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哈……”听到最后一句时张欣笑了,但是很快这缕笑容再次消失,她明白这是蜂后故意逗她,可是一想到露玥,一想到现在的处境,张欣又怎么能笑得出来?

    “其实……”张欣的声音变得严肃起来:“如果叶片对你有好处,我想和你做个交易……”

    还不等张欣说完,蜂后突然兴奋起来:“交易?哈哈,我早就想了!我给你蜂蜜用来培养那盆花,而你给我叶片,怎么样?”

    “当真?”张欣惊喜道,如果这样,自己几乎不用拼杀,就能得到大量的兑换点。

    “当然是真的!”蜂后也很兴奋:“只是,我需要尸晶……”

    张欣一下子愣住了,是啊,无论是子月的培养,兑换点的来源,蜂后的进化,最根本的还是尸晶,这一刻,张欣隐约明白反叛军为什么要扩散病毒了……

    “先离开这里,其他地方丧尸种足够我们进化了!”

    “也对!”

    自爆的轰隆声依旧在张欣身后响个不停,隐隐中伴随着几声凄厉愤怒的虎啸。

    十多分钟,张欣已经来到了山脉之前,而身后那些蜂虫群只有小小的一团跟在身后,其余蜂虫则继续阻挡着东北虎的追杀。

    “暂时安全了,那只老虎还在三里之外!我们现在要怎么办?”蜂后老老实实趴在叶片之中,就像一个吃货住在美食做成的城堡中,每时每刻都忍受着极端的诱惑。

    张欣没话没说,顺着山道往前走去,然后眼眸突然亮了起来,立即吧手中的富贵竹放在旁边的石柱上,开始动手脱衣服。

    “你……你这是干什么?”蜂后惊讶的问道,月光下,张欣快速脱掉了外面的那件体恤,清辉玉臂,蛮腰如雪,两团还没发育起来的小山包被黑色的蕾丝包裹着,白皙细腻的肌肤在圣洁的月光下散发着淡淡的清辉。

    张欣没有回答蜂后的问题,再次脱下了自己的裤裙,这才说道:“快,让蜂虫托起衣服飞走,假装我们离开。”

    蜂后立即明白了张欣的意思:“好!这就是你们人类的调虎离山之计吧……”

    “你知道的很多啊!”张欣赞许的点了点头,虽然现在几乎是赤身*,但是在这没有人烟的山野中,张欣也无所谓了,如果山上有住户,找到一些衣物那就更好了。

    蜂后立即分出一部分雄蜂,托着张欣的衣服朝另外的方向离开,飞的不高,但是足够三里外那只东北虎看到。

    蜂后得意说道:“那当然,自从有了智慧,曾经听到的看到的都能想起来,虽然有很多现在还很模糊,但是以后我会更聪明的,甚至比你们人类还要聪明!”

    蜂后只是想炫耀一下,没有别的意思,但是说者无意听者有心,张欣一震,又想到了露玥,那个女孩虽然平时话不多,但往往能看透事情的本质,智慧如妖。

    新世界,新人类……

    夜风吹过,微微有些凉意,张欣身上瞬间起了一层的鸡皮疙瘩,当即不愿多想,再次抱起了富贵竹:“我们走!”

    定和山,也就是张欣脚下的这片山脉,并非荒山,原本就是三塔郡一处景点之一,只不过山势平缓,奇俊不足,再加上这几年人工粉饰比较多,名气一般般,不过是人们出来野炊,玩玩野战的地方。

    在山上确实也有一些住宅,小商店之类的房子,还有一处上香的道观,普通衣服没找到,倒是找到几套宽松的道袍,并不想赤身*的张欣自然就变成了一个俊俏的道姑。

    松林下,张欣正在吃着一包饼干,补充着能量,蜂后则说着东北虎那边的情况。

    那头病猫果然被调虎离山,追着张欣的衣服跑了,但是过不了不久它就能追上。

    张欣在月光下摊开手中的地图,真实定和山的详细地图,周围是几个村子,村落之间并没有一条完整的大路,只有在三十里外才有一个淮巢县。

    张欣目光在那个县城停顿了一下,立即下定了决心:“我们先去这里!”

    “没问题!”蜂后立即回答,它就躺在叶片之间,根本就不知道张欣说的是哪里,但还是毫不犹豫的同意了,反正只要不去惹什么强大的存在,去哪里对它来说都无所谓。

    然而就在张欣扔掉手中喝完的水瓶,收起地图时,一声熟悉的笑声突然在这安静的夜空中响了起来:“哈哈哈哈,这是那个道观的小道姑啊,这么俊俏,出家了可真可惜,不如跟着我还俗去吧!”

    啪嗒!

    张欣手中的地图跌落在地,随即她脸色一变,想也不想,立即抱着花朝前方跑去。

    轰!

    一道身影从天而降,正好挡在了张欣逃跑的路线上,硬生生截断了那条狭窄的山道。

    “麻蛋!”碎石乱飞,激流不断,张欣一看到那道身影就爆出一句粗口,立即转身朝着相反的方向逃去。

    “我说小美女,你这豆蔻年华,还没有经历什么红尘情缘,怎么就能出家呢?不经历又怎么能看破?今晚月光正好,这应该就是上天赐予我们的情缘啊!”

    那道身影拔地而起,凌空越过张欣头顶,再次挡在了张欣面前。

    看着那道熟悉的身影,月光下还闪着淡淡的金光,张欣突然站定,不在逃跑:“情尼玛的缘!孙子,你把露玥怎么样了!”

    没错,来人正是王浩,而且看到身穿道袍的张欣,原本就清秀的她更是多了一分别样的出尘味道,这让王浩欲念大涨,言语之间也变得轻佻起来。

    而张欣,知道自己不是王浩的对手,既然打不过那就只能最嘴炮了,毫不留情的开口就骂。

    王浩也没想到外表清纯,看起来就像是一个萝莉的张欣会这么泼辣,不,简直可以说是粗鄙了,一下子竟然被骂的楞了一下。

    “傻逼,发什么呆,老子骂的就是你!说,你把露玥怎么了!”张欣再次开口骂道。

    王浩终于醒悟过来,一张脸瞬间黑成了煤灰,但一看到月光下那张嗔怒的面容,俏脸因为愤怒带着微红,双眸含着煞意,小胸口也气鼓鼓的一起一伏,心中的愤怒顷刻间消散,瞬间变成了笑脸,问道:“小美人,你和露玥什么关系啊?怎么这么关心她?”

    “什么关系和你有毛线关系!孙子,老子劝你赶紧放了露玥,不然……”张欣语噎,找不到什么威胁的方法。

    “哦?不然怎样?你咬我啊……”王浩哈哈一笑,然后淫荡的看着张欣。

    “……”张欣脸都黑了,这都是他以前对女孩子说的流氓话,没想到居然有一天回到了自己身上,果然是天理循环,报应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