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谓的单人间,并非字面上的意义,而是指摩诃赌术的预先选择人数。

    玩法有四种,一人组,双人组,五人组和七人组,对应酒店的包间分别是单人间,双人间,豪华间,总统套房。

    所谓的一人组,一颗摩诃骰子只能被一人感应、操控、掷出;

    两人组,就是两个人一起玩,共同操纵一颗摩诃骰子,如果配合的默契,将产生一加一大于二的投掷效果。

    到目前为止,赌场最高的记录也是由一个七人小组投掷出的轮转王保持着。

    “美女,这是您的卡,房间号521,请那边刷卡进电梯,会直接送你去房间的。”

    若有所思看了一眼那张刻着黑色莲花的卡片,张欣也没说什么,当即拉着小萝莉,带着居隐走进了电梯中。

    整栋大楼是一件完整的异能物体,电梯智能,刷卡后可以直接通往房间。

    走出电梯后,两人出现在一间普通的房间内,一台大肚子电视,一张铺着白色床垫的床,一个黄色掉漆的床头柜,一台破旧的电风扇,两把椅子,总之,这些家具都很有年代感。

    “靠,这不是五星级酒店吧,这不就是小宾馆的标间吗?”居隐皱眉骂了一声,感觉被坑了一样。

    和小宾馆不同的可能就是房间中央的茶几了,如果说是赌桌会更好,金属光泽的桌面看起来很高大上,一颗拳头大六面体不断的旋转着,应该就是传说中的摩诃骰子了。

    看着居隐疑惑的眼神,张欣不由问了一句:“你不会是第一次来吧!”

    “不是啊,上几次都是和雪儿在二号大厅玩的,那里也有包间,而且还不收服务费。单人间可是一小时一颗赤色尸魂晶的!现在看来,不值这个价钱啊!”言语间,居隐很为张欣感到可惜,虽然只是一颗赤色的,但蚊子腿也是肉啊!

    “呵,倒是个居家过日子的好男人啊!”张欣打趣一声,看着居隐发窘的样子,心中有些想笑,但还是忍住了,随后来到了茶几前,按下了那个启动按钮。

    一道虚拟光屏亮了起来。

    “请刷卡……”

    张欣拿出了张黑色的vip至尊卡,在卡槽上刷了一遍,屏幕再次亮了起来。

    僵硬的语音响了起来:“房间号521,单人游戏确认……检测在线人数3648人,此轮游戏依旧在进行中,请问是否加入?“

    张欣还没表示,居隐就按下了“否”,然后点开了一个观战按钮:“先看看别人怎么玩的吧!”

    张欣点了点头,然后看着居隐半生不熟的把画面调到了一个大厅中,其中很多包间都是暗色的,不允许外人观看,但还有很多是开着的,因为同时四五个人,实在挤不下那么狭窄的包间中,这种情况,就默认为对外公开,可以观战。

    不过,居隐最终还是把画面定格在一个高大的男子身上,嗯,就是之前撞他的那个两米二的大汉。

    “这人叫丁一发,外号鬼见愁,异能是b级攻击型异能掌控型火箭炮,不仅是大规模杀伤性热武器,而且子弹还能**控,很厉害,不过……他性子急,脾气躁,别人还在操控,计算时,他就已经扔了出去,最近几天已经输了几十颗黄色尸魂晶了,还是不长记性!”

    居隐虽然不常来这里,但是李雪每天回去都会把这些事告诉他,谁谁赢了多少,谁谁输了多少,比起大厅大多数人每次一两颗c级尸魂晶当赌注,丁一发一次一颗黄色的也算是土豪了。

    张欣看的时候,丁一发已经把一颗黄色的尸魂晶放在了茶几上的筹码区,随即消失不见,而那颗不断旋转的骰子也停了下来,张欣这才看到那是一颗晶莹剔透的六面体,三面雕刻着日月星,三面写着“运势”、“意念”、“掌控”。

    这个游戏,想要投掷出大的点数,异能,精神力,运气缺一不可。

    49.9%的概率需要强大的异能去操控投掷骰子时的旋转力道、角度……还有49.9%的概率需要精神念力推测骰子的运转、演变,而剩下的千分之二的概率则是纯粹的运气。

    在骰子旋转停止之前,会有一些神奇的契机出现,可能把原本50的点变成108点,也可能把原本秦广王的点变成1点,这就是所谓的运气!

    角日星君,仅比轮转王小一个点,同时又是第二记录的保持着,就是一个d级异能的掌控者创造的,就发生在前天晚上,一下子卷走了上百颗b级尸魂晶!

    这也让本来戒赌的一批人再次回到了这里,同时也吸引了更多的新人,上百颗尸魂晶啊!那可是一笔巨额财富,就像前世买彩票中了千万大奖,而且摩诃赌术的中奖率可是比买彩票大多了!

    现在是三千多人在线,每一把总会有几个人运气爆棚一下,投掷出超出自己水平的点数,虽然不一定超过二十八宿,十殿阎王,但是能投掷出80点以上,这一把就差不多稳赚不赔了!

    输赢规则,是由一个很复杂的公式瓜分所有的赌注的,当然赌场本身是有抽成的。

    张欣刚才已经认真研究推测过了,有点类似于正态分布曲线,赢的概率大概就是μ±σ范围内的面积,也就是68.26%,随着投掷的点数的越高,σ的值也越大,赢的也就越多!

    如果出现一个人投掷出了很大的点,就会使得μ值发生偏移,这个情况会明显降低胜率,不过这种情况很难发生,三千人在线,至少也要投掷出一个十殿阎王来!

    抛去这种特殊的情况不说,游戏规则也意味着一个玩家赢的概率几乎接近七成,而且即使输了,只要投掷一次大的,就很有可能一把捞回来!

    而这,就是引起人内心贪婪的最根本的源头!也是众人一赌就停不下来的源头!

    张欣目光落在了丁一发的手上,那只蒲扇大的手掌托起了骰子,一道道紫色的光芒不断地在他手掌之间闪烁,而他本人一动不动,因为背对着张欣,所以也不清楚他现在是什么反应。

    居隐却惊咦了一声:“这家伙转性了啊,之前都是抓起来直接扔的!”

    就在居隐话音刚落的时候,丁一发已经把手中的骰子掷了出去,快速的在光华的茶几上旋转着,紫色的光不停的闪现,几乎凝成了一团紫光。

    其实,并不是丁一发输惨了,知道变通了,只不过比以前多了一个步骤——祈祷。

    比如念一声“急急如律令!”

    所以才有了那几秒钟的停顿,让居隐以为这个人知道了动脑子。

    不知道是因为丁一发用力很大,还是必须等其他人也投掷出才会有结果,那拳头大的骰子就一直旋转着,三分钟都不见有停下的迹象,知道一个机械的声音响了起来。

    “次轮投掷已经结束,结果即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