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此同时,法身的其余五只手的金光猛然暴涨,不仅之前碎掉的手掌,刀和剑恢复如初,而且在手诀的牵动下那些庞大的武器齐齐舞动起来,只是显得略微僵硬和纷乱。

    同时控制五只手一起出招,绝杀露玥,对王浩来说还是极为困难的,但是并不代表他做不到。

    “砰”的一声爆响,挡王浩面前那只守护的拳头也像之前的手掌一样崩碎了,但是他的手诀已经完成,刀枪棍三只手齐齐朝着露玥攻杀而去!

    尽管知道露玥如果不撤回白色小剑就要身亡,但是王浩还是留下了法身的剑和掌刀,摆出防御姿态,他可不敢和露玥拼命,那个疯子如果死都要拉着自己垫背,那自己死的岂不是太冤枉了!

    露玥确实抱着同归于尽的打算的,留给她的时间不多了,每一次白色小剑的出击都在透支着她的生命力,尽管是丧尸,但是这样的透支她也吃不消。

    但是看到王浩的防守,露玥也只能心中一叹,想要撤回小剑,先击破面前的攻击,但是那一刻她突然收到了一个讯号,千分之一秒的考虑之后,露玥眸光突然爆发出一道精光。

    “喝!”一声爆喝,那把白色的小剑不仅没有撤回,反而刺向了王浩,而且在露玥透支生命力的情况下,发出了兴奋的嗡嗡之声,无论速度还是威力都提升了一个档次!

    原本还需要一个呼吸的时间才能破开挡在王皓面前的掌刀和金剑,但是此时却如刀切豆腐一样,破开了一切阻碍,朝着王浩的眉心刺去!

    虽然只是巴掌大小,但是如果刺中,王浩能不能留下全尸还是两说!

    在露玥娇喝的时候,王浩就感觉到了不好,同样大喝一声:“皇极拳!”

    虽然事发突然,但是王浩圣体无敌,真气快速流转,一个淡金色的拳影迅速在空中凝聚成型,朝着迎面刺来的白色小剑挡了过去。

    “妈的,果然是疯子,老子倒要看看没了这白色小剑,在法身的攻击下,你能怎么活下去!”

    王浩没时间去观察露玥,只是疯狂的运转着体内的真气抵抗着那把白色小剑。

    嗤嗤——

    白色的小剑一分分刺破了那道拳影,王浩只坚持了一秒钟,那道拳影接被粉碎了,然后拳头一痛,剑刃已经刺入了他的手掌。

    一股寒心彻骨的冷气瞬间透体而出,让他的拳头瞬间结了一层冰晶,同时还有一股凌厉的剑气顺着血气朝他体内攻杀而去!

    王浩脸色一阵苍白,短兵相接才知道这把白色小剑的恐怖,当即再次大喝一声,感觉身体中的血气都沸腾了,之前的寒冷之意瞬间消散,拳头上的冰晶也被蒸腾成了一阵水汽。

    而露玥这边,白色小剑是她唯一的守护,也是她唯一能运用的手段,白色小剑离身,也只能眼睁睁看着那声势骇人的武器劈头砸落!

    生死只在那一瞬之间!

    王浩面临着生死困境,露玥也同样面对死局!

    “玥!”看着即将被砸成肉泥的露玥,张欣血液沸腾,感觉自己都快烧了起来,拼尽全力朝着那道气墙撞去。

    轰!

    那道防护的气墙不知是因为露玥体力不支,还是张欣爆发力太强,终于被张欣突破了,一声闷响,张欣闯过了气墙,转瞬间朝露玥飞扑而去。

    而这时,一声凄厉的蜂鸣声突然响了起来,整个世界除了这声蜂鸣,再也没有任何别的声音。

    即使不是针对张欣,但是那声蜂鸣就是从三米外的露玥身上发出的,张欣大脑瞬间变得一阵空白,但是身体却依旧朝着露玥扑了过去。

    四道“卡兹克”身影突然出现在半空之中,正挡在法身攻杀而来的路途上,然比起丈长的刀枪棍棒它们的身影显得很是渺小,但是它们似乎早就有了死亡的觉悟,翅膀急剧的扇动间,已经朝砸落的武器急速扑了上去,四支坚硬的口器如剑一般刺出。

    法身的每一次攻击都能灭杀一个d级异能裁决者,更何况这几只蜂王还是被培养的裁决者,实力大打折扣,即使四只联合在一起,在金色的武器下也没能撑过一秒,眨眼之间两只被砸飞,两只也锋芒劈成了两半!

    去势稍稍阻挡了一下,但依旧朝着露玥砸落而下!

    这个时候,一道同样庞大的黑影突然出现了,那是一条布满坚硬黑鳞的尾巴,足有成人的腰身粗,闪电般朝着砸落的武器横扫而出。

    是网纹蟒,及时出现挡在了露玥身前,即使它自己被砸成肉泥,也要在死亡之前保护好露玥,这是张欣下的死命令。

    网纹蟒巨大的脑袋微微一摆,正中露玥的身体,把她击退到了迎上来的张欣怀中。

    张欣抱住了露玥,却看到她口鼻之间满是鲜血,模样十分可怖,但是却让张欣心如刀搅的疼。

    “玥……”

    而这时,轰的一声爆响,那条横扫而上的尾巴只坚持了半秒,就被斩成了数段,剧烈的疼痛让网纹蟒发出一声凄厉的嘶吼,但是却人立而起,在此朝着劈落的武器翻身而上。

    又是一声“轰隆”,网纹蟒庞大的身躯被狠狠砸进了地面的大理石地板上,血肉横飞,腥味扑鼻!

    庞大的冲击波散开,张欣连忙抱着露玥朝后方退去,但是还是被震飞出去,等她回头看时,只看到三把金光大盛的武器都没入了网纹蟒的身躯中,神圣的气息不仅阻碍了丧尸种天生的恢复能力,还灼烧着网纹蟒的血肉,消耗着它最后的生命力。

    气机感应之下,张欣也知道这条网纹蟒走到了生命的尽头,但是,怀中的女孩却美眸眨啊眨的看着她,这就足够了!

    “玥,你怎么样?”张欣心疼的问道,然后小心翼翼的帮她擦拭着口角的淤血。

    “咳咳……没事,噗……“露玥摇头刚说自己没事,就再次咳血。

    张欣脸色焦急:“不,不要说话,好好养伤。”

    说话间,张欣已经把自己的手腕放在了露玥唇间。

    露玥努力抬起一只手推来了张欣的手臂,眼眸坚决的摇了摇头。

    露玥心中清楚,这个时候不能用这种方法养伤,如果被其他人知道了,那就麻烦大了。

    “喝啊,快点啊!“张欣急的都想捏开露玥的嘴强行灌下去。

    “不能……咳,让其他人……知道……这是,我们的……秘密……”露玥坚决摇头,断断续续说道。

    “秘密个大头鬼,都什么时候了,啰嗦个屁啊!来,张嘴,乖啊,露宝……“张欣已经不在顾忌,以后的事以后再说吧,这个女孩,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她重伤而不管不顾,虽然知道这样不理智,但感情本就是一种不理智的东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