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恰恰舞是不可能的了,鼠王已经变成了一个黑色石像,尽管是审判者,但是虚弱的*让它禁锢在了石化状态中不得解脱,但是它却能感知同类的生命气息在一个个消失!

    这群窜出来被石化的鼠群大概有七十多只,长得都差不多,但是作为审判者鼠王,那一身亮丽柔顺的毛发,比生前都漂亮了很多,当解除石化状态后,张欣立即认出了它的与众不同,神眼鉴定也立即发动。

    姓名:中华田园鼠

    种族:丧尸

    觉醒程度:审判者

    觉醒能力:隐杀,c级异能,拥有极速,形体隐匿虚空之中,于黑暗中盛开血色之花。未知属性???

    战斗力指数:1889

    潜力指数:4

    ???:等级限制,请提升子月等级后使用。

    弱点:身体强度羸弱不看,对准心脏一击致命!此时已经处于精神混乱状态。

    “果然是那只鼠王!”张欣眼睛一下子亮了起来,手中的火球也在颤抖着,这可是她要杀死的第一只审判者,每一次越级杀怪都奖励大量的兑换点,对于即将而来的奖励张欣已经跃跃欲试了。

    可是要下手的时候张欣却忽然停了下来,叹了一口气对顾曦说道:“把它石化了!”

    “喵呜?”顾曦很是不解为什么张欣把它留下,但还是老老实实的把它再次石化。

    随后,张欣开始解决剩下的丧尸鼠,尽管只有一条手臂可以用,但是一个火球一道流光,半个小时那些被石化的丧尸鼠就变成了她的兑换点。

    而那些隐藏在暗中的丧尸鼠,在它家大王变成石像的时候就开始正式逃亡,张欣还没完全烧死那些被留下的丧尸鼠,凡事脑子正常能动弹的丧尸鼠全都撤了个干净。

    张欣并没有贪心去追,一万五的兑换点已经让她很满足了,也该去解决自己的伤势,再不医治,这条手臂就要废了!

    还有试衣间的那个男人,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

    张欣让顾曦拿起最后一个石雕,也就是那只鼠王,转身朝试衣间走去。

    试衣间虽然是从里面上锁的,但是封闭性很好,张欣刚打拉开门,李飞的身影就滚了出来,差点把张欣也砸倒在地。

    “哎……啊,妹子,你受伤了!”李飞倒在地上,又牵动了伤口,痛的龇牙咧嘴的,刚惨叫出声就看到了视线中的张欣黑发下的苍白脸色,微微扭头,又看到她右手软绵绵晃荡在胸前,手臂上的血色还未完全干涸,不由脸色一变,神色焦急。

    张欣咧嘴一笑:“小伤!没事,不用担心,已经不流血了,我们回去再想办法决绝。对了,你怎么出来了,不是让你老实呆着吗?我解决完那些丧尸鼠自然会接你出去的!”

    “丧尸鼠?”李飞猛然一惊,立即挣扎的坐了起来,然后抬眸看去,视线中只有一团团焦黑的残渣,空气中也弥漫着烧焦后的刺鼻味道。

    “那些丧尸鼠呢?”李飞愣住了,然后看向了张欣。

    “你说呢?”张欣淡然一笑,弯腰放下了手中的富贵竹,也坐了下来,顺便捡起了李飞落下的那把军刺。

    “不……不会吧……”李飞眼睛都快瞪出来了,找到不任何的语言能形容他心中的震惊,然后目光落在房间中那些残渣上,有种身在梦中的感觉。

    “这,这些丧尸鼠,都被这个漂亮的妹子杀掉了?怎么会?怎么可能!”李飞感觉自己世界观都要崩碎了,那可是丧尸鼠群啊,成百上千,而且还有一只审判者的鼠王!

    想到鼠王,李飞身躯再次颤抖了一下,尼玛,这妹子不会强大到能杀审判者了吧!如果那样,自己之前说什么照顾她的话……简直就是自己打自己脸啊!

    “那,那只鼠王呢?”李飞声音颤抖的问道。

    “鼠王?”张欣朝顾曦使了个眼色,那个小萝莉立即把手中拎着石雕扔在了两人面前。

    “就是这了……”张欣淡然说了一句,然后问道:“你那只手还有力气吗?杀只老鼠应该没问题吧!”

    “这是鼠王?怎么成这个样子了?你真的确定它……呃,为什么问这个问题,我是还有点力气的……“李飞突然间脸色一变,惊讶的看着张欣:“你,你什么意思?”

    张欣把军刺递给了李飞:“一会儿鼠王恢复的时候,你就用这个杀了它,对准心脏刺进去就好了,放心,它现在……脑子有点问题,不知道反抗的。”

    “恢复过来?”李飞不知道张欣在说什么,不过她的话却让李飞大吃一惊:“你的意思是让我杀了它?杀了这只审判者境界的鼠王?你,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知道啊,意味着进化,不过你能不能突破道审判者我就不清楚了。”张欣很无所谓的说道,就想再说番茄炒蛋盖浇饭味道不错一样。

    “妹,妹子,张大美女,你确定不是在开玩笑?”李飞神色古怪的看着张欣,这可是一颗审判者的尸晶啊!

    进化,是通过吸收更高级的尸晶或者是同级别的尸魂晶才能进化的,对李飞来说,这颗审判者级别尸晶虽然不足以一次性让他突破到审判者,但也绝对能让他更进一步,相当于一只脚已经迈入了审判者境界的大门!

    “我是在开玩笑吗?快点,准备了!”张欣脸色冷了下来,严肃说道。

    “等,等一下,妹子,为什么?为什么你不杀?你现在只是掌控者,这颗审判者尸晶绝对能让你进化到下一个境界的!”李飞连忙制止了张欣,也很认真的询问道,他需要一个理由!

    “没有为什么!”张欣开始不耐烦了,之所以把这颗尸晶给李飞,完全就是报答他之前的救命之恩,虽然只是一颗尸晶……

    “不,我需要一个理由。”李飞摇头,然后突然一笑,一脸银贱的样子:“妹子,你不会是爱上我了吧?”

    “放,放屁!”张欣像是被猜到了尾巴的猫,差点跳了起来,瞪圆了眼睛看着李飞,然后深吸了一口气,轻轻说道:“杀了吧……我,不想欠你什么……”

    不仅是张欣本能的不想和其他男人牵扯不清,还有就是她担心和自己有关系的人都没什么好下场!

    李飞一下子愣住了,脸上的笑意瞬间消失,手中的军刺也呛琅一声掉在了冰冷的瓷砖地面上。

    这一刻,他已经知道张欣的目的了,不想欠他的,不想和他有关联,最好是陌生人,离开之后再也不见!

    看到李飞失魂落魄的伤心模样,张欣也沉默下来,能说的只有一句——

    “对不起,我只喜欢女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