开心的点头同意。

    张欣看了看装满半个浴室的富贵竹,刚要拿着玉净瓶出去,忽然又想到了一个问题:“呃……要是有人发现你叶片有解毒的效果,会不会把你吃光?”

    “要不我把叶片都变成辣椒味,还是那种变态辣?”子月试探性问道。

    张欣当即摇头:“不,难不成你想当辣椒的替代品?有些人可是很喜欢吃辣的!还有其他的方法吗?”

    “有……“子月迟疑了一下,为了保护自己进化的功能不被发现,继而被拔光吃秃,只能咬牙说道:”看来本宝宝要使出杀手锏,变成大便味道了……”

    砰!

    张欣步伐一个不稳,一头撞在了门槛上,疼的直冒眼泪,这个子月,也太调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