吼——

    一声虎啸,风起云涌,天地变色,张欣等人只是被波及而已,便吐血受伤,而那些真正的承受的丧尸蜂群,瞬间就崩溃了,组成的蜂墙轰然瘫倒下来,一个个宛如喝醉酒一般在空中转了几个圈后,便一头扎在地上。

    扑扑簌簌的响声被淹没在了虎啸中,一点涟漪都没荡出,眨眼间地上已经铺满了一层厚厚的蜂虫。

    片刻之后,虎啸之声停了下来,天地再次恢复了平静,静默无声,但是那虎啸余音犹在众人耳边萦绕,包括张欣在内的几人全都是大脑空白,嗡嗡作响。

    十字路口,前后左右的四条路,黑色的蜂虫铺在马路之上,掩住了车辆草坪树木,宛如一张黑色的巨大厚重毯子。

    “这,这是哪里?”突然间,一声微弱的呻吟声响了起来,在这安静的空间中显得很是清晰。

    “啊……”那个声音的主人痛呼一声,因为她突然从半空中被扔在了地上。

    露玥第一时间把清醒过来的李一希扔了出去,眼皮都没眨一下,依旧死死盯着前方空中的那团血雾,眼眸深处却是难以掩饰的激动。

    这种力量,她之前曾经达到过,失去的,她要重新找回来!

    “小,小希?”张欣也很快清醒过来,隐约听到了李一希的声音,当她定神寻找声源是,果然看到了挣扎着站起来的李一希,面带痛苦的揉着雪白的小臂,那一摔,虽不至于受伤但还是有些疼痛。

    “欣姐姐!”李一希看了一圈,意识到现在的处境似乎很危险,脸色变得沉重起来,但是一看到张欣,还是不可抑制的惊喜喊了一声,朝张欣快步走去。

    “小希,你没事吧?”张欣依旧趴在露玥身上,一只手勾在露玥天鹅般的雪颈上,她身体软绵绵的,伤上加伤,已经没有多余的力气了。

    相比之下,此时的李一希就健康多了,即使嘴角还残留着血迹,但是双眸却精明异常,似乎在昏迷中恢复了体能和精神。

    “姐姐不用担心我了,只是现在……”李一希看了看四周,还有头顶那一团巨大的血雾,并没有露出任何的惊慌,冷静的问道:“现在我们该怎么办?”

    张欣忽然愣了一下,感觉在李一希有些不同,但是具体哪里不同她又说不上来,听到她的询问后,不由苦涩一笑:“听天命,尽人事……”

    张欣也看向了那团血雾,那只该死的病猫在那一声虎啸之后竟然一动不动凝滞在虚空中,但是一缕气机却锁定了下方的几人,张欣知道,要是自己几人有什么异常的举动,肯定会迎来它狂风暴雨般的攻击。

    它……似乎在等待着什么。

    很快,张欣这个猜测就实现了!

    大地突然间震动起来,路面上那些灰尘、小石子纷纷滚动起来,紧接着一种类似于音响收到干扰后发出的翁鸣声响了起来!

    如果说虎啸是一记重锤砸在众人胸口,那么这嗡鸣声就是一根银针扎入了众人的心脏!

    当嗡鸣声猛然响起,所有人再次齐齐吐了口血,实力最弱的秋雅和殷罗身形摇摇晃晃,几乎要倒下,即使露玥,也不免皱了一下眉头,淡淡吐出了两个字:“蜂后。”

    声音虽然不大,但是却穿透了那嗡鸣声,被张欣清晰听到。

    张欣心中一震,抬眸的瞬间忽然从眼角瞥见李一希更加璀璨的的眼眸,心里微微有些疑惑,但是这时她也来不及多想,强忍着心中的刺痛,趴在露玥耳边说道:“声音比之前的清晰了很多,而且是从地下传来的,蜂后应该就在这里了,小心点,如果出了什么事……”

    张欣顿了顿,再次说道:“不用管我们,你自己逃吧……”

    露玥身体微微颤动了一下,长长的睫毛扇了扇,最终点了点头:“嗯,如果你死了,我还活着,我会为你报仇的。”

    “哈哈,好!”张欣并没有生气,反而哈哈一笑,心情大好,甚至连那嗡鸣声带来的刺痛感都消散了很多。

    但是这时,那些本晕眩的丧尸雄蜂却又动弹起来,在那种嗡鸣声中有了清醒的迹象。

    “吼!吼!吼……”

    空中的那头病猫也终于有了动静,却是一连发出几声短促的吼叫,感觉就像是某人嚣张的嘲笑声,又或者是挑衅的叫嚣声,张欣明显感觉到了,脸色也变得诡异起来。

    太人性化了,那道那只病猫,是真的进化出智慧了吗?

    张欣再次趴在露玥耳边,想要提醒她时,那血色雾团却突然朝她们覆盖而来,几乎是眨眼之间,露玥张欣等人已经安全被血色雾团覆盖住了,口鼻之间满是令人作呕的血腥味,视线也被猩红封死!

    几人刚要尖叫出声,却猛觉脚下一轻,几个人立即飘飞起来,偏偏身体又动弹不得,仿若被点了穴道一般,又被一根无形的丝线拉扯着悬浮在空中。

    她们的视线中一片血红,动不能动,喊不能喊,一种惊恐情绪在心中蔓延开来,然后耳边却传来了风声呼啸,视线中血气还是剧烈的翻涌,似乎正在极速前进一般,最好的证明就是那渐渐消失的嗡鸣声。

    至于现在的张欣,说不恐慌那是不可能的,只是她已经没心情恐慌了。她被抓起来之前是趴在露玥身上的,下巴点在露玥的香肩上,这本没什么,但是当血气翻涌,露玥的秀发就飘动起来,经常在不经意间拂过张欣的唇鼻,痒痒的,酥酥麻麻……

    这是要打喷嚏的前兆,但是因为身体被强大的气息束缚住,嘴巴开不了,这个喷嚏就被卡死在了喉咙间了……

    随着时间的推移,那种要打偏偏打不得的巨大落差把张欣折磨的几乎奔溃,死去活来的心态下她哪还有心思去惊恐,甚至想让那只病猫一刀杀了她算了!

    还好这种状态并没有持续多长时间,大概只是五六分钟,那翻腾的血雾突然安静下来,然后突然而来的失重感让她们惊叫起来,这是才恍然发现了自己的行动已经恢复了正常。

    “阿嚏——”张欣恢复了身体掌控之后,第一时间把那个憋了良久的喷嚏打了出来,然后一种舒爽感油然而生,砸了咂嘴,这才缓缓睁开了眼睛:“真他妈的……嗯……”

    因为打喷嚏时人是不可能睁开眼睛的,所以当张欣打完之后,又回味了一下,睁开眼睛时,才看到露玥想要杀人的眼眸,最后一个“爽”字愣是从嘴边吓到了鼻子中,变成了一个怯怯的“嗯”字尾音。

    “草,那只病猫呢?”张欣立即从露玥身上爬了下来,和她保持了一个安全距离,同时岔开了话题。

    当那只东北虎把众人扔到这里后,再次诡异消失了身影。

    而这里……